纯正自己,用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7月23日】 我是大陆一名大学生,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明白了许多道理,一改以前被骄惯的独生子状态,开始从内心关心父母。上学在外,以前写家信总是“我怎么样,怎么样”,后来信中真正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们着想。虽然远隔千里,父母还是体会到了我的变化,认为我长大了,懂得关心别人了。而且,修大法后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父亲得知后很高兴,觉得炼法轮功挺好的。他们以我为骄傲,家庭更加和睦幸福了。

可是99年7.22以后,欺世的谎言铺天盖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我也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被迫停学。父母受恶毒的谎言毒害很深,心中充满了被江泽民等败类强加的仇恨,他们无视大法福益人民的事实,想让我放弃修炼。为此,我们之间的关系紧张起来。好好的一个家庭,被江泽民一夥邪恶之徒蒙上了阴影。

在当地,派出所得知我因修炼“真善忍”被迫停学后,非法抄了我的家,居委会也时常骚扰,我不得已住到了亲戚家,很长时间不能回家。一天,我带着“法轮大法真象”光盘回家,想让父母好好看看、能明辨是非。谁知他们就是不让放,拧着我的胳膊,让关了录像,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我感到震惊,看到他们一反常态的表情及行为,我意识到那不是他们真正的本意,是另外空间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那些邪恶因素害怕父母了解真象后自己遭到清除,因此才控制我父母使他们这样失去理智。我必须清除父母背后的邪恶生命,让父母恢复正常人的状态。

我便开始立掌,默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更害怕了,一个劲儿搬我的腿,弯我立掌的手,用手捂我的鼻子和嘴,甚至拿来皮带抽打我,用拳头砸我。我不断地念,他们不断地打,口中还不断地说:“把你送到派出所,打得你皮开肉绽!”等狠毒的话。我更加明确地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一切是正与邪的较量,只有清除了他们背后邪恶,两个生命的良知才能唤回;只有讲给他们真相,他们才有可能被救度。

要让邪恶曝光,我大喊:“打人啦!”他们非常害怕,非要拉我到里屋,后来他们甚至气极败坏地开始骂师父,骂大法。我就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决不是那样的。”我说一句,他们抽我一下。看到它们逞恶到如此地步,竟直接针对师父、大法,我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他们还扬言要关我两个月,看书打、炼功打,逼我交出光盘。我想到《什么是功能》中:“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分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我想:你们走开,我要把光盘收好,没多久,他们都走开了。我立即把光盘收好,他们又回来了。看起来他们很累,直喘气,我却没有任何感觉。

晚上,我一边绝食,一边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我一直在铲除邪恶,可一天了,还是这个状态?我重新审视自己的思想,发现了自身许多不好的东西,在清除邪恶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不好的状态:比如,因委屈而流泪──因为动了情;对于他们说的话,心里很烦──没有做到“听而不闻──难乱其心”,甚至动了气;想一走了之,还有隐藏得很深的怕心,变异的观念。所有这些不纯的物质掺杂在正法中是不会起作用的,这也是邪魔钻空子的地方。于是我开始清除所有这些藏在自己身体中的不好的执著心,发现了就想它死,把心摆正。看到爸爸妈妈变成两个被邪恶支配、可悲地毁灭着自己的生命,我突然间没有了“父母”这个概念:我要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要唤回他们本性的良知与善念。就这样我不断地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纯净自己的正念,同时继续清除邪恶。

第二天,亲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们要求将我放在他那里的大法书及资料、光盘送回了家。看到我被打得全身青一道、紫一块的,他很伤心,劝我说句软话,免受皮肉之苦,且有“转化”我之意。但他没说一会儿,他的脖子就有些疼了。我悟到:不管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想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都是有罪的。由于他是明白大法真相的,才让他立即遭报醒悟。我对他说:“你不要再说了,你这是在造业,脖子疼是让你悟的。上次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我梦到你用枪打自己的孩子,第二天你孩子果真病了,你的过错,让孩子承受了痛苦。恶有恶报,他们这样打我,甚至骂大法,骂师父,也是要遭报的,刚才我父母一个胳膊疼,一个背难受,都是在警告他们不要再做坏事了。”他很震惊,立即说:“我不管了,也不再说什么了。”我让他把大法书想办法带走,保护好,他欣然答应。还有真象光盘及资料在他们手里,我必须清除背后控制他们的邪恶因素让他们还给我,让我走。我不断地用正念清除邪恶。窗外雷雨交加,我想邪恶不会再逞凶多久了。没一会儿,父母看到我身上的伤及一天多没吃饭,表现出极度后悔的表情,甚至痛哭流涕。

父母让我说出我的想法。我对他们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你们这样只是可悲地发泄被强加的私愤。无论你们用鞭子抽,还是用亲情来威胁,都是不对的。我们是平等的,互相之间没有权利强制对方转变人心,师父教我们‘劝善’,我只想修‘真、善、忍’做好人,发大法真相资料,只不过是让人明白真相;上访也只是请政府停止对我们的打压、迫害,我们没有错。”

父母说只要你吃饭,还给你东西,随你去哪儿,不再打你、强制你了。看到他们由被邪恶控制,到邪魔被销毁后渐渐清醒过来,我明白了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真正内涵。今后,还要不断地清除他们及更多的人头脑中被欺世谎言的毒害,全面讲清真相,使生命真正得度。

从家出来后,我到许多亲戚家,让他们看我身上的伤,向他们讲明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对“真善忍”的仇恨装入善良人的心里,好好的人被搞成那样不理智的状态,竟把自己的孩子打成这样。许多人都落下了伤心的泪水。有的说:“不能让他们再有第二次了,得好好说说他们,在外面好好的,回去一趟伤成这样。”有的还主动要光盘去看。看到他们心中升起了正念,我由衷地高兴。

事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会被邪魔钻了这么大的空子,有我自己做得非常不好的地方。一方面以前我在给人讲真相时心不够纯正,掺杂着情及观念,根本不能打动人心;另一方面,对于对方的敌视与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有被邪恶干扰的更深原因,在演化出来的激烈矛盾面前用了人的一面去理解,阻碍了正法。现在我对《道法》一篇经文有了更深的理解。

同时,我还要继续向世人揭露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仇恨装入生命心中,使人迷惑失去理智与良知,敌视大法与大法弟子,可悲地毁灭着自己的生命;揭露他们破坏和睦幸福的家庭,利用迷中的生命对大法犯罪,毁灭着自己的未来。善恶终有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必遭天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