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犯罪集团害得我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1年7月24日】99年7.20以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家一家三人修炼:我、弟弟和父亲。

我的父亲在得法之前刚刚从医院出来(他因鼻咽癌住院),回家后在我和弟弟的介绍下开始走入大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原先因做化疗而苍老的脸变得年轻,身体也渐渐变得强壮,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只有40岁,实际上他已经近50岁了。我的父母从结婚就开始了他们的没有休止的争吵,但我的父亲修炼以后,我回家就很少再看到他们斗嘴,而我母亲的坏脾气也好了许多。

我的弟弟是一个性格很内向、孤僻的人,因为天性的厌恶世俗的虚伪和争争斗斗,所以他怎么也学不会应怎样在这样一个充斥着竞争、尔虞我诈的世界中与人相处。带着对这个世界的迷惑,他研究佛教,看各种经书、气功书,甚至有几次跑到庙中想出家,但是佛教的教义也并没有给他一个清晰的答案。迫于生存的压力,他不得不学习他一点都不感兴趣的知识。长期的压抑使他患了“精神自闭症”,除了和我能说上几句话,他向这个令他窒息的世界闭上了嘴巴。就在我们对他束手无策之际,法轮大法的光辉震撼了他的灵魂,那双已经黯淡的眼睛终于开始放出希望之光,他开始了他一生中最充实的岁月——法轮大法的修炼,不久他将《转法轮》介绍给了我。

我在得法之前,一直是医院的常客,虽然年纪轻轻,却经常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虽然我不断为自己拼搏,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职业,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丈夫,别人看来我已拥有了一个令人羡慕的生活,可是我时常深深感到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活着有多么艰难,天性中的纯善与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格格不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愈发感到生活的空虚和无奈,直到我看到《转法轮》,这是怎样的一本奇书呀,他教导我如何明智的生活,他开启我的智慧,他让我活得越来越充实清醒,真正的快乐安宁!我的身体变得健康轻松,再也不用吃一粒药,打一次针!

我们一家人相继走上修炼之路后,快乐和健康让我们全家和睦相处,我的母亲虽然还没有理解法轮功,但因亲眼看到我们的身心巨大变化,也支持我们炼功。

然而,99年的7月是一个黑暗的7月,谎言和镇压象一场可怕的瘟疫吞噬了整个中国。我们一家陷入了痛苦的深渊,然而这还是刚刚开始。

我的父亲开始动摇。40多年的经历告诉他,一场血雨腥风的“政治运动”开始了。出于对迫害的恐惧,他选择了放弃。很快他住进了医院——他的鼻咽癌复发。2000年阴历10月,在经过了极其痛苦的病痛的折磨后,他离开了人世。留下我母亲一人活在这个艰难的世上,从此再也没有人能为她分担痛苦,因为我和弟弟也开始遭到迫害。

7.20后,来自社会、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一起向我袭来。那段日子眼看着我的亲人被一个个卷入痛苦的深渊,每天我的心都在流血,因为我知道我没有错,我知道他们的痛苦全是因为害怕我受到政治运动的伤害。随着镇压的步步升级,我的丈夫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煎熬,与我离婚。而我也因行使一个公民合法的上访权利而被拘留、抓进洗脑班,现在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昨天,我打电话回家,我的母亲告诉我,我的弟弟又被警察抓走了,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不知要被关到什么时候。我弟弟绝食抗议他们的绑架,那个洗脑班的头头,将“红头文件”往桌上一甩,冷笑着说:“你硬什么?不转化,直接送劳教!我们手上都有610直接送劳教的文件,你看看!”那些邪恶之徒,在江泽民的直接授意下,就是这样摧残一个无辜的生命!

我可怜的母亲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丈夫死了,女儿被迫坐牢、离婚、流离失所,儿子三番五次地被抓,一次次地被抄家。一个好端端的家,被害得家破人亡!

世界上还有善心的人们,请你们行动起来,

救救我的弟弟!
救救我的母亲!
救救那些和我弟弟、母亲一样正在被当局的错误决定残酷扼杀的无辜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