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事实戳穿江泽民流氓集团诬蔑法轮大法的欺世谎言


【明慧网2001年7月24日】96年立春那天,我就得了头晕症。因头晕正月初十把烟也戒了。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不见效,期间曾尝试两种气功,也无济于事。96年4月3日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掀开了我生命中崭新的一页。那天我来到炼功点,辅导员正在教新学员动作,我加入学炼之中,动作虽然不准确,但按炼功音乐带四套动作全部做完。当时虽没有太大的感觉,但奇迹很快就出现了。吃罢早饭到单位上班,上午十点钟左右,做完工作坐在办公桌前闭目养神,突然一股能量流从头顶灌下来,顿觉神清气爽,感觉头不晕了。当时我很吃惊:法轮大法就是神奇,炼功一次就能好病!我激动地想上大街上喊:法轮大法是神功!随后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轮在旋转,平躺时感觉更明显,同时感到有气在肚脐处打着旋涡往里钻。往后的日子里,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舒服,心情从未有过的愉悦,见人就想笑,别人说几句难听的话也乐呵呵的似乎没听见。

再炼下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多年的失眠症、多年的慢性咽炎、多年的胸闷症也不翼而飞。师父在给我去胸闷症时还有一段小插曲:炼功20多天的一个晚上,梦中有三个小孩站在我的床前说:“小孩拿不动,大人能拿动。”正说着,只见师父的法身盘着腿从我身上飘过去的时候,手在空中一抓,我觉得体内一揪,胸膛里长期堵的东西给揪走了。我很敏感,当时给揪醒了,并没有感到诧异,知道师父把病根给除掉了,因为师父讲法时说过最普遍的病的形式是在另外空间有一个灵体,它是导致有病的根本原因。

我在学法中得知,修炼法轮大法修心为主,炼功为辅,心性多高功多高。有一次,我有事回老家,弟弟说:“旧宅子卖了两千元,给你一千吧。”我说:“我不要,母亲跟着你,就算生活费吧。”晚上弟弟又说:“我认识市里的政协秘书长,让他想法给你提个官吧。”我不为所动,就说:“我对当官不感兴趣。”晚上睡觉时,我感觉一股强能量流在体内流动,很明显也很舒服,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才逐渐减弱。当时我意识到我又过了一个小小的名利关,是师父在给弟子加持。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第25页)

师父还经常给我灌顶,每次灌顶时我都会从睡梦中醒来,闭着眼看到无数奇丽的鲜花从头顶飘落下来,身体无以言表的舒服,舒服的不想动,只想静静地享受那种舒服。

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师父在体外下的气机的运动,不炼功的时候较弱,有时正转,有时反转。炼功时都正转。炼功时气机就会由弱变强,由慢变快,越来越强,越来越快。尤其是炼两侧抱轮时,耳朵会听到法轮带气机急速旋转时象风一样呼呼作响的声音。

我的天耳从小就开着,只是当时不知怎么回事。我家是贫农,解放初期分得财主家几件旧房,厨房也是旧的。我那时还小,有10岁左右,每晚躺下,在没睡着前,都会听到厨房里有嘈杂的人来人往的声音,还有锅碗饭勺的响声,隔窗相望不见人影,早上起来,专门到厨房去看,锅碗饭勺都原样未动,觉得很奇怪。直到拆了旧厨房,原地盖上新厨房后,那种声音再也听不见了,修炼法轮大法后才知道那是听到了另外空间的声音。

这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部分感受,写出来与大家共享。我有20多年的党龄,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对“无神论”曾有过五体投地的崇拜,而今亲身体验不由人不信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们总不能可怜到为了别人一句“无神论”的错误认识而不相信自己吧!希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民支持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亲身感受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用事实戳穿江泽民政府流浪集团诬蔑法轮大法的欺世谎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