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师给我带来健康、安宁和幸福 --- 一位八旬老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7月18日】我是在1996年5月份有幸得法轮大法的,下面谈谈我前一年半时间的一点修炼心得体会。

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已经80岁了,体弱多病,各种病魔缠身。记得我大儿子和儿媳给我送李老师的《转法轮》时,我有一颗门牙已经活动了半年多,发炎真是疼痛难忍,又不愿去医院。当时我打开《转法轮》这本书,看后爱不释手,深深地被李老师的佛法所吸引。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刚睁开眼,活动的牙一拔拉就掉下来了,没出血也不疼。正象书中所说的,老师的法身已经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这么神奇,我顿时感到这不是一般的书,这真是无价之宝, 我能晚年得此大法真是我的福份,我要格外地珍惜。所以我发愿要跟定李老师修炼到底。

在后来修炼的日子里,老师不断地给我净化身体,我原有的16种不治之症,大部分已经完全消失。其中较重大是在1972年做了宫颈癌手术后留下的后遗症,在左腹有一个约五寸多直径的大气包,又硬又疼,一着急生气或累了就更加疼痛难忍。我修炼法轮大法第三个月时,一天我外出买东西走到半路,突然肚子疼痛难忍得上厕所,附近没有公厕,我急忙走进楼房内的一个单元内,见一个老太太正下楼来,我恳求说:“我肚子疼想找厕所”。 她好心帮我推开一个家门,指给我说去吧,谁知屋里一个年轻人瞪着我,我说明情况,他说:“不许上,我们这儿老丢东西,你上老太太家去!” 我想我是修炼人,遇到矛盾时要忍,要从内心去找,不与人计较。 于是我强忍剧痛,说:“对不起,我打搅你了。” 然后转身要走,这时奇迹发生了,我肚子一点也不疼了,回到家中发现内裤垫布都是脓血。可喜的是大硬包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软软的小团,摸摸里面象是皮。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老师在净化我身体的过程中,同时在考验我的心性,心性提高了,身体也会得到净化。”

另外,1994年9月我一次做乳腺癌手术,后来发现在左臂下和脖子右侧都有大硬块,很疼,是淋巴癌细胞扩散造成的,修炼后已经全部消失。还有我的尾骨疼不能平躺,不能直腰已经达40年之久,现在不疼了能平躺,腰也直了。我两只胳膊肩周炎的顽症也已经折磨我30多年,经过修炼也完全好了。更可喜的是我的右耳早已经没有耳膜了,捂上左耳什么也听不见,现在重新生出耳膜,而且能听到轻微的声音了。过去下三层楼我都觉得头昏脚软,现在住在大儿子家时,每天早上要下12层楼去炼功,一点也不觉得累。

总之,在这一年半的修炼中,我不断地提高心性,身体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正如李老师所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

修炼前我是一个非常执著的人,遇到问题心老放不下,特别是在常人中所受的苦,在我晚年时总缠绕着我,使我一直沉浸在痛苦回忆之中。我妈生了六男二女,我7岁时我们八个兄弟姐妹中只活了我一个人,靠母亲当佣人把我养大。结婚后一儿一女,后又被丈夫抛弃,并使我与大女儿骨肉分离;后又再嫁。文化大革命中,我被批斗,游街,抄家,挨打挨骂,儿女被逼着与我断绝关系上山下乡;老伴连怕带吓不幸早早离开了人世;与我分离了20多年的大女儿来认我这个母亲,她为了给我伸冤昭雪,结果也被牵连挨打骂被批斗,至今不再认我这个妈妈了。这些苦和泪经常象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怒,我冤,我哭,我恨! 我活得非常痛苦,经常又哭又闹,多年来只要一到过年过节,我就又哭又闹地让儿女们都不好过,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烦恼。

还有我的住房问题,我没有一间属于我自己的房子,而是和外孙拉个布帘住在一间屋里。虽然老伴给我留下一套房,但是它现在已经属于二儿子了,因为他将我的户口转到他爱人那,把我的房子换上他的户主。现在他逼我住在女儿这里。我心里很难受也很不平衡,总想到法院告他,还老闹着让女儿去和她二哥讲理,把房子给我要回来。这许多不平之事总是在无情地搅扰着我,让我无法象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甚至有几次我都准备自杀。我苦苦思索,却总也找不到答案。

我终于盼到了得大法的一天......感谢李老师给了我新生,使我见到了光明。李老师的大法使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并不偶然,做人应该把常人中的苦和不平之事以及个人得失都看得很淡,放弃各种执著心。 现在我心胸开阔了, 内心也平静了下来,一心实修,与世无争。我的儿女们见我这样都非常高兴,都深深感激李老师给我全家带来的安宁和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