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助我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7月4日】4月11日晚8点多钟,十多个公安包围了我们广州银定塘的出租屋。当时屋内有手提电脑一台,速印机一台,打印机二台和大量的大法真相资料。

我们五位大法弟子当晚被带到兴华街派出所。我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来呢?“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既然我来到这魔窟那我就把这里的魔除掉。

问我话的恶警很生气,因为他连我的姓名和地址都没问出来,他就向另一恶警抱怨:唉!问了半天连她的姓名地址都不知道。那恶警就用广州话说:她不说就打她。这恶警赶快说:她能听懂广州话的。大概在晚上12点左右,派出所抓了个十多岁的小偷在一旁问话,问小偷话的恶警就开始骂师父,我转过脸去严肃地正告他别骂师父和大法,否则对他不好。他不听继续骂,骂了一会见我没理他就对小偷说:怎么样?搞定她,你今晚搞定她今晚就放你,有没有把握?我心理很平静,我知道就是真的这样了也不会让我说出哪怕一点点他们想知道的东西,更不会让我放弃我的信仰。只觉得他们太邪恶、太肮脏,身为警务人员竟然纵容犯人作奸犯科,这就是人民的警察?!那恶警又把小偷带到我面前,小偷低着头说:我不敢。

我被铐在同修阿香的那间置留室的门上,正好对着走廊。他们把同修阿雄带到一个房间,过了一会儿一恶警到另一间房找了一条一寸多粗的铁棒,一米多长。然后就听到拍桌子声、打耳光的声音、金属打到桌子、凳子上的声音……过了很久610的人才把阿雄带到了另一间置留室,两个保安就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看了我们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们把我铐到紧挨厕所关阿雄房间的门上,上午又有两个大法弟子被蹲坑的恶警带来了,邪恶之徒怕我们互相说话就把他们带到别处去了。我见到了阿雄,他告诉我,恶警用铁棒打他胸部、腹部和腿,还用火烧他的头发。只见他右额边的头发被烧掉一片。

晚上,有一保安见我站了一天一夜就给了一张凳子给我,可坐下没到十分钟,铐着的那只手就又凉又麻,只好又站起来揉揉。我心说:昨晚没机会,今晚得走了。我试着去脱手铐,结果脱不了,我说:没事,可能时候没到吧,到时请师父点化我。

610的人又来了,为首的一个过来对阿雄说:你就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了,什么事都没有,不要什么都不说,这样你们付出会很大的。说完又拍了拍我的肩说:你也一样。我听了这话就想起网上写的那些邪恶的暴行,心里有点担心自己能否承受得了,这时我想起师父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心里就说:师父,我一定要过这一关,请师父加持,大不了就是死在这儿,也没什么,可我为什么一定要死呢?不能死!师父都不承认这些邪恶势力所安排的这一切,既然师父都不承认了那我也不承认,既然我也不承认那就不存在什么关了。我更加清楚我该离开这了。610的人又把阿雄带走了,接着又听到打人声,打耳光声、碰撞声夹杂着吆喝声……

一个6-7岁的小孩因迷路被带来了,小孩把名字、地址、电话号码都说了也写给了保安,完了就往外走,保安往回拽他并开始打他,但他又怕我看到就把小男孩拖进房间关上门来打,小孩就拼命哭。一个警察走进了厕所,我想机会来了。这时阿香也叫我说:快走啊!我赶紧脱手铐,脱了一半脱不了了。我心里说:不管它,师父帮我!再用力一脱手就出来了,我顺手把阿香的门开了,我们牵着手就往外跑。因为派出所的大门是用玻璃做的,我们差点撞上,用手抵住门才把脚步停住。值班的警察正在玩游戏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又低下头没理我们。可能是因为站了一天一夜又没吃没喝的缘故,我的腿发软,老往前要跪下,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跑下去,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们身无分文,坐上一辆摩托车去同修家,走了一段路司机告诉我们他的车不能去那里,因为那里查车很严。但我们又没钱付车费只好对他说:大哥,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刚跑出来,没钱。那司机叹口气说:好吧,你们走吧。这样我们又叫了一辆出租车安全地离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