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贫困农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7月4日】一、“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

我于1996年5月得法,7月暑假期间我回到家乡--一个小山村,向父老乡亲们洪法。当时侄女正有一种异象,莫名其妙地害怕,不敢睡觉,吃饭狼吞虎咽,食量远大于正常人。我说你修炼法轮功吧。于是她看了几篇经文,当晚就正常入睡了。以前感冒后下肢瘫痪的情况也再没发生过。父亲看了三遍《转法轮》,戒掉了几十年想戒都戒不掉的烟、酒嗜好。他原本是体质瘦弱,每年春、秋季患过敏性哮喘,修炼一段时间后,饭量增加,体质增强,红光满面,一气儿步行7、8公里路一点不累,季节性哮喘也没了。

乡亲们看到这些变化,想学的人越来越多,有人问:要不要钱呀?挑不挑人呀?我说,不收费,不挑人,只要你想学,我就教你,不想学也没有人强迫你,来去自愿,这是师父对每一位弟子洪法的要求。从此有缘人走上修炼之路。他们有的让家人背着来学,有的用车推着来学。后来近则一里,远则十几里的邻村也有人来学,真是“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拜师》)这些纯朴善良的农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因此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都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及恩师的慈悲。

二、“《转法轮》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怎能交给你们?”

邻居是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有三个儿子,都修炼了大法。老人患有三十多年的结核性腹膜炎及支气管炎哮喘,每年冬天病情加重。1996年春节前,病情再度加重,躺不平,坐不直,张着口呼吸,痛苦不堪。由于长期用药,这时药物已注射不进去了,儿子们都准备后事了。正是在这种生还无望的情况下老人得法了,毅然停了药,让我们扶着她打坐,读《转法轮》给她听。渐渐地情况好转了,修炼一段时间老人能下地了,很快身体健壮起来,她激动地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我要好好修炼!”1999年7.20后,县电视台来了几位记者说:你是老党员,你要交出《转法轮》,再说几句法轮功不好的话,我们给你录像。老人果断地说:“法轮功没有不好的地方,我要不炼功,早就没命了,《转法轮》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怎能交给你们呢?”

老太太的三儿子,一向身体很好,可是一年春天掏井时,刚下到井底,喊了一声就晕倒了。人们把他拖上来已不省人事,老太太一家人心里很坦然,因为他们都是修炼者,知道这是还了一条人命债,有师父保护,不会真的有生命危险。大约20分钟后三儿子就醒了。人们都亲眼目睹了大法的威力,我们都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

三、“要不修炼大法,我会在痛苦中熬到死的。”

还有一位50来岁的妇女,前几年分娩时出血过多,身体虚弱、浮肿、面如白纸,因买不起补品及药物,一直这么痛苦地熬着。第一次学功是女儿扶她去的,她的脸色很吓人的。几天后面色就好转了,就能自己去炼功了,后来有人看到她精神这么好,都说不像她了。她说:“这才是我的真面目,要不修炼大法,我会在痛苦中熬到死的。”

四、大法镇邪──跳大神的说,你走吧,你在这儿,我们就不行了。

还有一位50多岁的大叔,他得脑血栓后经常头痛、失眠、心烦,由于好奇他到我家看人们炼功,他就感到症状减轻了(注:因为正法修炼的能量场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第二天就要求学功。一次大家炼功,他跑到人家跳大神儿的地方看热闹,结果那些装神弄鬼的人们就头脑、手脚都不听使唤跳不成了。他们说,你走吧,你在这儿,我们就不行了。后来那些人中也有的知道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正法大道,于是也来修炼大法。

五、无辜受迫害,让世人分清善恶。

修炼了大法的农民们,身体健康了,心情愉快了,道德也升华了,带头积极交纳各种提留费用,义务修好损坏了的道路。再不为越来越重的农民负担发愁了,也再不用为支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而忍着病痛折磨苦熬了,他们从心里感激师父,坚信大法,所以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冬他们都按时到我父亲家一块儿集体学法炼功。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不正是社会最坚实的稳定因素吗?

我的父亲只因为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炼功场所,随时可能被“人权恶棍”江泽民控制下的“人民公仆”和“人民警察”非法提审、拷打、逼供。自1999年4.25后,父亲家的正常炼功受到严重干扰,父亲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2000年4月25日前,当地派出所的人在我家房前屋后非法监视了3天,又以“怕去北京”为由,把我父亲非法带到派出所扣留2天。还强迫交大法书籍及其它有关资料。2000年7月19日晚10点左右,天下着小雨,几个人突然闯进我家,把正在睡觉的父亲骗上车抓走了,不出示任何证件,说不出任何理由。乡亲们都说:这哪是什么警察呀?这不和强盗一样吗?后来才打听到是公安局带走的,要非法拘留15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真不明白,一向遵纪守法善良的老人,晚上在自家睡觉就扰乱了社会秩序。非法关押到期又要勒索3000元,不给钱就要劳教。在家人替写了“保证书”并被迫交了1500元后,第16天才放回。可我父亲到家没几天,又说让我父亲到县里“学习”,实为非法监禁“洗脑”。父亲不去,村干部、乡干部就轮番上阵,软硬兼施又架去“学习”了两天。期间他们再次逼着老人说假话,写“悔过书、揭批材料”等。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近两年的越来越残酷的打压,不仅压不住,反而让人们越来越能看清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善良的邪恶本质,越来越懂得“真善忍”大法的可贵。大法洪传,人心向善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历史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