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症获新生--八十岁老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母亲是位善良、贤慧、聪明而又端庄的东方女性的代表,修大法近6年,母亲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到今天的身体健康、精力充沛、红光满面,从外表看不过五、六十岁。

母亲修炼前曾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矽肺病、卵巢癌和子宫癌等病。94年又患有肝癌,经三家医院会诊为肝癌晚期,肝右侧有一个7x5.6厘米肿瘤。在二零二医院住院4个多月,花出医疗费近2万元。因治疗效果不明显,出院回家用偏方继续治疗,个人又花去3万多元,使病情得以稳定,但仍无好转。

在95年秋,我喜获法轮佛法,读后明白了这不仅是一部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同时是度人的宇宙大法。我把这部大法介绍给我们全家和我的母亲。当时母亲曾对我说:你们赶上了这么好的功法抓紧学吧,我老了恐怕没有这个福分了。看到母亲那渐苍白的脸,我由衷地感到生命的无常,更感到能生在大法洪传时生命的可贵。我激动地对母亲说:妈妈,你患病已经一年半了,别人半年不到就走了,为什么?因为你是有缘人,生命的延续正是为了让你得遇佛法啊!遇佛法而不得才是真的无福分啊!这样我和母亲一同听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当听到第四盘时,母亲就看到了在房中飞旋的大大小小的法轮,五彩缤纷。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浮肿消失了,脸色红晕了。第二天醒来,高兴地对我说:老四,我梦中看到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这法轮功真灵,你赶快教我。听到母亲有力的话语和身体的变化,我们全家都非常激动,真切地感到佛法的伟大、超常。三天的时间,母亲把五套功法全部学会,第一次打坐就坐了40多分钟,以后每天都坚持炼一个小时的动功,早晚各炼一次静功,每次都在50~60分钟,其它时间母亲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或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个星期后,母亲把家里的药都处理了,扔的扔,送人的送人,不久就到炼功点上炼功了。她逢人就说法轮功神奇。在母亲的感召下,很多有缘人也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道路。

下面举几例:
冯婶:60多岁,母亲家的邻居,有肺癌,在母亲的介绍下也开始修炼法轮功,并在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正法,讲明真相,后被抓,现仍被非法劳教。

刘姐:40多岁,母亲同事的女儿,曾患有乳癌,整日痛苦不堪,炼功不到两个月,病症全无,成为一个健康活泼的好人。

母亲看病的医院的院长的爱人曾患有直肠癌,做换肠手术,此院长为我母亲会诊过,得知母亲炼法轮功病全好了,就让他爱人炼法轮功。结果他爱人炼功后病也好了。

"7.20"以后,由于我和其他辅导员一同到北京讲明真相,省公安厅和街道派出所等二十几人来我家查抄。事后母亲开始有些害怕,炼功也不敢放录音带,听老师讲法录音也把声音放得很低,跟邻居讲大法好时也不敢大声说,对来我家取资料的大法弟子也告诉不让大声说话,要悄悄的。一天傍晚,我和母亲正在家里炼动功,片警来了。母亲慌忙中去关录音机,由于天黑,把床头放的一杯水碰洒了,被褥弄湿了,录音机也没关上。母亲急忙对片警说:是我一个人炼功,我女儿没炼。我纠正说:我们都在炼,不但现在炼,我们会永远炼。事后,我对母亲说:你连炼功都不敢承认,还能是修炼的人吗?你怕片警知道我炼功,怕片警把我抓走,这不是怕心和亲情都没有去掉吗?我们修的是最正、最好的法,我们是在做好人,我们的一切都是光明磊落的,怎么还怕警察呢?你的怕,这不是心性问题吗?师父说:"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何为修炼》)

几天以后的一个早晨,我和母亲炼静功,放着炼功带,声音很大,片警来了,问我们在干什么。母亲说:你也看到了,也听到了,问我们在干什么,我们正在炼静功。母亲又把自己如何患病,如何炼功后身体健康向片警介绍了一番。最后母亲说: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会永远炼。从这以后,母亲就敢在家里堂堂正正地炼功了,警察也从此没再来过。

2000年3月初,母亲消了一场业,事后母亲告诉我说:我最难受的时候,听到师父在耳边告诉我:6-7天就好了,6-7天就好了。就这样母亲先后有过三次这样重复消业,每次都是6-7天就好了。第三次消业,母亲排出很多血,而且有几天处于昏迷状态,但母亲懂得这是她的业力所致,是师父给她消去生生世世的业力,在几次的消业中,母亲都坚强地闯了过来。

2000年8月,姐姐、姐夫又联系医院,说给母亲复查一次,到市第三医院做了CT,结果什么病也没检查出来,原7X5.6CM的肿瘤早已不翼而飞了。医生拿着母亲先后的两个片子对照说:这法轮功真是神奇了。我说:还有更神奇的呢。母亲在38岁时右胳膊粉碎性骨折,当时胳膊内夹一钢板,外用石膏固定,康复后钢板一直没取出,右胳膊一直不能伸直,30多年里下雨阴天胳膊就酸痛难忍。修大法后,母亲记不得是什么时候能伸直的,不知不觉中就好了,现在和正常人一样。

2000年11月的一天,我准备去北京证实大法,母亲对我说:老四,你不要去了,去过两次都没被抓,事不过三,你不会有那么好的机会,三次都不抓你。我说:妈妈你不要再说了,否则你的脸一会儿又肿起来了。那是9月30日那天,我第二次去北京时,母亲说:去过就行了,在家不一样做吗?嘴里一说“不要去北京,不要去北京”,母亲的脸就肿起来了。这次又象上次那样,母亲的脸肿得很高。我把师父的"严肃的教诲"这篇经文读给她听,因为母亲不识字,得法后只能读《转法轮》《洪吟》这两本书。当读到"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母亲说道:我都快80岁了,在家做不一样吗?大师不会不管我的。我说:既然你自己没悟到,你就不要阻拦别人,否则你也会造业的。母亲明白后,没有再阻止过。三天后,我从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当母亲听我讲到如何被抓,如何向警察弘法时,母亲急切地问道:老四你挨打了吗?当得知我没挨打时,母亲高兴地笑了,我告诉她师父早就说过:"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今年正月,因为我一直流离在外,春节不能回家,十六那天,我们全家在二姐家团聚,我告诉他们正法的进程,母亲听后非常高兴。80岁高龄的母亲拿起麦克风唱了好多首儿时的歌谣、四季歌等,听着母亲那真情、浑厚、而有力的歌声,我们全家人人都笑了,就连不炼功的几位姐夫都说:法轮功真是超常啊。

至"7.20"之后,母亲虽然没有到北京正法,但她终于从不敢炼功到堂堂正正地炼,从不发真相材料到发真相材料,从反对进京上访到支持,并能以亲身体悟去告诉周围的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超常的。

现在我们家已有6人修炼法轮功,此外还有3人一直看书,有3个外甥女在4.25后得法,其中有2个外甥女都在2000年12月12日到北京证实大法。一个2天被无条件释放,一个9天被无条件释放,二人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念闯了过来。现在她们都在正法洪流中,讲清真象,助师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