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长途步行日记(3)

【明慧网2001年7月5日】第五天

江浩

今天有许多人路过时鸣笛或向我们招手。尤其令我感动的是有些人把车停到我们旁边,特地赞扬我们的行动。一个人甚至下车和我们一一握手。可能是由于睡眠不够,我今天感到瞌睡而且没有精神。但我一路上不停地努力驱散困倦。我提醒自己这次步行跋涉虽然艰苦,但却是我在今日中国无法享受的自由。想到这,我增强了信心,继续向前走着。奇怪的是,我们似乎比预计提前到达了目的地。


简梦阳

今天我感觉事情象画了一个圆圈。在头四天里,我一直是一个落伍者。尽管我有决心跟上,可我还是不得不经常向大家提出休息。可今天,我却鼓励同伴别落下。

第二天是迄今最艰难的一天,在哭泣中,我彻底垮了。当时,我精疲力竭,痛苦万分。因为脚上起了一个大水泡,我没法迈开大步使劲走,我觉得痛得要命。那天晚上我又哭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走下去,我心急火燎。由于我的原因,我们已经落后一大段了。要是我每天都是这样怎么办?那天晚上,直到学完法,炼完功,我才平静下来。平静下来以后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的自私。我甚至为了买一盒薄荷糖还与我们的领队争执。

我又哭了。可这一次与上两次不同,这一次我是平静的。我到这儿来不是为了在公园散步的。就象Providence月刊的摄影记者Bob Breidenbach给我们的一张照片写的注,“一次有意义的行进”。我们这次大行进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所承受的残酷迫害为世人所知。我自己所承受的这一点与那些在中国的大法弟子比起来算什么。如果他们感觉象是被狗咬了一口,我们不过就是被蚊子咬了一口。然而,这蚊子咬的这一小口却能换来大家对狗咬的那一大口的关注。

第三天好多了,但我仍然是一个拖后腿的人。我仍然是第一个提出休息的人,其实我知道他们也很累了。

第四天,我脚上的大水泡又开始疼了,我感到身心俱疲,这次我又告诉大家,我们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了。我们队里的另一个女同修也很累,但她对我说,虽然我们今天已经走了25英里了,但我们何不试着再多走一些,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与媒体见面。

那一天,我不是特明白她说话的意思。我仍然一味地认为我们应该休息了。我勉强跟在他们的后面,一直到5点钟,我们才坐下来打坐10分钟。打坐让我能平静地找了找自己。别人也跟我一样难受,为什么我就要受特殊对待呢?我走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这个团队的一分子,去尽自己的努力停止在中国的迫害。想到这儿,我后来走得更起劲了。

今天,我感觉一点也不累。这么多天来,别的同行一直给我帮助。要么帮我提东西,要么与我交流,好让我忘掉旅途的劳累。今天我感觉特别好,腿也不疼了,水泡也小了。这几天的经历让我比从前更理解我们长途跋涉的意义。我计划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