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保持正念- 德国汉堡中领馆门前请愿纪实 (一)


【明慧网2001年7月8日】得知万家劳教所将15名女大法弟子迫害致死的消息,德国北部的20几个学员从前天(7月4日)傍晚在汉堡的中领馆门前会集,开始了连续24小时的昼夜悼念活动。

  

昨天傍晚,当我们刚炼完最后一遍功,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中领馆时,我一抬头刚好看到一名中国官员陪送一名西装革履的德国人走出领馆大门。这位德国人一出领馆的大门就和负责我们活动的警察交谈起来了。我想:“这人没准是个生意人或政府官员。”于是拿了一些法轮功的资料就向他走去。他友好地接过了我给他的资料。交谈中得知他是刑警局的,专门负责在德国的外国使、领馆的安全。他告诉我中领馆的领事抱怨说不该允许我们在领馆门前抗议。领事极为不满。于是,刑警局的官员开始和我商量,看我们能否向左边或右边移一些,别对着领馆的大门。领馆旁边就是一大片灌木林,这就意味着让我们对着灌木林去抗议、请愿。

我略为思索了一下说:“这不行。”我平静地告诉刑警局的官员,在这一点上我绝不会让步,我们一定要站在领馆的正门前。刑警局的官员想法要说服我,稍微做一点让步。我对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的国家,在哪里抗议是我做为公民的权利,中国官员在德国也应该遵从我们国家的法律。这里不是中国。在中国他们可以由着性子把老百姓赶来赶去,在这里不行。”听完了我的话,刑警局的官员表示了理解,也就没再说什么。我也看得出来,他被中国领事也搞得很为难。

过了一会我发现,我当时的思想还是不够坚定。尽管我的话斩钉截铁,我的思想在那一瞬间还是摇摆了一下,想是否要让步。当我同一位当时在场的86岁的同修谈起这件事时,她对我说:你不是看到老师在“大法坚不可摧”中写的吗?“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她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那简简单单的一幕也是很严肃的一刻。我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不让另外空间的邪魔钻我的空子。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后,我又得到了一个改正的机会。在我临离开领馆前,负责照看我们的活动的警察又问我是不是同意让开领馆正门前的位置。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这绝对不行。我的回答简洁明了,因为我的心明明白白。我不愿配合江泽民邪恶势力的要求,也绝不会去配合邪恶的要求。这时,警察笑了,他理解地对我说:“这可以理解,要不你们的抗议就没有效果了。”最后他说,他会代为转达我的意思,并表示满意。

中国领事找到的第二个借口是,我们的和平请愿妨碍交通,因为领馆前的马路川流不息,从领馆出来的车辆必然要经过我们介绍迫害情况的展板,司机有可能观看展板而忽略来往车辆,引起交通事故。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我向那位刑警局官员说明事实的情况是:来领馆办事的人都把车停在马路边上。从领馆出来的车都是馆内中国工作人员的,如果他们要看展板,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可不是我们的问题。

有一次领事自己开车出领馆。因领馆前的马路车辆很多,一般出馆的车都需要停下来观望交通情况。这时我想,这倒挺好,就该让他在这儿多等会儿,他的视线不可能避开我们的展板,上面有最新的万家劳教所惨案真相。我马上想到了在中国长期接受洗脑的大法学员。我想,挺好,他能看到连在汉堡都有人知道在中国发生的罪恶行径,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所以我就想,让他在那儿多停留一会,不要马上开走。突然马路上空起来,他本可以乘机上路,却迟迟不动,因为他刚好在点烟。等他点完烟想走时,马路上已是车辆拥挤胜于从前。他不得不又停留了好几分钟。

活动快结束前还来了一位记者,居然是德国第二大新闻社的。我马上将此事告之我们负责和该社联系的学员。他马上打电话到社里联系,不巧那位记者不在,接电话的另一位先生也很热情,还告诉了我们他的手机号码。

这是我们7月5日在领馆前的经历,7月6日在领馆前又发生了一桩有趣的事,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