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民警察还是黑帮歹徒?---一位农村大法弟子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我叫章纯正(化名),61岁,辽宁庄河市农村人。我于1996年春喜得大法开始修炼。是李老师传出的“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理,使我真正明白了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然而就是这么好的李老师和大法却被当权的坏人迫害、诽谤。下面谨将我全家被邪恶势力迫害的事实披露出来,让人们认清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

今年春天我到山上拖枝柴不慎把脚扭伤,附近亲邻都来探望。二女儿(修炼)得信后也从丹东回来看望我,时值春耕大忙,二女儿准备帮我把地种上再返回去。4月18日晚7点左右,四位亲邻也到我家看望伤情,刚坐下不到半小时,镇派出所姓李的所长带了5名警察突然闯进我家,进来二话没说,就抓我大女儿(修炼),大女儿不知何故抓人,就问,为什么抓人?恶警不由分说5、6个人一起以拳脚相加。此时,二女儿上前质问“为什么私闯民宅、随便抓人、打人?”3、4个恶警又扑向二女儿,将她摁在炕上一顿暴打,打得她姐妹二人口鼻出血,恶警的身上手上沾满了鲜血,他们仍然没有停止暴行。这时我老伴儿(修炼,62岁)见恶警这样残暴,就上前欲阻拦,但那些丧心病狂的恶警我老伴儿也打伤了,以至小便失禁,他们仍不罢休。我见他们如此凶残,就说,你们这样欺负平民百姓,是执法犯法。李所长突然举起拳头照我的头部连打4、5拳。我的脸当时就肿了起来。他们象狂犬一样,横冲直撞,又动手铐,又举枪,把我大女儿连拖带打弄上警车;又抓我二女儿,因为二女儿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几个恶警把她摁在地上毒打,最后拽着头发往警车里拖。我那二岁的小外孙吓得哭叫着要妈妈,当时的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我就说了句,你们这是犯法啊,他们就把我这个左脚骨折的老人也带上警车。他们又从市公安局调来30多名警察、3辆警车把到我家看望我的四位亲邻都抓走了。同时把我家五间房内外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恶警还不死心,5天后,4月24日,村长又带4名警察第二次抄家,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就抓人、打人,被抓7人至今不放。当一郑姓局长去抄家时,遭到我老伴儿的抗议,他却毫无人性的说,你老太太跟这小孩沾光了,不然的话,连你也带走。可怜我那小外孙受到惊吓,至今未愈。

这就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XX所标榜的“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修炼的人按宇宙大法“真、善、忍”去做却遭到如此恶毒的迫害;亲友、邻居之间互相关心就被冠以“聚众闹事”的罪名非法关押。在“对法轮功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下,恶警更加无所顾忌,肆无忌惮地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奉劝还有良知的警察:不要再充当“人权恶棍”江泽民迫害大法的工具,要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你们后悔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