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人间地狱 -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7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公开邀请新闻媒体参观访问纳粹集中营,让被枪口监督着不准说话的犹太人演出“和平、体面”的生活场景,给世界一个“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甚至能够享受参加和观赏足球比赛的生活乐趣”的假象。然而包裹后的残暴依旧是残忍,虚伪掩盖起来的血腥仍是血腥。在希特勒主持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同时,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杀害,这是希特勒的本性决定的。

今天江泽民也在争取奥运会的主办权。它步希特勒的后尘,捞起了前者玩剩的把戏。这个能够想出把天安门上枯黄的草喷漆成绿色的骗子可算把它的行骗术表演到家了,其政治流氓本性也在其中显露得淋漓尽致。

臭名昭著的人间地狱马三家劳教所,竟被收拾得焕然一新,还请了几家国外记者参观,让关在劳教所里、根本没有说话权利的法轮功学员在记者面前打打篮球,展示一下所谓的正常生活环境及文明转化场景。什么“我们没有用手铐,没有用电击棒,没有殴打学员。”。什么“连男牢房都没有”。什么频说“感谢教养院,感谢政府”。什么“所长苏境拿出的一本记事本,上面有一页一页充满感激的话”,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然而,枯草可以被喷漆成绿色,天安门上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暴打洒下的鲜血是高压水枪冲洗不掉的。窗明几净的道具遮盖不住惨无人道、禽兽不如的暴行。

谁都不会忘了,就是在那个罪恶马三家,18名大法女学员被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结果令人发指。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对法轮功女学员说,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不允许上告!

管教人员为了立功达到转化指标,对于来自不同地区在当地难以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强行洗脑,长时间的体罚,长时期的无休止的消耗式的折磨,强迫他们放弃修炼,不转化天天蹲着,不让睡觉,拿电棍电,打骂成了家常便饭。特别是所长苏境、邵立等,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更是不择手段、凶残至极,极尽其邪恶之能事,进行残酷迫害。马三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达2000多人。

齐玉玲,被电棍电乳头, 张秀杰,被电棍电、打,还被电阴道部位,被电的昏死过去。王曼丽,因为不转化,被队长带到队部,管教和队长俩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持不住,又打脑袋,然后用电棍电,一直电到她没有知觉为止;李小燕,被管教用四个电棍电她的头、脚心,把她的肉都电糊了,逼她转化。

就在这样一座邪恶势力的黑窝里,那些由地狱的小鬼转世的管教人员却由此而被立英模、受二等功、长工资等。双手沾满鲜血的女所长苏境从北京领得奖励5万元、副所长邵力获奖3万元。

江泽民一夥流氓集团软硬兼施,一面行骗,一面让警察在天安门强行曝光外国游客的胶卷,吊销采访大法弟子的国际记者的执照,重判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大法弟子,怕的就是邪恶暴露。

它们根本不敢把马三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国外,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讲出那里的真实情况。

它们根本不敢让媒体自己采访大法弟子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女士。为了替被折磨致死不改初衷的妈妈说句公道话,张学玲被身陷牢狱。

它们根本不敢让媒体在自由环境中采访滕春燕女士。美国永久居民滕春燕女士,仅仅因为搜集江泽民用精神病院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被冠以“搜集国家机密”罪名而判三年劳教。

因为它们清楚地知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就是它们走上历史审判台的日子。

从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公开镇压一开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就在
“我的一点声明”中,“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在中国发生的危机。”两年来,已有一万多名大法学员被劳教,五万多名被监禁,六百多名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五百多人被判刑,二百二十多人被迫害致死。但他们宁折不弯,始终不渝坚持真、善、忍的理念,用非暴力的、和平的陈情方式讲清真象,冒着生命危险呼吁全世界各界人士共同帮助制止江氏集团的法西斯行为,帮助制止在中国正发生着的这场无人道的迫害。

每一个炎黄子孙,每一位有良知和正义的人士,都应该联合起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共同揭露“中国政府中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反对它的酷刑镇压,严惩它的暴行。点滴之水可汇成全民族、全世界的抑恶扬善的正义洪流。

纳粹时期的幸存者,尼莫拉牧师在临终前说了这么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当他们(纳粹)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留下替我说话了。”

历史告诉我们,揭露邪恶,制止、废除酷刑是我们每一个人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