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魔窟:河北省高阳劳教所对女大法弟子的残害


【明慧网2001年7月9日】“全国学马三家,河北学高阳”,这两个劳教所因野蛮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而名声大噪,那么这名声的背后是什么呢?

首先介绍一下高阳劳教所女队的地理位置:方圆几里外渺无人烟,放眼是一望无际的旷野。距县城20里。未装修完的一幢新楼,“洗脑班”就在里面,盖好框架的楼北面是一个大院子,用电网圈住,院子的东、北、西三面是平房,这就是女子宿舍、队长值班室、中队办公室。走出这个院子,正对的路东第一个门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地方。紧挨的是女子中队的大队办公室。这排房后面五十米处有一排很脏很破的库房。库房的地上有环形固定物,两边一边一趟,被铐的人蹲下,两臂伸开,正好两个圆形环之间铐一个人。被铐后站不起来,又不让坐下,所以被称为蹲铐。这原来是男队的地毯厂,从去年11月成立女队开始,这不起眼的地方,就成了高阳劳教所迫害女大法弟子的罪恶场所。

下面让我们看看高阳劳教所不法之徒如何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犯罪的。

2001年春节前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高阳劳教所。第一个晚上是最难过的,刚进入梦乡,就突然被叫起,穿衣服走,以后再来的大法弟子根本就不让进院,直接到大队办公室或库房。暴徒们强行逼写保证书,他们把大法弟子铐上双手、双脚,或蹲铐,12个女队长摁住,几个男队长手持电棍,对准穴位电脚面脚心,把电棍插进嘴里,电舌头,嘴里烧肉的味道几天下不去。电脸、嘴,把电棒插进后背里,电背部、脖子,看那脖子象烧糊的一样,肿得和头部一样粗,还有把铜丝缠在大拇指上,用手摇的发电机通电,或用交流电触手铐,手铐上的蓝光都能看到,手铐很快发热,灼伤手腕。还有就是双手吊铐起来,电脚心及全身,昏死过去之后,再用凉水浇过来,这期间用电不顶事时暴徒们就气急败坏地用铁棍子、木棒子打,或拳打脚踢,一功友还被用烟头烫胳膊。

对于绝食来说,一天不吃就灌,一天一灌或两灌。对于蹲铐来说,不许坐、不许睡觉,几天几夜这么铐着,手、胳膊肿得象馒头,铐子勒进肉里去。一队长说:“把你铐在这儿,你就是那笼中鸟,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你,想死你还死不了。”

新闻媒体诬陷说炼大法的人自杀。善良的人啊,现在你们明白了吧!我们学了大法知道了生命的可贵,人身的难得。是这些没有人性的歹徒在往死里折磨我们哪!

有姓吴的姐妹俩,在天最冷的时候,被歹徒连打带冻全身是疮,多处溃烂化脓,脚不能走路,多次被拉到医院上药,队里医警每天用酒精为她们(还有其他被打成这样的学员)擦洗伤口,至今,手上、身上还有疤痕。

今年4月份石家庄转来一批大法弟子二十几名,当天晚上就在中队办公室里,电棍呲呲了一个晚上,她们被铐在暖气管上,十几个队长围住她们,白天一张张笑脸,变成了一副副狰狞的面孔。窜来窜去疯狂的、失去理智的大打出手,电棍闪着白光,这一个晚上使二十几名大法弟子感觉是来到魔窟里。黎明时,暴徒们把她们全部带到大库房蹲铐,又开始了兽性般疯狂的折磨。一名60多岁左右的老太太承受不住晕倒在地,方姓男队长用力踢她几脚,大骂她装死,又用电棍狠命地全身乱电一通,发现一动不动,确定她真晕了过去才住手。后来剩下七名大法弟子,为此绝食,结果被关押在院子外的教室里。几乎每天都遭受惨无人道的谩骂与摧残。

暴徒们做贼心虚,都是半夜打人,而且是无人处。多少个不眠之夜,不知自己会不会被弄出去,不知睁开眼醒来自己的功友是不是人去床空!

大法弟子都是些善良的人,只不过说了句真话,揭穿了一些不实的报道,有的甚至是从家里抓来被非法劳教,却遭此非人的折磨,天地为之不公啊!

所谓办班,其实就是拉出去打,暴徒们还强迫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进行高强度劳动,在酷日下每天装土卸土等,队长们手持电棍,干慢了非打即骂。有一大法弟子终于累倒了,高烧不省人事。还有一大法弟子,被多次打昏死过去,再用水浇过来,抬回院里后,一动不动地在床上躺了两天。在洗脑班上,空气几乎是凝固的,令人窒息,大法学员被迫坐马扎,从早上5:00直到夜里12:00,不服从提出去就打,队长一个眼神,那些监控的就象凶恶的狼一样扑上来极尽流氓手段。

在这里如果有人和队长讲理,得到的回答都是令人发指的。问:“你说没打人,那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答:“是她自己弄的。”问:“你身为警察打人,你们是知法犯法。”答:“那我就不用手,我用电棒,我没有打人吧。”一叫周燕的队长,兴致来了就叫学员骂街。有学员说:“我长这么大,没有骂过人,我骂不出口。”周燕则恶狠狠地说:“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不骂是吧,你马上给我抱上被子滚出去。”即使家属探视,家属也被强迫骂了街才允许接见。

高阳劳教所通过摧残法轮功弟子深得上级赏识,可谓名利双收。经常有外地劳教所队长,中央电视台,省级领导参观采访、视察。每次来人,暴徒们就强迫学员扭秧歌、跳舞、玩游戏。中央电视台记者为了名利,不惜出卖自己的人性和良知为当权者导演出一幕幕骗人的把戏,还有不负责任的省级领导,向学员问话,高压之下,学员不知如何回答,因为那将招来无边的苦难。请这些记者和领导审视一下自己,如果你们还有良知,你们敢不敢报道一下真实情况?

这就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一手栽培的人民警察、记者、官员。全国各地大法弟子惨遭迫害的事例说不完诉不尽。这些愚昧无知、利欲熏心的警察们都不知自己在被当作打人的工具的同时,得到的将是地狱中层层被灭尽的可悲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