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DC之行记实


【明慧网2001年8月1日】一、初航

我年近半百尚未出过国门,以前因心脏不好、体力不佳以致不敢参加公司举办的任何国外旅游。此次华盛顿DC举办「SOS紧急救援中国法轮功学员」活动,让我深感意义重大非凡,遂毫不思索地报名,并征询我那年已九十岁的母亲同修愿否同往,她的答案让我甚是惊讶,她说:「如果是去玩就免了,既然是要去护法、弘法就去了」。母亲是个老实的乡下人,生性简朴,得法刚满一年,这也是她初出国门。出发前几天心理确实有些忐忑,怕长途的飞行及紧凑的行程会让年事已高的她跟不上、吃不消,再者她牙齿不好,太硬的东西及面包根本吃不了,又听说国外吃的方面非常不方便,许多怕心都翻了出来,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流下泪来。还好这些担心只一两天就过去了,心想:有师在有法在,还有什么怕的呢?于是整顿思绪,开始给她做行前心理建设,告诉她此行势必要吃些苦,不像家里方便,要「吃苦当成乐」(洪吟),她张大天真的眼睛,一一点头说好。于是我们在七月十六日下午四点三十分从台北搭机出发,抵达纽约已是隔天晚上十点钟左右,出关及转搭巴士到华盛顿已是凌晨近五点。在旅馆卸下行李,因未到进住时间,全团人员只好离开到约二十分路程的便利商店去买简单的早餐,再到附近的公园去炼功及发简介资料。一直到十二点过后才得以进入旅馆,但仍未有房间,再加上途中辗转,直到三十六个小时之后,到下午四点钟后才顺利进入旅馆房间休息。此时离我们离开台湾已有三十六个小时了!大家已倦容略现,母亲在吃过一碗泡面后就心满意足的入睡了(她觉得泡面非常好吃)。

二、行程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再到附近公园炼功、发正念,并分发简介及「SOS紧急救援」资料,稍晚再搭巴士到华盛顿纪念碑炼功及发资料,在这里我们见到了美国人的友善及礼貌,他们很乐意接受我们的资料及简介。约十一点左右我们抵达了恶名昭彰的中国大使馆前,在其对面的一个公园内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并炼功弘法。大使馆一直重门深锁,让人感觉他们里面确实深藏了一群见不得人的邪恶小人。下午一部份学员搭地铁到图书馆参观师父传法图片展,并发送大法资料,晚上又作了分组交流。

十九号清晨五点半,我们照样再到附近公园炼功、发正念,并分发资料。回到旅馆匆匆用完早餐,再赶搭巴士到国会山参加「呼吁紧急救援」大集会。会中我们看到国际舆论的正义呼声,包括美国国会数十位议员、参议员,国际人权组织以及自由之家、法轮功之友,大赦国际,美国世界反酷刑组织和华盛顿和平中心等诸多组织的负责人出席了本次新闻发布会并发表讲话。他们盛赞大法修炼者的勇气和信念,并谴责中国政府对大法修炼者的邪恶镇压。新闻发布会在下午二点结束。我们于三点半用完便当并稍作休息后,于晚上七时全部与会弟子在独立纪念碑举行烛光悼念晚会。会场庄严肃穆,我们手捧蜡烛,感念为真理而献身的同修,同时也立掌于胸前,发出最纯净的正念铲除三界内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晚会大约在晚上十点钟结束。回到旅馆已近十一点,我的母亲和同修吃了一碗方便粥当晚餐,洗了个热水澡,很快就安然入睡,似乎有点儿累了。

三、游行

二十号我们依然起了个早,再到附近公园去炼功弘法发正念。十点钟左右抵达白宫附近的一个公园参与「呼吁紧急救援」大游行,约有三千名法轮功学员的队伍,手持「中国停止虐杀」及天安门残酷镇压的真实画面,以及受到酷刑凌虐的死难同修照片,张张揭示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疯狂作为已到了人神共愤的极点上。沿途善良的美国警察为我们作交通管制以及队伍的引导。在普渡、济世音乐的带领下,学员们沿途散发资料,绵长严肃的队伍在美国应属罕见,我们见到了美国人的好奇及关心,在路上有一位骑单车的美国女孩跟了我们一阵子,临走时用英文告诉我们:「我爱你们,祝你们好运」。我感到人类的良知正在逐渐清醒中。在台湾学员队伍中,各行各业男女老幼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曾因小儿麻痹而残疾的学员、有脊椎弯曲行走困难的老年学员、也有怀抱幼儿的妇女学员、更有两位九十岁的阿公阿妈学员,他们都勇敢的坚持走完全程,大法的威力在此时展现无遗。约下午一点钟全部队伍抵达中共国大使馆前。由于人数众多,除了一部份学员停留在大使馆对面的公园发正念及宣读「停止杀戮,停止酷刑」的文稿外,其余学员一直走到附近的一个公园停下来发正念,再次有力地铲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

四、法会

廿一号一样到公园晨炼及发正念,上午九点钟集合出发抵达甘乃迪纪念中心,参加2001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会场布置简单隆重,三四千名学员齐聚一堂,不分种族、肤色,大家微笑颔首问好,有如和平的人间天堂。法会于十一点正式举行,会中有历尽艰辛经过长途步行及脚踏车队的学员,发表沿途的弘法及「SOS紧急救援」的经过情况,其意志之坚定,毅力之强盛直可让天地为之动容。另外多位学员的发言,同样感人肺腑,大家对法的坚定、无私无我的奉献更是催人泪下,在艰难的环境中大家已更趋圆融与精进。

下午二点钟左右,我们企盼已久的师尊终于来到会场,顿时掌声雷动,大家起立恭迎师尊,感觉上,时间似乎静止了,一切有如身置梦中。师父熟悉的话音刚起,那早已流淌千百回的泪水忽而止住,脑中一片空白,原本起伏不定的心海亦同时平静无波,我感觉似乎被镇住了,原本敏锐的感觉在此时竟是一片空无,不知是否慈悲的师父怕我此时控管不了溃堤的泪海,而让我的感官暂时停止活动。师尊对大家作了约四十分钟的讲法,但感觉上才一下子而已,在我的“感觉”尚来不及恢复的同时,师父要离席了,此时真有一点泫然欲泣的感觉,但泪水只打了几个转就止住了,心中依然静静的。掌声再度响起,大家起立恭送师尊离席。下午四点半法会圆满结束。感谢师父,感谢美国的同修,藉着这次国际法会的举办,让我们得以一偿夙愿,见到我们伟大的师尊,此生无憾矣!

五、归程

廿二、廿三号同样的晨炼,同样的发正念,同样的弘法发资料。总希望在此期间,能够多作一些弘法、护法讲清真相的工作。廿二号上午我们再度来到中国大使馆前炼功弘法、发正念,誓不铲除邪恶不罢休。近午时分再度移师国会山草坪炼功弘法,正午的太阳展现了滚烫无比的威力,大家不畏炎热,接受阳光的严酷考验,有学员脚底烫出了大水泡,但仍然坚忍不屈炼完五套功法,让我们感佩不已。下午大家在树荫下与国外学员互相交流,“比学比修”“共同精进”,也检视一下自己的不足,力求精进再精进。

廿三号下午三点钟,我们终于要踏上归途。先坐五六个小时巴士抵达纽约,再于纽约搭乘晚上十一点五十分的班机返回台北。在机上,几分离情,心里跟师父道再见,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师父,希望不只是远远地看着师父,而是能够近观师尊慈颜,同沐法光。

廿五号清晨六点钟,终于抵达中正国际机场,大家在晨曦中互道再见,结束了这前后九天的华盛顿DC之行。

六、感言

此行要感谢的人很多,感谢帮我们办理整套出国手续的各位同修,感谢辛苦带队的团长、副团长、小组长等同修,再感谢认识与不认识的同修的互相帮忙,使此行能够顺利圆满。

七、后记

顺便交代一下我那九十岁的母亲同修,此行可真收获丰硕,她非但适应良好且是大家的精神指标,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很多同修都说:「阿妈!看到你,我们一句累都没了」。在国外,日本人夸她很「ㄎ一类」,美国人赞她beautiful(美丽),我们的学员更常请她当弘法样本。她什么都不会说只会笑,外国人跟她握握手,她就笑笑拍拍对方的手,一样达到弘法的效果。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让她在这把年纪能够得法,同时也能不落人后地以她特有的条件在正法期间去弘法、发挥粒子的作用。感谢师尊的伟大慈悲!

与同修分享一件有趣的事,回来后我问她母亲:大家在法会中都有特别的感受,你有吗?她说:我什么感受也没有,只看到右边那个法轮一直转不停。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她说:不是大家看到的都一样吗?我以为那本来就会转的。师父说“老年妇女与小孩没有执著心”,确实是的,我想她正走在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上。

感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