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河北省鹿泉市抱犊寨下的罪恶


【明慧网2001年8月10日】坐落在太行山脚下的河北省鹿泉市(原河北省获鹿县),以莲花山、卧佛山和抱犊寨旅游区而远近闻名。而在莲花山、抱犊寨山脚下的鹿泉看守所的不法之徒,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与大法学员的疯狂迫害时,也紧随其后,犯下了无数罪行。下面以我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给邪恶曝光,清除邪恶,警醒世人。

1. 看守所所长张卫革的犯罪纪录

自99年10月鹿泉市看守所开始非法关押大法学员,并特批首次开设女监号(以前没有女号,可见邪恶的穷凶极恶程度),并且将女监号同男监号混同在一个区内。管教室经常备有棍子、镣子、手铐等刑具,稍不顺心,大法学员们就遭到他们的残酷迫害。被非法拘留的大法学员一进来就被所长张卫革逼问在里边炼不炼功,如说炼,马上戴背铐、上脚镣,一戴就是十几天。受此毒刑的学员有:李建梅、张顺娥、杨润霞、付秀苹、仇艳双、郑荣花、荆月华等,而我则被长期锁在老虎凳(铁椅子)上。

2.看守所副所长解美丽的犯罪纪录

鹿泉市看守所副所长解美丽(男)对待大法学员阴险狡诈,手段狠毒,密切注视大法学员学法炼功。一次学员们抵制邪恶迫害,集体炼功,解美丽带人冲进监号,伸手就打,并抄起学员杨润霞的高跟鞋冲着对方头部、脸部狠命地打,还强迫学员们开飞机,直到学员呕吐不止。

解美丽经常用棍子打学员,一次我被他酒后一顿毒打,头上、耳朵、背上、腿上肿起老高。

鹿泉市杨庄的学员付秀苹(女,60多岁),被逼问炼不炼,学员响亮回答“炼”,他们就用木棍抽打她的脚踝骨、小腿骨等。

解美丽强迫大法学员跑步,每个人要绕监号跑40来圈,一圈大概有500米左右,不准停、不许站。

有一次学员李建梅、郑荣花在监号背法,被他们发现,被戴脚镣、背铐,还强迫戴着脚镣出去劳动。

3. 管教魏彦辉的犯罪纪录

管教魏彦辉残暴凶狠,打人时面无表情,笑声像魔鬼一样,经常在众人面前作出古怪的动作,如发狂、装残疾等,充分暴露了其变态心理。

2000年12月,魏彦辉为发泄私愤,将大法学员全部提出监号让面对面打对方的脸,还无耻地叫着:“我教你们提高,我帮你们消业!”如不服从就遭到他和犯人的毒打。

2001年春节期间,魏彦辉逼所有大法学员到冰天雪地里罚站着,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有学员把手和脚都冻坏了。如谁说“不炼了”就让走,可没一个说“不”字的。

魏彦辉打学员特狠,打6410兵工厂的仇丽华两耳光,几乎将人打昏过去,半边脸肿起来。曾打学员李建梅两耳光,把眼角、嘴角打出血。大冬天往女监号泼凉水、倒雪。

我因抗议邪恶的关押而绝食,魏彦辉伙同犯人们给我灌食,我紧咬牙关,他们捏鼻子、打耳光、用脚跺,用尽一切办法,几乎窒息了我。

4.看守所其它犯罪人员

邪恶之徒打骂学员,迫害学员,对大法及大法学员欠下了层层罪业,这些管教是:副所长杜滨(女)、李瑞英(女)、杜喜爱、冯宏斌、郑春月、郭指导员。人啊!在迷中无知地毁灭着自己。

由于大法学员大多数不配合邪恶,采取背法、炼功、绝食等方式窒息邪恶,有力地维护了法,震慑了邪恶。有一次查监号,管教们让学员喊狱中的口号,学员们坚决抵制,认为我们没罪,不应被狱卒们用罪犯的方式对待。管教说:“那你们喊什么呢?”学员们不约而同齐声高呼:“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正义之声响彻夜空,声震四野。连犯人们都鼓起掌来,管教们连声说:“好,好,好!”赶快溜走。我记得那天正好是2000年7月20日晚。

2000年7月在非法关押期间,我亲眼见证了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分流到鹿泉市的十名不报姓名的大法学员所受的迫害。她们来时个个都已绝食三四天了,有的在北京被毒打折磨得很厉害。鹿泉公安局局长李占国下令将大法学员分流至各乡镇派出所,几个人包一个,毒打、灌食,各种酷刑折磨,直至说出姓名、住址,其中有位黑龙江省巴彦县的大法学员被白鹿泉乡派出所用绳子勒住脖子,一头拴在树上,把学员捆上,用脚踩绳子,野蛮地折磨。

在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化验出有“肝炎”,他们不但不放我,还将我长期锁在老虎凳(铁椅子)上,吃、喝、睡,全在里面,站不起来,躺不下,双脚肿得像面包一样。由于我绝食抗议,前后有21天的、有9天的,他们怕我出事,才给我化验,结果他们吓了一跳,属肝炎严重活动期传染期。他们非常惊异:一个病人怎么能绝食绝水那么多天呢?神奇的佛法又一次给他们展示了超常的威力!尽管这样,他们仍不放我,反而变本加厉。所长张卫革命令给我灌食,费用还从我帐上扣。鹿泉市看守所就是这样灭绝人性地迫害善良的大法学员的。

5.鹿泉市公安局政保科及大河派出所的罪恶

在2001年春节期间,因发传单被人告密,我、李建梅、李惠芳、孟红霞、胡秀芬、荆月华、郑荣花、仇艳双等先后被抓。鹿泉市公安局政保科:刘素军、郑XX、袁科长,伙同大河派出所刘付存、王永安对我们进行残暴毒打、电刑、严刑逼供。我被刘付存用电棍电全身,其中大腿被电脱一层皮,用电棍强逼站马步、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用手铐紧卡手腕,来回地拎、扯,直至流血。

刘素军用墩布杆猛击我背部、腿步、手、脸,用电棍电全身,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残酷折磨三十多小时。学员李建梅被他们用电刑,罚站、蹲马步,折磨十几个小时。学员李惠芳被他们用电刑,用手铐把两手铐在两边椅子上,坐不下、站不直,直到昏过去,还用针扎手。折磨了一天一夜。胡秀芬、荆月华、郑荣花、仇艳双、孟红霞等都被他们用电刑,上手铐、不让睡觉、罚站、蹲马步等都折磨了十小时以上。

以上只是我亲身经历和见证的鹿泉公安迫害大法学员的一部分而已,不为人知的还有更多,但鹿泉大法学员没被邪恶所吓倒,在讲清真相中不畏邪恶,一批又一批地站出来,坚定地维护法,令邪恶胆战心惊、闻风丧胆,邪恶已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了。

2001年6月鹿泉市又非法抓捕了一批大法学员,不知他们又要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迫害大法学员。在这里请见到此文的大法学员发正念消除鹿泉市的邪恶势力!请有正义感的世人伸出援助之手,惩恶扬善。

现在正告鹿泉市公安及恶警,不要再追随“人权恶棍”江泽民了,善恶必报是宇宙的真理,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之徒如不悔改,恶报即在眼前,那时被打入地狱偿还层层恶业时,悔已晚也。现在全国乃至河北省石家庄等地已有大批公安遭恶报,这些你们心里都清楚。中国大陆近来的天灾人祸、干旱洪水、自然灾害等,都在警示着世人:不要再这样干了!

我希望公安干警们弃恶从善,立即停止犯罪,善待大法弟子,你对大法的一念就会定下你们的未来,因为“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再造人类》),不要因为自己一念之差断送了生命的永远!

迫害大法学员的犯罪人员:

1.鹿泉市(邮编050200)副市长:宋纪云,聂英武 鹿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0311—2012419、2012558 法制局:2012569 督察室:2012585 政策研究室:2012504
2.鹿泉市公安局张建刚、李献珍 鹿泉市公安局副局长办公室0311—2015413、2015405、2015412 副政委:2015403 纪检委书记:2012839 政保科:2012082 3.大河派出所电话:0311—2295505 所长高爱民、指导员高明生、民警封彦驹 孙合良 张增彦
4.鹿泉看守所电话:0311—2019934、2012336 所长张魏阁、副所长解美丽(男)、副所长杜滨(女)、管教杜喜爱、管教郑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