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残忍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1年8月8日】我是河北省的一名大法学员,2000年11月间因进京护法,被辖区派出所从家中强行抓走,非法关押于当地看守所达一月之久。2001年元旦之际又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二年,转送保定高阳劳教所。一同被送高阳劳教所的还有其他5名大法学员。

为了抵制非法关押与迫害,我们已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集体绝食,到送高阳劳教之际,已有一月的时间。当时大家身体都已极度虚弱,每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血压均在230~250汞柱之间)。其中还有一位学员尿毒感染,浑身浮肿,尿血不止,生命垂危。面对这些大法学员如此严重的病情,这样恶劣的身体状况,桥东公安分局却没有丝毫的善念良知。他们明明知道这样的身体状况送不进去,况且大法弟子们又都是善良无辜的百姓,但是主管副局长马福威竟然亲自下令,一定要把这些人送进去。在他的指挥下他们将我们送到高阳后,没送劳教所却直接送进医院,强行给每个人输液,紧急治疗,尽快缓解病情,恢复身体。与此同时马福威提前来到高阳劳教所内,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加紧活动,疏通关系。最终使高阳劳教所在我们身体状况无一正常的情况下,强行把我们关了进去。

一位辗转于唐山、石家庄、保定劳教所,最终在高阳劳教所身受其害的大法弟子深有感触地告诉我们,这里对大法弟子的身心摧残极为残忍。这也是我们所有进高阳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共同的经历与体会。一迈进这个劳教所的门槛,迫害随即开始。我们个个被严格搜查外,所携带的东西全部都被翻个底朝天。接着便是暴打下的威逼:大法学员不许学法,不许炼功。必须写保证,然后才进入监室内。否则等待你的就是没有时间期限,无休止地拳打脚踢,电棍电击,不许睡觉等等各种手段,24小时连续轮番的非人折磨。

一位姓杨的承德大法学员,因为始终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拒不配合邪恶,竟被4,5个狱卒持续毒打,高压电击,整整一天一夜,全身被打得遍体鳞伤,整个狱所都能听到她一声声凄惨喊声。致使这位大法学员7、8天后仍然不能坐立,解手还得用人背。

一位保定大法学员坚修大法心不动,至死不写保证书,暴徒就用电棍长时间电她头部、脸及全身。头部被电得疙瘩一串串隆起,脸被电得青肿不住地流脓,面目全非,身上被电得全是水泡,红一片,紫一片,惨不忍睹,黑斑与疤痕至今未能退去。

还有一位名叫小丽的大法学员,在威逼下毫无畏惧,坚决不服从邪恶的命令和指使。被干警和狱霸用拳头猛击面部三次栽到在地,又被揪住头发猛撞墙壁,之后便用高压电棍电击她的乳房及阴部,长时间不松手,几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这位大法学员至今不能下地,例假失调,小腹巨痛,流血不止。

甚至还有一位大法学员,面对百般毒打拒不屈服,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中竟然把自己的舌头几乎咬断,仅剩下了两张皮。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尽管我们遭到了非人的迫害,我们在这摔摔打打的魔难中更加坚信师父与大法。事实再一次证明:面对邪恶的迫害,只要我们用正念进行坚决地抵制和铲除,旧势力安排的罪恶计划就会彻底破产。

4~5月份,劳教所在犯罪机构610办公室的指令下,新一轮的迫害更加升级。他们把所有的大法学员集中起来,再次举办强制洗脑班。据一管教人员透露,所内所有管教、干警及有关工作人员,在办班期间一律不准请假、脱岗,全力以赴对付大法弟子。暴徒们将我们大法学员全部隔离关在一个屋内,用尽毒打、威逼、不让睡觉、体罚、精神控制等手段,企图动摇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暴徒们首先从体罚开始。刚开始一、二天,大法学员还能每天睡4、5个小时,夜里12:00睡,早晨5:00起床。之后暴徒们就不允许大法学员睡觉,除了白天吃饭和规定的上厕所外,让我们全部一个紧挨一个前后靠在一起,一个姿势站立,24小时不停灌输洗脑,强迫大法学员听那些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邪恶谎言。还要让大家挺腰抬头,两眼不能闭,两手不能动,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由每天的10几个小时到最后的20几个小时。在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中,许多学员头晕、脑胀,血压升高,昏倒在地。但是这样便会引来暴徒更加残忍的毒打和电击。有一位学员因血压高达250汞柱,难以支持,不能坐直,被一恶警一顿拳打脚踢并恶毒辱骂。还有一位上年纪的老学员因身体不支,竟被一天内毒打了六次。为了达到精神上的搞垮,身体上摧残,暴徒们到后来一段时间竟然几天几夜不许大法学员睡觉。一位姓孙的女学员竟被捆成大字形吊在监室风门外脚尖离地8、9个小时。

这里的几位保定大法学员,当看到大法学员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她们采取绝食方式,并集体发正念,坚决铲除邪恶,带领弟子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誓死不写保证。她们面对毒打、酷刑大义凛然,用生命证实大法,给邪恶之徒以强大的震撼。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在大家的共同抵制下,正念除恶,使邪恶不得不就此放弃了这次罪恶的行动,草草收场。

目前一位在高阳劳教所被迫害长达半年之久,身体几乎残废、生命垂危的弟子,因高阳劳教所怕担责任才推出监外。家人当即将这半死的人送到辖区的有关单位,岂知公安分局为了开脱自己,竟将这位濒临死亡的大法学员又强行送回到她的家里,不由分说放下她便扬长而去。据这位死里逃生的大法学员透露:高阳劳教所之所以敢如此猖狂,如此邪恶地迫害大法学员,正是因为这里是罗干把持的据点,并亲自参与了高阳劳教所强制洗脑班的策划。前几日罗干又到廊坊地区,下令廊坊全面效仿高阳劳教所所为。当天廊坊恶警就从家中抓走大法学员30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