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姐的修炼、正法故事


【明慧网2001年8月11日】一.大法挽救了家庭,升华了自我

七姐于97年7月得法。那天她正在去法院的路上准备与爱人办理离婚手续,途中遇到一位朋友,闲聊中朋友告诉她她正在修炼法轮大法并给她讲了许多法轮功的事,临走时借给她一本《转法轮》。她拿着书在那里等她爱人,可是怎么也没来,只好回家,一进家门就看见她爱人正在屋里坐着,这时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平和地将《转法轮》递给他,他看完后觉得写得真好,然后七姐也跟着看,当她拿起书心中特别敞亮,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同时伴有很强的正念向脑中打。就这样她走入了修炼的门,原本一个破碎的家变得和睦了,多年的心脏病也没了,“要强、利害、抓理不放”的性格完全变了,同事看到了她的变化都说“这个法真好”。由于家离炼功点远,她爱人每天骑车带她与孩子去点上学法、炼功,365天风雨不误。学法后明明白白地过关,在面对无理的伤害时,她都能坦然面对、笑呵呵地对待,心性得到了升华。

二、踏上上访之路的所见所闻

就在7、20邪恶势力大面积非法抓捕辅导员时,七姐再也静不下来了,她知道大法正在受到迫害,自己必须出来正法,7、20那天她和功友一起到市政府上访,要求释放辅导员,直到将辅导员放回后,才回家。但是邪恶并没有就此罢手,7、21又开始大量抓人、抄家,七姐又和功友走上了北京上访之路,只是想说句真话。上访的路很是艰难,中途倒了四趟车才到达北京,途中设卡处的警察个个荷枪实弹。天安门广场那天遍地是警察,到处询问过往行人,广场上还不断抓人。当警察问她“干什么来了”她说“上访”,警察让她回去,但七姐没有动摇,警察就将其拉到大客车上,照相、录相、翻东西、问住处,然后拉到北京体育场,又转至丰台体育场,在那里她看到了数以万计的同修被扣押,不许上厕所,她就和同修一起背经文,谈心得体会,有的同修的修炼故事使在场的警察都感动得直落泪。在体育场不断有警察抓打背经文的同修,还将同修在地上拖着走,就是这样同修们仍然笑呵呵地向他们洪法。这样一直持续到晚上,这时天空出现的法轮象雪花一样多,有的开着修的同修看到师父驾着法船,警察也看到了法轮,而且感到整个场特别祥和,学员们的心都凝聚在了一起。这时警察吓坏了,连机枪都架起来了。到了夜晚七姐被拉至火车站送回家,同样在火车站警察个个荷枪实弹,她们被带上了一列火车,天亮时学员们看到法轮带着火车走。9点多带回当地,下车时警察感动地说:“唉呀!太好了,车上干干净净!”

当江泽民一夥盗用政府名义对大法的诽谤升级时,七姐又坐不住了、心里难受,99年10月4日又一次了踏上了北京上访之路,就是想向政府说声“法轮大法好”,一到北京就被冒充学员的警察抓住,当时就意识到不配合邪恶,被强行带到地方驻京办事处问住址不说,在那里她看到恶警残酷地折磨大法弟子。当天被带到当地办事处,由于七姐心里特别坦然,恶警几次想打她,都没得逞,然后拉回当地拘留所,在那里环境十分恶劣,她和几个功友将其清扫干净。然后她们开始炼功,这时警察就过来干扰,用脚踩,但是她们还是坚持,三天后七姐开始绝食,要求释放,恶警们开始对七姐进行迫害,用木板打脸,这时奇迹出现了,只听到叭叭声响,但木板却丝毫没有打到脸上的感觉,只感觉有股风,周围的功友看见都替她涅把汗,直至木板被打断,弹出很远。然后又用胶皮管子打,管子象雨点般砸在她身上,却一点痕迹没落下。后来释放她时不太清醒地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
 
回去后意识到不该向邪恶写保证,为了弥补损失,继续做正法的事,全面讲真相,在看完师父在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后,她又去了北京,这回她想我一定要做好,绝不给大法抹黑,而且还得安全回去。进京之路又是那样地艰难,她带着孩子通过封锁顺利到达天安门,由于警察太多,横幅没能打出,被警察强行拉上车时她就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已经关了好多学员,他们不时地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时有一个戴眼镜的恶警用电棍边打边骂学员,不知谁在楼上倒水,那水一点不偏地全部砸在这个恶警身上,学员们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窒息邪恶。”那恶警立即不敢打骂了。

后来七姐被拉至昌平,呆了一天一宿又转留花派出所,在那里她向警察洪法,由于不说地址又被拉至崇文看守所,在那里她们遭到了犯人的迫害,经过洪法犯人全都得了法。一星期后被送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看守所,那里的警察非常邪恶,由于七姐坚持不说地址他们就逼她跑步、踢正步,还打她嘴巴子、给她上背铐、毒打她……,由于长期背铐手全黑肿了,后来用电棍电,她当时心里背“威德”和“无存”,觉得自己达到了“空”的状态,电棍电她她不觉得疼。后来,没把握好就说了地址,2001年1月4日被当地公安从京带回。在那里,她还看到邪恶之徒的残暴和下流,一位黑龙江的大姨身上仅有的100多块钱被恶警强行抢去,由于她不说地址,她和警察说:“看来我是要在这过年了,可是我没有钱交生活费,等我回去后一定给你们寄来”,下流的恶警却说:“不用回家还,我们这有服务生,有小姐……”大姨正义地对说:“我和她们怎么能一样,我和她们太不一样了”这就是警察的言行——逼良为娼。还有一位大叔被强行扒光衣服用皮管抽、浇冷水……,真是惨无人道。

三、正念摆脱邪恶,紧跟正法进程

2001年1月4日,当地公安将七姐带上了回家的列车。在车上她想:我是来正法的,不应该被邪恶带走。寻找时机摆脱邪恶。在车到某市倒车时,七姐急中生智请求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里一声,就给她当地的姐姐打了电话。等她姐姐来时,就与警察说她去洗手间,随后她姐也进去,与姐姐换了衣服,堂堂正正地从两个警察面前走了出来。刚出候车室就看见一辆正要开走的出租车问她是否坐车(平时候车室门口不让停车),就这样七姐摆脱了邪恶。当警察发现她不见后就四处找。

一次她在她姐姐家,当时警察来她姐家查找她,没的地方躲了,她就钻到衣柜里,可是柜子的门没有玻璃,只有一层布隔着,刚进去,警察就进屋了,一屁股就坐在了柜子旁,开始询问她的下落。这时柜子里的七姐看到警察说话时吹得那块布直动,她都不敢喘大气,心中想:我是神,窒息邪恶。不一会,与其一起来的警察说下面不准停车,他们就走了。七姐又一次摆脱了邪恶。
 
现在七姐虽然流离失所,但仍然在积极做正法的事,紧跟正法进程,全面讲清真相,救渡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