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坚不可摧的正念粉碎邪恶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1年7月16日】一、理智摆脱监控,合法进京上访

2000年3月5日北京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应为人民说话,我是国家的合法公民,有权向人民代表大会反映我的心声。然而政治流氓江泽民等坏人盗用政府的名义诬蔑法轮功是“XX”,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

为了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相,我决定再次进京合法上访。2000年3月4日上午10点半左右,石家庄振头派出所怕我进京,派民兵赵敬辰到我家监视,他在我家呆了有10分钟,我问他是不是派出所一会儿还要来人,他说是。赵敬辰走后,我就迅速离开家,顺利到达北京。我离家的当天下午,一直到夜里11点,振头派出所还在逼着我老伴赵元海问我上哪儿去了──我们都是善良的公民,为什么我们的一举一动要向他们汇报?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3月5日下午3点左右,我在北京遇到几位功友:有两个是三年级的小功友,有他们的奶奶、妈妈,还有澳大利亚的华人功友。我们从天安门广场地下通道刚上来就看见武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特务遍地都是。我们没走30米,过来两个武警拦住我们,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两个武警就把我们推到广场边。我说你们小年轻的不要打骂法轮功学员,我们都是好人,法轮功是正法。在他们不注意的情况下,我和澳大利亚华人大法弟子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武警马上过来抢走横幅把我们押上警车。

我们被押到石家庄驻京办事处,这里关满了大法弟子。石家庄振头派出所片警田小锁和民兵赵风玉在驻京办已等我多时了。我还没下车呢,田小锁就已经破口大骂了,气势汹汹地从我手里夺走我的包给扔了十来米远,民兵赵风玉捡起包给了我,田小锁第二次又从我手中夺走扔出去很远,还口口声声地说:“这回回去饶不了你,你等着看!”在回石的高速公路上,田小锁骂了我有一百多里地,直骂得他没劲了才停止,这就是今天江泽民“以德治国”培养出来的“文明”警察。

被押到派出所后,乡政法书记非法提审我时说这次要不罚你的款才怪哩。我说崔书记,如果我犯了国家罚款条例,那你就罚,我没有怨言,如果我没犯国家罚款条例,你硬要罚,那是你个人的违法行为。崔书记没吭声,也没罚我款,非法拘留了我15天。

二、正念抵制次次无端骚扰

2000年5月10日大队治保主任派两名民兵在我家门口蹲坑,我出门去办事,他们骑着摩托车跟着。回家不一会儿派出所片警李乾坤带着几个人来到我家叫门,要我去派出所。我不去,我说你们多次无证关押我是非法的,他说这次有证明信你看看。他隔着门缝叫我看,并说你再不开门我就跳墙头过去了。他们在外边又是砸门又是威胁,惊扰得四邻不安。我们胡同的人都出来看,我说叫乡亲们看看,我犯了什么法,我们修炼“真善忍”哪一点错了?他们不由分说、连推带拽把我推上警车,非法关押了4天。后来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非法关押我,多数都是半个月。有一次派出所把警车停在我家胡同口,24小时不间断非法监控了两天两夜。“人民警察”本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可现在在政治流氓江泽民的强权统治下的“人民警察”却无故骚扰老百姓。

2000年6月30日晚7点左右姓范的片警来到我家,他说杨胜利所长叫你到所里一趟,我说我不去,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道德高尚的好人,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他说你去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这是诱骗,我不跟他走,片警范海计多次用我家的电话打给派出所,叫来王庆辰副所长、片警李乾坤和民兵等6、7个人。王庆辰指挥着李乾坤从窗户跳进我卧室强行推搡我,和黑社会绑架一样,还抢我师父法像,我宁死不从,他们拽着我,我猛从李乾坤手中夺回师父法像。他们人多连推带架把我架到大马路口推我上警车,我不配合这种非法行为就坐在马路边。围观的乡亲们很多,我两个弟弟和弟媳就上前质问他们:我三姐犯了什么法,你们这样对待她?他们无知地说没办法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是执行公务。他们抬起我就往车上塞,我手把住车门,脚也勾着车门就不往里进,他们硬掰开我的手、脚,把我给推进车里。我对李乾坤说:你抢我师父的法像是做最坏的事,你不要再干这样的坏事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说他豁出去了,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到派出所李乾坤还怪民兵不帮他抢我师父法像,还要带我去搜家,我说你们谁敢去我家搜?!在大法弟子正念的震慑下他们也就没敢再动。就这样他们又非法关押了我26天,一直到7月24日晚才放我回家。

大队治保主任张XX又经常派民兵在我家门口蹲坑。有一次睡到半夜,民兵赵风玉把我叫起来,我问有什么事,他说没什么事,是乡里崔书记让我来看看你在不在家。后来他们到我家敲门成了家常便饭,吵得邻居也不得安生。一天晚上我儿子回家晚了,在我家门口阴影里戳着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把我儿子吓了一跳。我儿子过了几天才敢跟我讲。还有一次晚上1点多钟,儿子正在看电视把我给叫醒了说,妈,咱家小房上有人敲窗户呢,我说别理他们睡觉吧。派出所就是这样明里暗里派人监视着我。我们修炼“真善忍”处处做好人,从不做违法的事,给社会带来的是稳定的局面,江泽民为什么怕这些大善大忍敢说真话的好人?

三、在北京见证江泽民“以德治国”培养出的“人民警察”

我和老伴为了讲明真相、救度世人,于2000年12月5日再次进京依法上访。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急速跑过来四个江泽民“以德治国”培养出的“人民警察”,拳打脚踢,把我们这50多岁的人强按下半截腰给推上警车,一会儿车上就装满了大法弟子,拉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铁笼子里、地下室里、后院里关满了大法弟子,功友们一个个真诚、严肃,手里拉开横幅,脸上带着被“人民警察”给打的伤痕,嘴和身上流着血高声背诵《论语》和《洪吟》,震撼着整个宇宙的上空。我们6位大法弟子被拉到崇文区派出所,进门先非法搜我们身,当搜到我的鞋时,鞋里有功友的电话号码,为保护功友,我拿起电话号放到嘴里,两个年轻警察过来把我脸朝上摔倒在地,掐住我脖子、捏住我的鼻子,想逼我吐出来,憋得我心闷,我想:不就一个死嘛,我就是死也不能给你们!正念一出,心也不憋闷了,我把电话号整个给咽下去了。他们把我们关到铁笼子里,我们据理力争要求无罪释放。他们从铁笼子里把我们拖到后院,五个人带背铐分别给铐到大树上,我们高呼:“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他们就用烂白菜帮儿、抹布堵我们的嘴,嘴里骂着脏话。今天的警察简直毫无道德可言。

因为我们不说姓名住址,6号下午警察把我们又非法押到崇文区看守所。在那里,警察利用犯人疯狂地打骂法轮功学员。寒冬腊月天气,犯人往我们身上一盆一盆泼冷水,有一个功友被犯人泼了几十盆,我被她们泼了两盆。强迫我们“飞燕”,我们不配合,犯人就揪头发、拳脚相加,直到夜里2点钟才停下来。我没有衣服换,只好穿着湿透了的毛衣、毛裤、秋衣、秋裤睡觉。犯人们说上级有令谁能叫大法弟子说出姓名,给谁减刑。疯狂的犯人不顾大法弟子死活,只为减刑狠打我们。

12月19日我们被押到石市驻京办,警察把我们几位功友一起铐到沙发上,逼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我有190多块钱,警察说走时还给你。我信以为真,结果第二天走时,警察恶狠狠地说:谁给你钱,扣了!现在的“人民警察”和黑社会有什么两样,真是“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洪吟·世界十恶》)。大法弟子多次进京上访,遇到从中央到地方不法官员、不法警察打骂人、撒谎、敛老百姓的血汗钱,真叫老百姓从心里不信任、不服从。

四、为亲人、为众生负责,拒绝配合邪恶

振头派出所把我从石市驻京办押回来,又投进石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了28天。2001年1月15日振头派出所姓张的片警到看守所说:给你换换地方,从路北送你去路南(路南是石家庄劳教所),填一下证吧。当时我悟性差,配合了邪恶,在所谓“劳教三年”的通知单上签了名,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悔。我们修炼“真善忍”,依法上访没有错,不许公民上访,那国家设信访局干什么?后来他们强行给我检查身体,医生得知我修炼后乙肝等8种病都好了,就说明天来检查肝功能。这样我被押回派出所,亲人们都来了。我的姐姐们都哭诉着,我娘现在昏迷不醒,偶而醒过来就哭着喊着要见我,听说我被劳教三年就说不活了,把正在输液的针头给拔了;我的弟媳妇们拉着我的手哭成了泪人;我俩个小侄子哭着扑到我怀里叫着三姑;我外甥女抱着我的腿哭着说三姨谁都知道法轮功好,可咱胳膊拧不过大腿,别炼了回家吧;我二弟也急得要给我跪下;我小弟哭得特别伤心,说郊区政保主任说全郊区就劳教你姐一个人;我儿子说快过年了家里冷冷清清的,那么大三层房子就我一个人,天天晚上干睁着眼睡不着觉。亲人们的心情我理解,谁也不愿看着我坐牢受迫害。

我们上亿的修炼者哪个没有亲戚朋友啊,在这场邪恶迫害中,他们哪个没受到牵连,这可不仅仅是上亿人的问题啊!所有这一切不都是政治流氓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吗?他盗用整个国家机器逼着人说假话,妄想用强制手段逼迫大法弟子背弃“真善忍”,更恶毒的是利用亲人对大法弟子的亲情来配合他们的邪恶迫害,毁灭着亲人的美好未来。如果我符合了邪恶势力的要求,那就是对亲人、对众生不负责任,使有缘得法的人更失去了得法闻法的机缘。

这次老伴被振头派出所非法关押在赞皇县看守所。我儿子结婚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我们老两口给办喜事了。亲人们劝我写保证书,我肯定地说不写,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五、用坚不可摧的正念粉碎邪恶势力的安排

亲人们走后我一晚上睡不着觉,我想不该去坐牢,我还要出去更好地洪扬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世人。我必须打乱邪恶势力的安排,我想起《洪吟》里讲的:“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我的心一震──“闯关”。于是我很平静地把派出所的地打扫了一遍,看守我的民兵在那儿躺着没动,我轻轻关上门很坦然地走到大门口,轻轻打开大铁门堂堂正正地走出来。我想:我得成熟起来,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从现在开始,永远都不能叫邪恶的人抓住我。从那时起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后来我得知老伴赵元海被非法劳教两年,于3月9日被押进人间地狱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家里仅剩下唯一的儿子。这还不算完,郊区分局为了抓到我,把儿子当人质非法扣押数天,郊区分局副局长还私闯民宅,强行在我家住了一个月,并多次非法抄家。这一个月,不难想像我儿子是怎么一天天熬过来的。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只因为我们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这样一个好好的家庭,被邪恶的罪犯江泽民给破坏成这样!在中国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又何止我一家啊!

“善恶有报”是宇宙永恒的真理,现在全国各地不断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气候异常绝不是偶然的,这都是坏人谤佛谤天法、世人的麻木造成的,是神对人的警示!善良的人们:主佛的慈悲是洪大无尽的,只要心中有善念、站出来维护人间正义,就可以得到救度。清醒吧,请做出正确的选择!

家庭住址:石家庄郊区振头二街 宅电:0311-3017767

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
* 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振头派出所 地址:振头4街
所长杨胜利办公电话:0311-3033790-3544 ;
指导员赵燕飞 办公电话:0311-3039120-8021;
副所长王庆辰 办公电话:0311-3039120-8018;
副所长康继才 办公电话:0311-3039120-8005;
民警张文宏、王宏伟、范海计、恶警田小锁、李乾坤 电话:3028357。
* 石家庄市郊区振头乡人民政府 地址:友谊大街 政法书记崔XX 乡长办公室:3834036、383100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