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一条金光大道

一位土木工程师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1年8月13日】我是土木工程师,博士,修炼九个月来,我的身心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得法前,虽然表面上我在工作、家庭、生活等等方面都能称心如意;但是在我的心底却是一片茫然,就像掉入了绝望的深渊。

自孩提时,我在学校中一直是那种聪明、听话、善良、活泼的幸运儿,在迷迷糊糊的成长过程中,就不知不觉地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强烈的使命感,对人生、社会、哲学、宗教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并真诚地探索追求着,我常常感到我这一生是为了一件什么大事而来的,但不知这件事是什么。

来美读书后,对于周围和世界有了自己的思想,对于世风日下,国运坎坷越来越感到不安,我忧国忧民忧世,但又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常常一个人长跪不起,经常独自抱头痛哭,我拚命读书,想从书中找到答案和解决方法;我去拜佛,祈求国泰民安;我去教堂,想找到自己的解脱。

除繁忙的上班和生活外,还投入地关心国内贫困地区儿童的上学;常常因为那些孩子们的事东奔西忙,工作到深夜,但是,作为一个凡人,除了为了良心而做点微薄的事以外,我又能怎么样呢?有一次,我把一整年的积蓄捐到国内支持小学教育,受到的是各方面的冷言和打击,其中的过程和感受无法言表,我无奈地在心底呼唤着,祖国怎么了?人都怎么了?!

多年来,我的等待是漫长痛苦的,甚至是无望的,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地结婚生子买房过生活,自己却在等待着。渐渐地,自己的抱负之心在无望中转变成消极和麻木。

九八年十月,我有缘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无边正气,通天彻地,宛如春风,吹亮了一颗无望的心,那真善忍的宇宙谐音,犹如清泉,开始滋润着一个曾经迷失了的灵魂。

一踏上法轮大法这块人间净土,我就感到无比的亲切和踏实;这一次,我不禁又蒙头大哭,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我如饥似渴地读了一遍《转法轮》,便听从师尊的教导,放弃了以前的气功和太极拳,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大法的路。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不仅在精神和思想上得到了升华;在身体上也明显地健康了起来。长年的腹泻病在短期内完全康复,最令我惊奇的是,我脚上的骨刺也不治而愈,下面就讲讲我的骨刺。

由于早期在学生时代养成的习惯,长年来一直参加多种体育运动,加上一段时期工作上的原因,大约在五年前,右脚底渐渐发痛,后来发展到脚痛难忍,走路、站立、甚至睡觉都痛,贴膏药、泡脚、换鞋、少走路还是没用,最后,不得不去看医生。

医生听了我的叙述后,就马上给我的右脚拍了X光片,医生说,我的脚可能由于过度疲劳,已经开始长骨刺了。X光片出来了,看着清晰的黑白大底片,我的心一凉,黑黑沉沉的底片,白白尖尖的骨刺,那小小的骨牙像是一根针刺痛着我的心,难道这小白刺将伴我一生,永远地折磨我;那将给我的身体和生活带来多少不便和痛苦!

离开医院后,医生的嘱咐还常常在我耳边停留,你得调整一下生活,他说,如果垫片不能阻止疼痛,就要长期注射可的松;更甚者就要挨上一刀。接下去的话每每让我毛骨悚然。可幸医生又说,但可能性不大。

鞋垫安上后,脚痛减少了很多,但不久左脚也痛起来了,多年来,鞋垫们就成了我的紧箍咒,出门就必须带着它们,还老怕不小心把它们给弄丢了。在家各个地方要准备几双硬底拖鞋,去朋友家的头等大事就是找拖鞋;要是没好的拖鞋穿,不一会,脚痛就会强迫我坐下来,光亮的木地板更是像晒烫了的沙滩,不穿拖鞋简直就不敢走上去。

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三个月,有一天,无意中我发现脚有些天没痛了。鞋垫拿掉后至今已有好几个月,脚痛已经跟我告别了。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健康、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更幸运的是,我和太太都在同一时期得法,我们都惜法如命,我要说的是:是大法,挽救了一颗无望的心;是大法,充实了一个迷失的灵魂;是大法,让我明白了以前的一切;是大法,让我懂得了自己今后的路。法轮大法是一条金光大道!

(学员修炼心得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