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中的“随意所用”


【明慧网2001年8月14日】前些天在“明慧”上看到一位弟子的文章,讲到正法中的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但那位弟子在文中提到的两点:1、有些弟子字迹不工整,手写出来效果不好,会使人对大法产生不好的印象,建议用印章代替;2、张贴时最好不要贴在住家的房门上,已免使人家撕也不是,不撕也不是。对此我们有一些不同的理解,希望写出来与同修们探讨。

我们曾有这样的经历。一次我们要到一座名山去正法,事先制作了一些小横幅,并按以前的习惯备好了双面胶。但到那一看,山上除了石头就是树,我们的横幅比较大,在这些粗糙的表面贴不住。这时一位功友看到山里卖一种长长的红布条,常人买去系在树上图吉利,就灵机一动说:“用布条绑。”于是我们买了一些红布条,把我们的横幅系在树干上、突兀的岩石上,顺利完成了该做的事。

还有一回,我们去了另一处名山。到达后才发现那里连纸笔都买不到。正发愁怎样做横幅时,一位功友说:“为什么一定要贴纸呢?就用砖头或小石块直接写在石壁上作用不也一样吗?”于是我们不再耽误时间,立刻上了山。上山后才发现山里很潮湿,如果我们还按以前的习惯用纸做横幅,不但贴不住,贴上恐怕效果也不会好。我们就用石头在天然石壁上划上白印来写字,尽量往大了写,以便让游人看清。但有些石头实在太粗糙,写不清楚。说来也巧,平时不用口红的女弟子们这天为“符合常人状态”都带了口红上山,其中一位突发奇想:“用口红写。”一试果然好用。口红较软,能嵌入石头上的凹处,又防水,色彩又鲜艳,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多举了。从中我们认识到,不管我们以前做了多少正法之事,积累了多少经验,这些经验只能用来充实我们的能力,而绝不能又形成一种习惯甚至观念,反过来束缚了我们。粘不上可以用绳绑,没有纸笔可以用砖头、石块甚至口红写,看似突然的“灵感”,其实是大法赋予我们智慧的如意表现。

因此我们认为那位弟子提到的第一点中用印章的办法当然很好,我们也曾手刻了一套塑料模板,可直接用油性马克笔添色,效果很好。但无论印章还是模板内容都只能是固定的几种,如果要想添一些应时的内容,对于大多数没有打印设备、特别是漂泊中的弟子,就只能用手写了。尽量写得工整是应该的,但也绝不能因为字不太好而不写。

师父《随意所用》的经文已经在破除我们的观念。“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必须要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那么只要我们的心是纯正、慈悲的,具体的事尽可以根据个人的条件和当地的环境而做,怎样能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了解更多的真相才是我们最应该考虑的。

至于美观的问题,我们想“《转法轮》在文章的表面上不华丽”,但却有无与伦比的内涵,每个字都是法轮甚至佛道神的形象,这才是真正的美。我们的功友不可能都是书法家,但“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功友们写的横幅在另外空间一定也是金光闪闪。我们冒死贴出的横幅就象一道道令,另外空间的佛道神就会来配合正法。

曾经在“明慧”上看到一位同修流落街头,一无所有。但她就用捡来的粉笔头走到哪,写到哪。师父看的是这颗心。她为大法倾尽了自己的一切并尽了最大的努力,这种精神实在令人敬佩,也许她的字并不漂亮,但其中的内涵与弟子在最艰难的时候还在慈悲众生的伟大的精神因素一定能感动世人的心。

至于粘贴的地点,我们认为只要是干净的地方都可以贴。肮脏的地方,例如厕所、垃圾旁不能贴,也不要把大法横幅与那些不健康的广告贴在一起。

至于那位弟子提到的第二点,我们虽然没在房门上贴过,但在“明慧”上看到一些有正义感的常人把别人从自家门上撕掉的大法横幅重新贴在自己门上。

我们想一切都应该站在法的基点上去考虑。我们要正一切不正的,如果是“真善忍”或“法轮大法好”贴在居民的房门上将给这家人带来多大的幸福,我们没必要迁就常人的怕心就不贴,那对邪恶势力的“怕心”本身就是变异,是我们应该去纠正的。至于正法口诀,是师父给弟子们用来正法的,常人不好理解,不一定非要贴在居民的房门上。

另外,大法救度一切众生。因此在正法过程中我们不要去给自己下框框,为了大法,为了众生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能力发挥到极至。

以上是我们的个人体悟,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