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要正人心


【明慧网2001年7月26日】今天,我们去见一个国会议员,他的秘书跟我们讲,他已经病了2周了,还要进行一周的疗程,才能上班,他不得不取消了所有的预约。我当时心里一震,不由得想起了四周前和这位国会议员的一番谈话。

我们从1999年7月以来接触这位议员已有很久了,2年来我们一直抱着一颗善心去向他讲述法轮功的情况和中国所发生的这一切。他一直表示很同情我们,但从未见他有任何行动。但我们还是不懈地努力,向他说明真相。但是情况在今年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他虽然没有站出来,但凭着在常人中的礼貌,对我们还是很客气。他也曾许诺要为我们做什么,虽然未曾见过兑现。但最近一段时间,在加拿大众多的议员站出来支持法轮功的情况下,他对我们的态度反而开始有所变化。每当学员给他的秘书打电话想预约他时,他总是能找到一些托辞,不见我们。有好几次,我都已跟他本人打通了电话,他让我等一下,我就在电话上等着,过了十分钟左右,电话挂断了。他觉得我们有求于他,便以一种非常嘲弄的态度对待我们这些修炼的人。有一次,我在电话上跟他说,我需要见他,他说,你下周一给我打电话。于是,下周一我又跟他本人通上了电话,他又说你过一个月再给我打电话吧。……放下电话,越想越不对劲,可是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我们两年来的洪法与讲清真相,加拿大众多的议员对法轮功的支持,他对大法的了解已经很多了,然而他却以这种嘲弄的,不严肃的态度对待大法和大法修炼人。我该怎么办才能作为一个修炼人去“正一切不正的”呢?我很苦恼,不知如何去做了。

师父在《道法》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

我觉得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不是一个概念。大法是神圣的,表面上我们在寻求社会各界力量的帮助与支持,但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他们,如果他们以一种不严肃的态度来对待大法,那不仅达不到救度他们的目的,还有可能使他们对大法犯罪。我们是要以一种大善大忍的精神对待常人,但这并不是一味地迁就他们。就算这个常人是一个国会议员或其他重要的人物,我们也不能以一种无可奈何的态度来对待,否则那就是纵容,就不是正法,因为正法首先得正人心,如果他的心都不动,形式上的支持根本起不到作用。

于是,我又拿起电话给他的秘书打通了。他的两个秘书和他一样地懂得人情世故,善于使用花招来对待选民,完全是一种常人当中很不好的行为。他们觉得只要对自己有利他们就做,没利就利用各种方式来应付,但也不想得罪我们,所以采用了人中都是很不好的方式,“欺骗”--还让你抓不住什么把柄。

为了他们的未来,并真正为他们好,我要改变一下我的方式了。于是,我跟他的秘书讲,“我在这两年的与他接触当中,觉得他不是一个很诚实的人,我们的很多学员都在他的选区,我们认为他不够资格成为一个国会议员,……作为公民我们也很关心加拿大的议员是否能够履行他们的职责。”

他的秘书当时很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她没有想到,一向对他们态度非常客气、很容易让她打发的我,今天会说出这番话。她连声说,“OK,OK”。过了两天,我早晨拿起当日的报纸,发现那名议员的名字出现在当地很有影响力的报纸的头版,讲的是,他是本地在国会议员当中,花公款最多的议员,在中间的版面里,该报纸花了近一版的文字批评他,甚至他的相片也出现在报纸上。他真的有了麻烦。我想他的那些劣迹在这个时候被曝光是有更深层的原因的。

本来在路上我还在想怎么跟他讲,没想到他病了。于是我们与他的秘书谈了近半个小时,告诉她由于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邪恶迫害,所以我们不仅向这位国会议员介绍法轮功真相,而且我们向每一个我们能见到的人介绍真相,我们并不是来求他们做什么,我们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功多么好,法轮功的学员用生命谱写了一首一首的壮丽的诗篇,是为了世人而不是他们自己。我们告诉了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我想她听明白了这话的含义,她那一向嘲弄和不严肃的目光不见了。我看到那位秘书出自内心很严肃的听着,并表示该国会议员一上班就安排我们见面时,知道在她背后控制她的邪恶因素被打掉了,她的善良本性的一面出现了。

现在我想,下一周如果他上班了,我们还去见他,但要堂堂正正地告诉他,法轮功是神圣的,他以前那么做是错误的,他不需要为我们做什么,只要他能更好的去做一个人。同时也要告诉他,本着对他的关心和爱护,我们才这样做。我想,只有这样才是一种大善大忍,而不是人的什么迁就,只有当他内心改变了,他才有美好的未来,他对大法的支持才有价值。而这正是我们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意义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