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邪恶、完善自我,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2001年8月15日】在正法修炼的进程中,在面对邪恶的迫害时,时刻保持坚定的正念,不让任何不纯的后天观念在头脑中造成干扰而被邪恶势力钻空子是非常重要的。在严酷的环境中,在身心遭受摧残,痛苦难耐的时刻更不可松懈,特别是生死关头,保持正念至关重要。

我1996年得法修炼,1999年我从4.25到7.22曾三次进京护法,在北京上访被抓回后,被非法拘留关押两个多月。被放回家后,我感到大法受诬陷的时候,我不能在家呆着。12月份,我第五次进京上访后被抓回来,关押了31天,春节前才放回。2000年3月2日,我在家正写上访信,警察闯进我家,并将我绑架到拘留所。我以生命护法,绝食15天,被放回。7月7日我第6次进京,途中被抓回,在拘留所关押7天,绝食1天。警察看我身体状况不好,放我回家。3天后,我又被绑架到武家堡教养院。在那里,我以绝食抗争,5天后无条件放我回家。8月25日,我再次被警察无理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在武家堡教养院,我们同时被非法劳教的17位大法弟子一切不配合邪恶。我们在教养院炼功背法。警察强制我们洗脑时,我们进行了殊死抗争,我们背经文,揭露邪恶,暴露邪悟小丑的嘴脸。教养院的警察们气急败坏,对我们严刑拷打,有的脑袋被打得起了大包,有的被打得夜不能眠。但我们的心坚如磐石,团结一致,视死如归,决不改变信仰。他们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将我们送进了邪恶势力的黑窝“马三家教养院”。我们17个大法弟子被分开了,我被送进女一所。2001年1月15日,打水时遇到了在武家堡共同正法的功友,他鼓励我无论何时都不能答应邪恶之徒们不学法不炼功,一定要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他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当天下午,我正式公开站出来,跟师父走,坚定证实法。从这以后,我与我们分队的十几名坚定正法的功友一起与那些邪恶之徒们及邪悟者们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得到新的经文,前进有了方向。

3月24日,从二所来的一位助纣为虐的某人说我给刚进来的新功友传递信息,我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和他们吵了起来。他们不让我说话,我就绝食抗争。绝食的第三天,他们以我有病为由,不得不放我回家。我用生命战胜了马三家的邪恶,于3月29日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邪恶黑窝。

回家后,我很快投入“助师世间行”的正法洪流。7月16日在功友家集体发正念后,因我没及时离开,恶警们又将我们绑走。一路上我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正法”来证实法。到了武家堡教养院,我静下来清除自身不好的物质。刚结印,邪悟者们就向恶警们报告。恶警将我拽到了中队部,中队部对面那些邪悟者们正在骂师父骂大法,我随口就喊:“不允许骂师父,我的师父是主佛,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上来就打我嘴巴,她越打我就越喊。她打累了停住了手,我再怎么喊她们也不打我了。这时候,恶警姜永丰(音)带两个打手过来,他们让我“飞”(一种刑罚),我说不会;让我蹲着,我说蹲不了。他们气急败坏地照着我的头拼命打,又用装满水的饮料砸我的头,砸得我满头都是包。

第二天早晨,在恶警的威逼下,邪悟者们开始了一天的侮辱大法的罪恶活动。我不能容忍,他们骂,我就正法。警察们穷凶极恶,当众对我施刑暴打,女警察打累了,男警察们及大队长吴伟又疯狂打我,企图让我屈服。

在武家堡教养院,我坚决不配合邪恶,进去就绝食,他们强行给我灌食,同时并灌入大量迷魂药。(此时我想:对大法弟子来讲,什么也不能阻止正法,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正法不止。)就这样,我经历了17个日日夜夜的、比马三家还要邪恶的武家堡教养院的折磨后,被他们送回了家(此时我已是奄奄一息)。现已复原的我,又继续投入正法洪流。

只要一息尚存,就“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步伐,助师世间行。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