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狱中大法弟子手记”


【明慧网2001年8月16日】

同修们:你们好!

现在我把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劳教所中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简述如下:

2001年2月5日,大法弟子熊瑞莲、彭道慧被非法判劳教入白马垅劳教所。她们俩先后在床上盘腿炼功,被干警从床上拖下来用铁铐把双手铐住吊在铁窗上,人悬离地面,双脚不能落地。她们恶心直吐,汗水和泪水掺在一起往下流。大概吊了个把小时才解开镣铐。以后的十多天里天天有大法学员被吊在铁窗上或床铺上的铁杆上,脚不能落地。或者双手被铁铐铐在下床边沿上,双腿跪在地上。

2月10日左右,又因为大法学员学法炼功,全体大法学员除个别之外,七十来个学员被铁铐铐住吊起。有的大法学员被特警吊起后,特警们还使劲拉、压、摁手铐,大法学员的手腕被铁铐掐住陷进肉里,有的刚铐就被特警额外的折磨磨得血迹斑斑。有许多大法弟子被吊起来铐住后,屎尿失禁拉在裤子里。彭道慧就是其中一个,铐了一段时间后,她喊要方便,干警不予理睬,后来由于长时间的吊铐,非常难受晕过去了,因为她已晕过去了,控制不住大小便,全部拉在裤子里。干警在其他被吊的大法学员们的强烈要求下才解开了已昏迷的彭道慧和另一个要方便的大法学员,其他人依然被吊铐着。

晚上吃完饭后都得去电视房,在楼上的电视房里,大家齐声背法。这些干警命令大法学员们全体站着背,寒冷的2月里的全体大法学员们经常被整夜整夜的罚站,不许大法学员睡觉。有些大法学员实在熬不住,在如此寒冷的冬夜竟然倒在电视房里那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许多大法学员围成一圈坐在地上打坐,干警们对打坐的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拽的拽、拖的拖。第二天晚上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更残酷了,不许大法学员“打地铺”,必须整夜整夜地熬。连续很长时间,几乎天天如此,大法学员们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与压力,被拖得精疲力竭。

一天,一个大法学员在背诵经文,干警大声制止她。命令另一个大法学员把袜子脱下,那大法学员脱下袜子,不明白干警要干什么。没想到干警把刚从脚上脱下的袜子往背经文的大法学员口里直塞,竟然塞到喉咙里去了!大法学员被咽得眼珠都鼓起来了,干警恶狠狠地问她还念不念经,她鼓着眼珠说不出一句话。后来被其他大法学员从她喉咙里抠出来这只袜子,另一只袜子在大法学员的阻拦下没被干警再次塞入喉中。

3月初(大概是3、4号)一名大法学员因为炼功,从上午铐着吊到中午吃饭,下午又因点名不报“到”,继续吊铐到晚上吃饭。晚饭后看电视没配合干警,继续背铐着吊到第二天凌晨4点,其他所有大法学员整夜陪站着念经,干警在凌晨4点仍不准大法学员睡觉。这名大法学员被解下镣铐后全身颤抖,已失去知觉。许多功友依然只准坐在床沿上,不许睡觉。

一大法学员因不配合邪恶,几乎每天都被拖出去用电棍击,被电棍击过不知多少次。

上面都是严管队发生的事,普管队亦如此,只要大法学员炼功学法便会成为干警毒打的靶子。

比如:3月23日,2大队因大法学员早上点名不报到被特警们用脚踢,后来全被拖到办公室,干警们大叫着要整死大法弟子。一个个大法弟子被这些打手拖进去电击,并逼迫大家挂牌。其中有两个大法学员胡月辉、巫爱军被拖到山上的一间小房子里整整毒打了一天。胡的身上几乎无一处完好的皮肤,大腿、嘴的四周、脸颊、眼睛周围等等被电棍击得形成块块凸起的紫斑,惨不忍睹,还有许多拳打脚踢的烙印。其他大法学员都被不同程度地打伤。

3月5日,被关押在严管队的大法学员全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对迫害表示抗议。3月9日晚,这些特警之类又出动了,用一个约3寸长削成斜尖口的圆竹筒强迫给大法弟子们灌食。一个个竹筒不由分说被特警野蛮地插进喉管使劲灌,许多大法学员都险些被灌死了,那种窒息的难受滋味,没法形容。有好些大法学员双手被铐住,身体五花大绑后被迫灌食打吊针。3月12日下午,一个名叫左淑纯的大法弟子灌食后被干警匆匆抬走。严管队的大法学员看到她整个脸身子除一只手臂外全被破棉絮盖住了。大法学员要求集体看她,被拒绝。一个队长当时说过左淑纯因灌食出了问题被抬出去吊水了。但至今音讯全无(我们大法学员根据所见所闻判断她已被害死。后据左淑纯所在地的有关人士说她已经死了,并不准家人向外界透露)。自此特警们才停止了他们那惨无人道的灌食,绑、摁等方式强迫大法学员打吊针,许多大法学员被强制打针,因静滴速度过快等原因,好些大法学员静滴后大口大口地吐血。后来绝食的大法学员一个个被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狠击。击一阵、问一阵“吃不吃”,答不吃或不答的继续用电棍电嘴等处。

在两年里,大法与大法学员遭到邪恶迫害。株洲市白马垅劳动教养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直在承受着这极其邪恶的迫害。这白马垅与外界隔绝、封闭着,所有的消息都传不出去,明慧网等从未见有白马垅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文章。但是这里每天都有大法学员被毒打,被用刑。每天被干警及犯人(监管大法弟子的吸毒者)喝斥、教训,现在采用最多的刑具是电棍。

这里分普管、严管、特管。严管比普管严(被毒打的更多),特管比严管严。据了解,被关押在特管队的大法弟子天天被用刑折磨,承受的更多,为大法付出更多。

我们被关押在严管队的大法学员不准接见,笔、纸都没收了,隔一段时间便搜身。写信收信都要干警过目。完全封锁了这里的一切消息。这里的干警2001年比2000年更邪恶。以前的不说了,就写最近的。请您设法让世人知道这邪恶势力的黑窝。一定要让世人知道,暴露它,铲除它。

这些专门打大法弟子的男特警我们记得的有:4329158、4329032、432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