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来

根除变异观念之三


【明慧网2001年8月17日】在正法中,当我们面对的并不是迫害法的邪恶而是一般的常人时,我深深地感到,救度他们首先就是要纠正他们变异了的观念,而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自己走出人来。我们自己不带有常人的观念,内心没有和常人的变异观念产生共鸣的物质,说出的话才具有法的威力,才能有效地救度世人。

在洪法讲清真相中,我发现有这样一类人,在我跟他讲明真相后,他说:“我不说大法好,也不说大法坏,我不站在你们这一边,也不站在江泽民的一边,谁愿意炼谁就炼,跟我没有关系。”我曾努力地劝说他们相信我,支持大法,但我很快发现效果并不好。我不断地在心中自问:“师父说:“佛性人人有”,可为什么我不能有效地唤醒世人的良知呢?”在向内找之后,我发现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首先是在我的意识中,大法神圣不可侵犯的正念还没有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由于还有人的变异观念存在,对神佛的正信还不够坚定;说服别人时还不能完全站在法的高度上,还存在着用人的观念去想神的事情的漏洞,我知道,这是自己在师父讲的“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这两方面有漏造成的,于是,我努力地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多学法,在遇到问题时及时向内找把心摆正,把思考问题的出发点放在法上,很快情况就有所改变。

法赐给我智慧。我是大学老师,生活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群落中,由于大部分知识分子受无神论思想的严重禁锢,又存在着师父在《论语》说的把佛法“当成哲学范畴的东西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的情况以及知识分子自视清高,给正法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但是我知道“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法轮大法的法理一定会征服他们,关键是如何去运用。

在与校保卫处、院领导的几次谈话中我发现,他们之所以助纣为虐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有神的存在,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思想根深蒂固,而这也是我们的根本分歧所在。我开始对以往的知识进行思考,于是我发现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思想与他自身的理论是矛盾的。(本人没有读过马克思原著,所以这里所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指从学校的课本中学到的官方意识形态,但这也正是所有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中国人从小就接受的教育。)比如说他否认宗教中的“灵魂不灭”“六道轮回”思想,但辩证唯物论中“世界是统一的物质世界,物质是运动的,并遵循能量守衡和质量守衡定律”却又为“灵魂不灭”和“六道轮回”说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能。于是我就用这些来反问他们,启发他们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遇到一些从小就身受无神论教育毒害不相信因果报应的知识分子时,我就采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引导并说服他们,告诉他们其实佛家“因果报应”思想和马克思唯物辩证法中“质量互变规律”是一致的,只不过是表述的方法不同而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实际就是“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必然发生质变”的另一种说法。一个人总是行善,当这种善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其实现的质变就是“善报”;一个人总是作恶,当恶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也必然发生质变,即“恶报”,而一些恶人暂时没有遭到报应,正是“量的积累没有达到发生质变的程度”亦即“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发现他们的态度都有所改变,开始对多年来已经形成的观念进行思考。

在正法中,一切都从法的基点出发很重要,这能保证不给邪恶留下任何可钻的空子。在遇到问题时坚定地站在法上,而不受常人思想的影响。我身边有这样一位学员,她因为从大法中得到了无穷的益处而心存感激,她也一直认为“真善忍”的法理是永远正确的,她也知道大法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但是最终她掉了下来,原因是她总是用人的观点看待问题,她固执地认为到北京上访是参与政治,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是给政府找麻烦,她还说大法弟子的护法行为是没有做到忍,最终她倒向了邪恶。

妹妹的男朋友(法学博士)对发正念除恶表示了不理解,他认为用这种方式铲除邪恶是我们用功能整人。我立即指出他这种思想的错误之处,告诉他首先我们发正念针对的是另外空间操纵人的邪恶生命,并不是针对人间的什么人,其次铲除邪恶这与司法部门动用法律惩处罪犯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是发正念铲除邪恶中包含着更高的慈悲与救度众生的内涵。而大法弟子每天都在讲真相,与国家进行普法教育,告诉老百姓哪些是违法的,在行为上也有相似之处,只不过普法教育宣传的是法律条文,大法弟子告诉众生的是宇宙之法理而已。他不再吭声,我知道他已经改变了认识。

前几天,我与另外两位女士同乘一辆出租车。我向他们洪法,同座的女士说看到了贴在电线杆上的传单上写着“谁撕谁遭报”的话,从她说话的语气中我听出她不能理解这种做法。我就给她讲了《圣经故事》中耶稣“言法利赛人七祸”的故事——耶稣说:“你们这些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我告诉她,有的人会因为看了传单而弃恶从善,有的人会通过看传单得到佛法,那撕毁传单的人,他自己不看还不让别人看,正是做了耶稣说的阻止别人进天国的事,所造的罪孽是很深重的,因而会遭报应。把“谁撕谁遭报”的话写在传单上,这对于世人不是诅咒,而是一种善意的劝戒。她表示理解了。

一天,我正在母亲的家里与一位功友交流,来了一位小伙子向我们推销洗发精。我告诉他出于对他的劳动的尊重,我一定会买的。他说:“我一看你们就是好人。”我立即告诉他:“是的,因为我们都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交谈中我们得知,他的叔叔和姑姑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因为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他的表姐和表哥也都是大法弟子,现在美国留学,他们经常到中国大使馆门前请愿,坚定地护卫着大法。他本人也在高中时看过《转法轮》,但因为怕影响学习而没有修炼。但是,他还告诉我,他的父母被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宣传和残暴迫害所吓怕,不敢站在亲人的一边支持正义。他自己也是抱着一种所谓的“中立”的态度。

我们立刻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强权的威压下,中国人已经不敢伸张正义,他们甚至把良知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于是,我们告诉他,他的亲人是无比伟大的,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并告诉他面对大善大恶,必须作出明智的选择,为灵魂、为生命的永远负责,在是非善恶面前,“中立”无疑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是纵容邪恶。我们还鼓励他作为无辜受害者的家属,挺身而出与邪恶抗争。我还给他讲了纳粹时期的幸存者尼莫拉牧师临终前说的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当他们(纳粹)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这种启发对他产生了震动,临走时他表示回家后一定抽出时间去看望他的叔叔和姑姑,把亲人的支持带给他们。我和功友感到由衷的高兴,再一次感受到了法的威力和庄严。

师父说:“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知道,要真正地作到这一点,还需要继续努力,完全从人中走出来,用本性的一面正法,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只有“溶于法中”才会放射出“更加纯正的光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