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中的感人故事和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1年8月17日】师尊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前一段时间我们几个弟子走出去正法,从而有机会遇上各种人,我们发挥着大法赋予我们的能力,利用我们在常人中的一切特长,针对他们各自不同的特点,面对面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还使一些特别好的人直接得到了大法。而且我们还经常感到大法所救度的不但是他们生命的永远,甚至就是他们现在的生命。从中我们也更深刻的体会了法的玄奥与伟大。希望讲出其中的一些故事与我们的体会和同修们分享。为保护学员的安全,本文中的人名均为化名。

故事一:出家人终于懂得了修炼

功友大吉被迫离家出走,无处安身,来到了一个尼姑庵。庙里的住持一见他就说他是XXX佛的化身。大吉忙如实相告:“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佛,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于是就把大法的法理讲给她们,庙里的尼姑们听得津津有味。可怜她们空有一颗求佛向善的心,却一直不得要领,杂修了很长时间,就连那位七十多岁的住持修了几十年,却连腿都盘不上,现在终于闻到了真法。大吉教会了她们功法,临走前凭记忆写了一些《洪吟》诗赠给她们,尼姑们明白,“真善忍”三个字和这些诗才是以后真正要念的。

故事二:厌世的生命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一次在公交车上,功友天松主动与身边一位回家探亲的小伙子说起话来。先从天灾人祸谈起,正巧小伙子家乡大旱,好不容易下点雨又带着巨大的冰雹,不但颗粒无收,还死了人。当说到有些事不是迷信时,小伙子十分赞同,原来他见过他姐姐遇上“撞客”(被过世亲人附体)的事,相信有超自然的事存在,并说:“所谓迷信就是着迷的相信。”天松一听觉得他是个明白人,就和他谈起了以前的各种修炼方法。原来这小伙子经历坎坷,已经从人生中有所感悟,也想修炼,但还不了解大法。天松就进一步把“真善忍”法理讲给他。小伙子心里一下豁亮了,告诉天松:他的哥哥因为不堪暴政上吊自杀了,前一阵他也经历挫折,本也想自杀,无奈已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为了父母忍气吞声地活着,今天听到大法,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所在,要好好活着,好好修炼。恰好小伙子在我们家乡打工,就留了联络方式准备回去后得法。大法又挽救了一个生命。

故事三:小和尚走入大法门

功友静兰在庙里遇见一位小和尚,慈眉善目,主动和他说话,问他如何修炼。和尚说佛教里很乱,这儿的庙供的都是这个“奶奶”、那个“娘娘”,全是“有求必应”,已经没法修了,正想云游去其它庙。静兰就讲了自己如何从一个居士变成了大法弟子的经历,并告诉他现在只有法轮大法是真法。小和尚以前知道大法,他的姨就是大法弟子,被警察从家里抓去迫害,坚贞不屈,至今没被释放,姨家的房子被警察翻了个底朝天,连暖气管都被卸了。语言中饱含着对邪恶势力的厌恶和对大法的支持。静兰看这和尚不错,就向他讲大法法理,和尚越听越在理,表示也要修大法,最后静兰把随身携带的《转法轮》、全套经文和炼功带全赠给了他。

故事四:大法使愤世的生命不再气恨

功友紫薇与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时得知他刚被警察无故抓了公差,十分委屈。紫薇就把身边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打死、打伤、财产被掠夺的事讲给他听,劝他不必为自己的遭遇难过。他听后很震惊,说他们村也有不少炼功人,有一位妇女以前半身不遂,炼法轮功后好了,她女儿也跟着炼,因为不放弃大法,母女俩双双被劳教。司机说:“如果法轮功不好,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炼?如果法轮功不好,为什么当初不打,人多了才打?”紫薇看他如此同情大法,就将自己的身份如实相告,并把大法的法理以及这场邪恶镇压的实质都告诉了他,他听后十分感激地说:“我不久前刚被警察罚了3000块钱,硬说我拉了不能拉的人。人家脸上又没写字,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人?我是山里人,混到今天这样不容易,当时我就想,再无故罚我就和他们拼命!那我可能就完了。幸亏你今天把这样的道理讲给我,我不觉得气恨了,真是救了我。你也一定要当心呀!”

故事五:小尼姑的大转变

功友钟德与小方在一旅游区巧遇一个尼姑,那尼姑看上去很和善,主动招待他们。他们与尼姑聊起修炼的事,尼姑一再说:“现在能有你们这种悟性的人真少。”尼姑拿来她的“宝贝画片”赠给他们,他们一时被情所动,接受了。但当他们把话题转向大法时,尼姑却破口大骂,并说他们那儿的佛教协会曾召集所有出家人开会反对大法,谁也不得修大法。钟德说:“出家人不打妄语。如果你听到的事与事实不符,你当真话说不是造业吗?”尼姑觉出钟德这话是为她好,就闭了嘴。他们又向她讲了一点儿真相,尼姑的态度变成中立,但最终不欢而散。在这过程中钟德和尼姑的身上先后落上过一只“蝉”。尼姑说在这里多年,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回驻地后两位功友向内找,后悔当时不该接受画片,那上面一定有不好的信息,你要了魔的东西再说它们不好,那魔就觉得它们占了理,就支配着不明真相的尼姑骂大法。于是赶紧销毁了画片。

随后几天钟德与小方做着正法的事,但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尼姑。最后一天当他们到旅游区里再走一次时,却迎面正遇上了她。小尼姑全然没有了那天的张狂,沮丧地说她刚才把师祖送的念珠丢了,怎么也找不见,没法交代了。他们安慰她,三人坐在路边聊起来,这回钟德把大法的真相全向她讲清了。这次小尼姑没有丝毫的抵触,认真听着,眼睛里泪光闪动。

小方在旁边一直保持正念,忽见“蝉”再次出现,不飞也不爬,而是从台阶上一跳一跳地下来,好生奇怪。“蝉”到钟德身后就再没出来。小方等了很久,转过去一看,它正趴在钟德的后腰上。小方想赶走它,用帽子轻轻一打,它就仰面掉在地上死了。小方更奇怪了,用脚一碾,只是一个空壳。这才悟到是魔的化身干扰尼姑觉悟,上回就该清除它。

他们陪尼姑往回走,当路过卖纪念品的商店时,尼姑发现念珠就在地上,但她刚才在这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而且这么久也没人捡走。我们给尼姑留下了大法的诗。一个被邪恶谎言蒙蔽如此之深的善良生命得救了。

故事六:小村庄里终于有人了解了真相

一次,天松与紫薇打算到A地去正法,由于路不熟,半路上打开地图看。这时,先后共有三个人主动过来为他们指路,而且全都问他们:“去过B地了吗?一定要先去B地再去A地。”他们原本没安排去B地,但见那三人不象坏人,应该是师父的安排,通过他们来说。于是就先去了B地。

B地是个自然风景区,二人在那里留下了法,但仍看不出这里与别处有何不同,需要三个人点他们去。从B地乘车去A地必须先要穿过一个村庄。二人走到快出村的时候,一位妇女从街边拐出来。他们向她问车站,她如实相告,然后又请他们先到她家里去看土特产。天松当时还想快去完成计划,就谢绝了。她也不勉强,边走边说:“祖上乾隆爷到过我家,在我家……,我家里还有一个以乾隆命名的……。”二人一听才明白到这儿来的目的,忙说:“那我们一定要去看看。”

到家后二人不失时机地向这家人讲明大法的好和江XX的邪恶,他们都很善良,马上明白过来。男主人气忿地说:“江XX一贯说假话!”女主人说:“是这样啊!要不是你们来了,我们只知道电视说的那些,我们全村乡亲都不知道真相,原来和文革一样。”看来村里人有救了。

故事七:白血病患者的母亲看到了生机

一次路途中,紫薇与天松和一位老母亲坐在一起,得知她的儿子两年前得了白血病,三十而立的年纪却成了废人,全家人已为他负担了十八万元的医药费。紫薇把身边功友被迫害致死的事讲给老妈妈,告诉她朝闻道、夕可死的道理,她很赞同,并对大法充满同情。天松眼含热泪讲他母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事,告诉她也许她儿子还有救。老妈妈说她能找来大法书。这也许是她两年来最快乐的一天。

*****

故事太多了,每一件都令人欣慰。我们正在用我们一切的所知和所学洪法,会画画的在人多的地方画,题上大法诗。一群人围观,纷纷说:“画得真好!真乎玄乎修乎,惚兮恍兮悟兮。”又一群生命头脑里装进了法。懂音律的看到身边坐着几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就唱起了《普度》曲谱。女孩问:“你们是搞音乐的吗?”“不是。好听吗?”“好听!”“这是法轮大法音乐,电视说的是假话,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感到,现在人的表面越来越明白,而且人的本性的那一面都在迫不及待地支配着人要听到法。我们所到之处,总自动聚来人,与过去不同,他们主动提到法轮功的话题,都不用我们再去引。但因为人在迷中,往往说的是反面,这时,我们马上讲清真相,所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转变。

还有这样的事。一位功友在贴“法轮大法好”时被一个老头看见。老人说了句:“现在世道变了!哈哈哈……”这时功友看到老人的元神从百会穴钻出,在他头顶上起舞。其实人本性的一面都清楚不能听到真相他们的生命就完了。现在让我们感到最后悔的事莫过于当我们状态不好时没能向人讲真相。

现在师父允许我们正念除恶,但我们理解那是为了更方便地救度众生。但这样一来有的功友好象终于找到了既可以参与正法、又不会被警察抓到的办法,天天躲在家里看书、炼功、发正念,连传单都不发了,更不要说面对面讲真相了。我们认为,作为大法弟子、人间的护法神,我们所起的作用应该是和天上的神不同的。他们也可以正念指挥功能清除控制人的邪恶因素,但由于没有人身,不可能在人间救度世人。所以这些功友的做法是不全面的,因为这样虽然能清除控制常人的邪恶因素,但却仍不能使人明白大法是好的。我们是“身神合一”的,只有我们才能对人讲清真相,“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我们大陆弟子身边的人是“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我们大陆弟子身边的人也是受害最深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世人可怜啊!

其实一些功友不肯讲真相往往是出于怕心。但从我们的经历中我们感到当我们放下自我走出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越主动就越安全,因为三界以外已经全正完法,天上的神们不会再象过去那样坐视人间的邪恶,他们也要树立威德。当我们大法弟子身体力行在人间正法时,有功友感到身后壮观无比,无数佛道神在主动配合与护法,好一个“大道无敌天地行”的气概。

在正法中,我们还有一个感受。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只管往前走。我们就象一个演员在使用着别人安排好的条件,演写好的剧本,还算成是我们自己在创造未来。一切原来如此简单。这又让我们如何来描述师父的慈悲啊!

上回写《正法中的“随意所用”》(明慧网8月14日)感到做正法的事是那样轻松。这回写“救度世人”感到做正法的事是那样快乐。这也许是一个生命溶于法中才能体会的幸福与欢欣。

感谢师父给予我们参加正法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