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神经的药物、超极限电流、“铁椅子”

唐山第一看守所和“安康医院” 对大法弟子的摧残


【明慧网2001年8月18日】我是一名曾被无罪超期拘压在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亲身经历并目睹了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下面是从2000年10月至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看守所的管教以谈心为由,将大法学员骗出院内,然后连推带拖,甚至是抬上早已准备好的车,把他们押到地处“越河”的公安部门开办的“安康医院” 。以所谓的治病为由(这些弟子没有一个是有病的),强把大法弟子的四肢固定在床上,不能动,强行输液。暴徒们手里拿着针剂往液瓶里注入,当问到是什么药时,暴徒们说:“用的都是好药,营养药。”我们大法弟子当时就说:“不对,把药给我们看看。”这些人说:“你们看不懂,给你们用的是好药不用看。”可我们看出是一种刺激中枢神经之类的药剂,在医院工作的人知道,这种药剂会使人致残,有生命危险。暴徒们把身心健康的大法弟子当作精神病患者,大法弟子当时就揭穿了她们:你们敢把药给我们看看吗!你们这是迫害,是有罪的,是不道德的,你们不要做。但她们还在隐瞒事实,坚持说不是。当我们被强迫注射后,身体陆续出现了不同的反映,大部分昏睡,头昏昏沉沉,有的呕吐,有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有的下地后身体站不稳打晃,脚下象有很厚的棉花一样,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天。当与她们讲理时,她们不但不认为做坏事,反而说:“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就应该这样对你们。”当这些大法弟子被送回看守所后,有身体虚弱、全身没力气、头痛等状态。大法弟子们说:“如果我们心里没有大法,我们不会挺过来,会真的被折磨疯了。正是伟大的佛法给予了我们意志和坚持真理的信念,使我们从邪恶流氓的迫害中闯了过来,普通的人是很难做到的。”

二、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

2000年12月份,一名曾被注射过“药剂”的大法弟子商诗迎(化名)又被提出监号,送到了“安康医院”,说她脑子有问题,一去就是十几天。这次暴徒们又是把她身体强行固定在床上,两名护士手里拿着“电针”,就听其中一名护士说:“给她用多大单位的”?另一护士说:“用大些,使劲整整她,叫她顽固,用60安培(“电针”是以“安培”为单位)。”其中一个有点害怕的说:“太大了,极限才能用30安培,会出事的。”可另一个又说:“没事儿,她们不怕,治治她。”“那会出人命的。”“那就用50、40吧。”最后定在了40安培(超极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商诗迎才清醒过来,病房只有她一个人。电针是用来整治精神病患者的,真正的精神病人用过一次后,当再看到此东西时,就会害怕,不会再闹。可想,这种“电针”有多大的伤害力吧。对于一个头脑清醒,身体健康的人来讲,要承受这样的“治疗”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呀。可是她挺住了。她说:“我又一次体验到了她们残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残酷,也更加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信念,因为在那一刻,如果我心里没有大法的话,我决不会挺过来。真的,我会精神崩溃的,会疯了,因为太痛苦了,是大法、是师父又救了我一次。我再次体会到佛法的伟大。”残酷至极的看守所本想通过用“电针”想把大法从大法弟子的头脑中抹去,可是适得其反,邪恶的残酷让更多大法弟子看清了它们的本质,更加坚定了真修弟子的正信。正象师父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一文中所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

去年在“安康医院”有几个弟子绝食抗议,在绝食的过程中,管教们为了不让大法弟子炼功,整宿地把她们双手铐在暖气管上,几个弟子互相喊着对方,怕出现危险,快天亮时,一名50多岁的大法弟子已昏死过去,裤子都湿了,小便失禁。大家就大声的喊大夫,半天才来人。这些身心摧残还不算,暴徒们还欺骗大法弟子的亲属及单位,说:“你们的人在这里边有病了,我们给她们送到医院治疗。”不知真相的家人就相信了这些谎言,有的单位明知真相,还纵容邪恶,如果家里不给钱或家庭困难的就直接从大法弟子们的帐户(生活费,是个人钱财,用于买日用品的)中扣除,有的一分钱也没剩下。而且,不准讲出真相,否则,就会受到不公的对待,惩罚干活,叫刑事犯欺侮,不让家里人来探视,不让给家里写信。如果写信的话,她们就私自扣压或撕毁。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没有人权可言的。

三、野蛮灌食

为抗议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不公与迫害,2000年10月至2001年元月其间,大法弟子相继绝食,但是恶徒们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它们违背人性的道德,从一天一灌食到三天一灌,每次一人灌三袋豆奶粉,并加入大量的盐,灌下去后人就象得了一场大病一样难受。大多人感到胃肠烧灼,肚子痛,头痛恶心,有的呕吐、心闷,到最后拉浓血。而且流鼻血,有的这次鼻血还没有止住,下次又接上了,以至流血块。当大法弟子与它们讲:“这样会出人命,这是迫害。”它们却讲:“我们这是为你们好,死也(算)是你们炼法轮功炼的。”当我们拒绝这种迫害时,它们就让男女管教、刑事犯,来对付一个大法弟子,用推、拉、拖、拽,再不行就用电棍电,还有的带上脚镣(有的两人带一付脚镣),一直是强行灌食。有的在插胃管时多次重复,插不到位,就拔出来从新再插。有的大法弟子绝食长达40天。可想而知,在这几十天里,一天一灌。善良的人们想一想:她们都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妇女,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啊!只是因为她们坚持真理,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要遭受如此的痛苦折磨。

四、坐“铁椅子

唐山第一看守所狱警对它们认为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用带脚镣、电棍打还不算,它们还专门为大法弟子们准备了“铁椅子”。“铁椅子”只能坐一个人,做进去后,人动不了,有的还带上手铐、脚镣。从2000年12月至今,他们陆续的一直在用这种刑具折磨大法弟子,坐上这个椅子,一天24小时动不了,大小便要等警察来了,才能出来。一天下来,腿就浮肿了,坐几天以后,全身浮肿。短的几天,长的达半个月之久。它们为了达到整治大法弟子的目的,根据情况来安排场地。一个人时它们为了不叫别的大法弟子发现,就关在禁区里的观察室,这间房子冬天很冷,门长期关着,里面干什么外面根本就看不见。如:大法弟子商诗迎(化名)有一次从“安康医院”被送回来后,直接就关进这间房里。因为不能及时上厕所,把裤子尿了,冬天穿着棉裤还冷呢,可她却被手脚铐着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班头给她换完衣服回来时,眼睛里含着泪水。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情况,大法弟子商诗迎开始绝食抗议,但暴徒们又给她灌食。当几天后把她从椅子上放下来的时候,镣铐怎么也摘不下来,最后,硬砸下来。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就因为不配合他们,也是在这间房子里,坐了整整13天13夜的“铁椅子”!2000年12月,警察以谈心为由,骗出女监号几名大法弟子一起带上脚镣,一起坐“铁椅子”,坐了八天八宿。来时,他们没有经验,不许大小便,大法弟子便强憋着,用自己的身体吸收了,就连还有良知的警官都是含着眼泪,在这八天里,这些大法弟子无怨无恨地与他们讲道理,不叫他们这样做,并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理与道理。暴徒们用宽胶带纸把大法弟子的嘴封上,不叫说话,不叫出声。从此,她们开始绝食,长达30多天。在第八天把她们从“铁椅子”上放下来时,全身浮肿,下来后站不稳,全身疼痛,大腿根肿的特别粗。刑事犯们都说:“大法弟子真的了不起!”

在2001年4月以后,女监12室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最为严重,有两名大法弟子,狱卒觉着她们不顺眼,就在监号内设刑堂,在监室内叫她们坐“铁椅子”。它们还唆使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还许愿说:“看好她们,就立功,减刑。”这样这两名大法弟子坐着“铁椅子”还要承受刑事犯的打骂和狱卒的训斥。因为有了狱卒的支持,刑事犯们才敢对大法弟子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如果大法弟子报告,不但受犯人的骂,还要受到管理员的训斥。这里需要特别提一下帮凶刑事犯的名字‘王秀玉’‘刘杰’二人,是第一看守所女号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不仅出谋划策,而且直接犯罪。

***

这就是发生在唐山第一看守所的事情。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也许就有你的亲人、朋友、邻居、同事。善良的人们,用你的思维、你的思想思考一下吧!仅仅是第一看守所里就有这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唐山地区还有第二看守所、荷花坑劳教所、河北省女子劳教大队[开平]、还有无数个洗脑班、各县区的派出所、看守所等等,所有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发生象唐山第一看守所这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比比皆是,而且,有的更加邪恶,甚至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残、致死。一个小小的唐山地区就这样,那全国各地区又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还在继续承受着这一切摧残?!善良的人们啊!不要再受邪恶的欺骗了,快醒一醒吧!

河北省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暴徒即将受到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