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救援:制止在姐妹城市─石家庄市的虐杀(六)

新泽西州爱迪生市政府和市民强烈呼吁石家庄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迫害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7月25日晚,爱迪生市民就“支持法轮功成员并谴责中国(江泽民)政府严厉的,残忍的镇压手段”的461号决议自发发言。以下是部份记录。

(一)爱迪生市民IRENE在市议会上的发言

“我今天不要求任何决议。但我要为关於法轮功的461号决议说话。为了共同的利益,1981年我站在这里向市长要求公告,因为我父母所在国家需要帮助和认同。”她流著泪说:“现在,我们可以以简单的形式,比如一张纸,说:我们支持你们为平静而和谐的生活并不成为虐杀的牺牲品而进行的努力。这些受迫害的人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他们互相关照,也应该是这样,这就是他们所要求的。我知道,这是姐妹城市,那就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姐妹。我知道当一天早上10点钟我的姐妹打电话说她要来时,我的丈夫不必问:你们到哪里去?因为他了解。我只参加了一次(法轮功)介绍讲座,我肩膀生硬不能做动作。但有一天我可能还会回来,成为平和并拥有内在自我的一员。我认为我们都需要这个,这也是这些(受迫害)人所需要的全部。我请求你们支持这个决议。”

(二)爱迪生市民BOB SPIEGEL在市议会上的发言

我曾经短暂地跟他们在一起习炼了两个月。其间谈到了一些学员们所遭受到的严峻待遇。我觉得早就应该有这个决议。

法轮功是一个非常、非常平和的艺术,非常好的锻炼。我推荐它给任何一位想增加能量,减轻精神负担的人。这些平和的人群正遭受到中国政府不断的残酷的攻击。我支持这个决议;我想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我希望行政部门能连同这个决议寄给他们一封信。希望其它社区也通过这样的决议,表示一致的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关系人权的问题。

这群平和的人的人权受到侵犯。他们遭受到残酷的攻击,被杀害,及当作试验品。所以我支持这个决议,希望你们也会。

(三)爱迪生市教育局官员JIM KUKOR在市议会上的发言

我支持这个动议,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情况会变得更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受害者这样说道):首先是吉卜赛人受到迫害,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不是吉卜赛人;然後是工会人员,我不是个商人,我不关心;再後是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关心;最後轮到了我。不能因为自己不属於任何一类就不去关心,因为最後会轮到是每一个人。

历史正在重演。这个决议虽然只是一个象征形式,但它毕竟走出了第一步。

中国获得奥林匹克权,全世界都应关注(那里的人权)。国务卿鲍威尔在访问中国,相信会提及人权的问题。

有一次,法轮功获得教育局通过,被列为一个教育课程,有地方可以炼功及修真、善、忍。我可以告诉大家,法轮功与宗教及政治毫无关系。可是今天在中国,一个历史悠久而独裁的政府却犯了这么多错误(对待法轮功)。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把犹太人用来做代罪羔羊;墨索里尼在意大利效仿黑手党和共产党;斯大林谁都杀,他杀了四千八百万人。现在中国(江泽民)政府是我所知道唯一的独裁政府。人家问我(法轮功)这个团体是否有政治目的,我说没有。但是无论在中国发生什么那是他们的头痛,我不想介入一个政权的内部纷争,同时我也不想他们来这里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