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恶,证实大法

记中国大使馆门前的护法修炼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华盛顿DC中国驻美大使馆门前,有一片绿草地,早在法轮功学员到来之前(在1989年六四之后),已被中外媒体称为“天安门和平广场”。

华盛顿的大法弟子们,在这个“天安门和平广场”上,抗议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和残酷迫害,已经持续了一年零九个月了。狂风恶浪,雨雪冰霜,我们坚定不移地走过来,直到法正乾坤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师父说:“……,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得有人干这个,总得有人干那个。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

由于华盛顿在世界上的特殊位置,这里事特别多,千头万绪,年轻的功友们夜以继日默默地做着他们该做的事情。几位不上班的老妈妈主动担起了在中国大使馆门前护法的责任。

我们在这里面对邪恶,证实大法,每一分钟都珍贵而且神圣。可是,我们都住在城外郊区,又不能开车,每天往返路程需要3--4小时,开始总觉得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心中烦恼不止,可又无可奈何。

常见台湾的功友奔走于世界各地,可他们人人面带笑容,祥和安宁,我真很佩服。

一天,读《转法轮》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那一节,看到过去那个修副元神的,还得死一回,再转生。“这样经过许多年,师父把东西传给他了。”“传完后师父又告诉他:你有许多执著心要去,你出去云游吧。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经过多少年他云游回来了。师父说:你已经得道了,圆满了。”(《转法轮》274页)

我一下子想到,台湾的功友莫不就是在“云游”吗?而我每天往返大使馆,不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云游方式吗?心中一下豁然开朗,烦恼顿时烟消云散。

第二天,我讲了自己悟到的关于“云游”。大家都赞成。利用乘坐在公共汽车上、地铁上的时间,背包里装满了大法资料,走一路发一路。公共汽车沿线、地铁沿线、华盛顿DC、维吉尼亚、马里兰州,就这样,许多人与大法结下了缘。其他时间用来看书,几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

师父说:“当法轮大法真善忍这几个字能叫人知道的时候他就会起念,就看他那时的一念怎么摆,可能就定了人的前程,定了人的位置。”(《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55页)

有一天我身穿黄T恤衫,有一位白人老先生从我背后看到了“真、善、忍”,转到前面又看到了我胸口的“法轮大法”,他兴奋得红光满面----就这样他得法了。

一天,下大雨,挂好横幅,我们到BUS站亭子里学法。有位功友说:“今后,无论多么大的狂风暴雨,都要来大使馆护法。”我说:“如果实在是气候恶劣,交通不便,停一天也不要紧。”她们马上反对我,这个说:“越是不好的天气,效果越好。你看今天多少司机向我们鸣笛,竖大拇指,还祝我们胜利!”那个说:“多少人在雨中打开车窗索求大法资料,比晴天多得多。”越是天气不好,越能显出我们坚定不移,得到更多善良人们的同情、支持和尊敬。”……我受到她们的“围攻”,心中却特别高兴!是啊,大法的威德就是要在狂风暴雨中树立,我和我们的功友们在正法的风浪中互相促进,及时指出不足的地方,共同精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云游”与历来个人修炼的云游更加不同。咱们得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

我们不仅承受着寒冬酷暑对我们的考验,同时也要接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心性考验。接下来,就开始有人说我们这些去大使馆的都是智商最低的人;没有头脑,瞎起哄,形式化,情绪化……我们听了没动心,用大法衡量每一件事。默默地坚持走一个大法弟子该走的路,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有天读到<转法轮>247页,师父说:“咱们讲个故事:《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有位功友感叹道:“还是师父慈悲啊,不嫌我们老,不嫌我们没本事!”

有位80岁的老妈妈,修炼前体弱多病,如今神采奕奕,越活越年轻。大使馆前始终坚持,集体活动从不落下,她常说:“修炼的路我得自己走啊!”

师父说:“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转法轮》69页)

时间久了,家人也开始抱怨。去年6月,一次老伴对我说:“时间久了,人们都拖疲了,你硬要坚持别人会有看法。再说孩子们对你也有意见,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每星期少去两天?”我说:“孩子们不修炼,站在常人角度想问题,我记得师父在《卷二》中讲过疲劳的问题。”拿出书来一翻,正好是要找的内容!

师父说:“……任何物体都会发生疲劳。除真善忍这种特性外,派生物质发生疲劳的时候,那么就面临着很危险的问题――物体风化、腐烂,也就是物体解体。物体解体从广义上讲,那就是低层宇宙败坏,法不灵了……。”

我说:“我们修的是一个新的生命,新的宇宙,还没修成呢,怎能让它败坏?你看那魔还在垂死挣扎,张牙舞爪扑向大法,国内的同修受尽折磨,师父被它们诬蔑诽谤。师父何等的伟大、神圣!几个魔鬼小丑算什么东西,它们是注定要被层层灭尽的。可如今,我的师父竟被它们通缉……”说到这里我热泪满面,老伴的眼圈早已湿润,他说:“你去吧,我支持你。”

有位功友,60多岁老太太,家住得偏僻,得步行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公共汽车站,去年初春,一场大冰雪后,道路两旁堆满积雪,人和车都只能从街心走,我给她打电话:“晚上回来天黑路滑,你家门前修路不安全,你别来了。”那边传来她朗朗的笑声:“我是炼功人,我不怕。”修得好啊,我的功友。“好,大使馆门前见。”

另一位,50多岁,在中餐馆打工,每天深夜11点下班,到家1点,2-3点才能睡觉。凌晨6点又起来,赶公共汽车,坐地铁到大使馆来,天天如此,坚持不懈。我对她说:“长此下去,你太辛苦了。”她说:“不是,我不觉得苦,觉得挺好。”

时间久了,警察对我们也有了很深的了解,一天,使馆官员当着警察污蔑法轮功自焚,可是警察说:“不管他是不是,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国的百姓,他却被中国政府逼死。”一位女警察手举真善忍的旗子,当着那伙人的面在大楼前走过来走过去。

3月中国大使馆门口摆出几块法轮功的宣传板,造谣生事,诬陷受其残害的善良平民,它们还向路人发光盘,人家拿过来送给法轮功,人们说:“共产党一贯说谎骗人,没人相信它们。六四它们开坦克车、荷枪实弹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事后竟说没杀人?!现在它们镇压法轮功,手段更残忍,更狠毒,神饶不了它们!”

有天,它们竟把这些板子摆到法轮功有使用权的“天安门和平广场”上来,警察来了,他们抵赖,警察严厉地说:“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4月24日,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发表,功友们不约而同地要除掉它。5月9日这几块板子消失了,再也没出现。

5月19日,我在大使馆前炼功,头顶抱轮时,两手间出现一个大法轮,越来越亮,比太阳还亮。我想“我修真善忍,法轮照着我,把不符合真善忍的东西统统拿掉。”就看见小腿肚子以下有一股黑黑的东西流下去了,全身清静透明。我的两脚站在人间大魔头的眼睛里,眼珠子没了,只剩两个黑窟窿。我想魔头是迫害大法的罪魁祸首,法轮照着它,它就应该化掉。它就真化掉了,从头化到脚,一点没剩,化成一滩肮脏的水。

为跟随师父正法,在遥远的史前,我们曾立下誓约,冒着天胆,来到这十恶人世间。在人间助师正法是我们的天职,更新的生命在正法中形成。

让我们用最纯净、最坚定的正念去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正法的伟大使命!

(2001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