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


【明慧网2001年8月20日】最近,不法之徒用欺骗、绑架等手段,劫持一些同修进洗脑班。有的同修用正念抵制并清除邪恶,坚决不参加,邪恶之徒不得不放弃其阴谋;有的同修在洗脑班里,抱定即使脱掉人皮也决不动摇对大法正信的决心,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邪恶之徒无计可施,最终只得作罢;有的同修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背叛大法,不能写“四书”,但在邪恶之徒的步步紧逼下,最终写了“做守法好公民”之类的“保证”,心里松了一口气:“我没有背叛大法。”可过不多久,邪恶之徒又来抓人,说上回的“保证”过不了关,还得重写。

面对邪恶的迫害,如上几种状态的同修,显然是用了不同的标准要求自己,因而结果也不同。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大法坚不可摧》)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把法讲明了,同是师父的弟子,关键时刻的不同表现,其实是由平时在正法修炼中的状态所决定的。

在讲清真相证实法的实践中,不断去掉各种执著,始终保持大法粒子最正的状态,去正一切不正的。邪恶的一切安排也只能被我们用来清除邪恶、讲清真相和建立威德。这样的修炼者,还有什么能够干扰和阻挡他的呢?而在过关中被动承受,甚至步步退让的同修,也是与其平时在正法实践中不主动,放不下怕心等执著的状态相关联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不断提高,层层突破。突破到哪个层次,才能同化那个层次的法,法才按那个层次的标准改变你。现在,每个大法弟子都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正一切不正的。关键时刻做不到,就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舍去常人的那些执著,它们牵累着你,不让你升华到那个层次中去,你还处在低于这个标准的状态之中。你心中的标准就那么高,你就交不上高标准的答卷。

师父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师父的话,应该使我们警醒,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应该把标准定在“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上,而不是在自己和自己比,或和某些不精进的弟子比时所定下的迁就自己的标准。有一位同修,多次进京证实法,多次在看守所、拘留所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却在最近的洗脑班上写了“不上北京”的保证。也可能她当时想:我已经多次进京护法,现在在做讲真相的事,并没有再去北京的想法,这样写也无所妨碍。岂不知在那一刻,一个伟大的神把自己降到了一个人的标准上向邪恶做了妥协,在自己金光闪闪的正法修炼史上留下了一个耻辱的污点。正法在快速推进,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快速提高。自满、放不下最后的那些执著,不能时时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都可能使你掉队。

师父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们一定要珍惜利用师父留给我们的宝贵时间去做去修。师父一等再等,度日如年的狱中同修在一直等待,不光在等那些还没走出来的走出来,还在等那些做错事的、走错路的加紧补偿上来,也在等那些跟不上的跟上来呀!

邪恶的旧势力直接参与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它们无孔不入地窥视着大法学员尚未放下的执著,伺机去放大它,进而控制大法学员,达到其毁掉修炼者的目的。在解脱亲情、友情的束缚上,在同修间不同意见的处理上,我们有许许多多破除邪恶干扰破坏的成功,也有不少被其控制而摔了跟头的教训。

师父在刚刚发表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告诫我们:“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中做得不好或放松自己,很可能会前功尽弃。”我们应该清楚:我们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所谓考验,但能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能不能用高标准的最正的状态去正一切不正的,恰恰是师父对弟子的真正考验。要在师父留给我们的这段极其珍贵的时间里经受住锤炼与考验,我们就必须时时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学法用高标准,修心用高标准,清除邪恶用高标准,去掉执著、克服惰性用高标准,处理与同修不同意见时用高标准,一刻也不降低标准,一刻也不放松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