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一切变异,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在中国大使馆前连续静坐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1年8月20日】在这短短的几天静坐中,我有一些感受想与同修共同探讨,有不对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想先从一件小事说起。在草地上静坐,尤其天黑后,蚊虫很多。我的腿上、脚上、胳膊上,连眉毛里都被叮了包。而同坐一块草地中,同样的时辰,妈妈却没有一个包。妈妈说:“我就想,我是神,你们这些低下的东西不敢来叮神的。它们就真的不敢来叮。”我惭愧地回过头来从心性上找自己,还是自己哪里放松了,邪魔钻了空子。我发现在思想中,默认了这个虫咬现象的变异思想。首先我用实证科学的变异思维方式,认为这个客观的世界“实实在在”,这个环境就在这儿摆着,在放松的思想中认为就是这个“常”理啊,就有蚊子,而蚊子就是叮“人”的啊。但是这两个合一起,不就是“常人”嘛?就看你的思维是变异的实证科学的思维,还是在大法中修得的神的思维。

接下来,我还认为虫咬就是还“业”。虽然在被咬之前,没有想“自己有业力,虫子叮就承受吧”。但被咬之后,有一种消极承受的思维方式。师父最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在我现有层次,我悟到这一切不就包括我们生命从最宏观到最微观的一切,我们的本体不也在其中嘛?师父给与了我们最伟大的一切,我们的一切在正法中归正,在正法中圆满,也没有那个时间让小虫咬一咬还那么一点业,那不是正法弟子应该做的,所以就要在思想中把这些变异思想拔掉,做一个真正的神。它们貌似强大,但恰恰是最脆弱的,师父在正法,这些变异的东西是要彻底淘汰的,那么弟子们能做的而且应该和必须做的,首先就是自己思想要否定这种变异的观念,做任何事,动任何念都应用法来衡量,来要求自己。要让自己向着宇宙最好时期的神的状态返还。而不是应该把人类的什么东西摆在首位考虑。师父说:“举个例子说,人的身体一动,人身体里的细胞都跟着动,而在微观下的所有分子质子、电子,最小最小,所有的成分都跟着发生了运动。而它却有它独立存在的形式,在另外空间里存在的身体形式也会发生一种变化。”(《转法轮》第59页),“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转法轮》第302页)。

师父教给了我们正法口诀,我们就是在用意念指挥着各个空间的我们,指挥着我们神的面,指挥着我们的功能。我们不就是“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做不来的事情;能看到宇宙各个空间的真正的理,看到宇宙的真相;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事情。”(《转法轮》第20页)。把自己看成是神还是人,是意味着是用法的不同层次对我们的标准来衡量要求自己还是浮于表面。

也就是你的基点在法上还是在人中。当念特别正的时候,一切不正的就将自灭。从法理上讲,我在人中的正法行为也不应受到常人的行为准则所制约。师父说:“在更高的法理境界以下的认识就不再是宇宙的真理了。”(《不政治》)。我悟到师父把我们带到那么高的层次,那么人类这一层的理我们应该是一眼看空,而且应是“随意所用”,对待你层次以下的境界中的事情应该是如意的状态。只要你符合“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大法是圆融的,一切都会在大法的威德中归为最好状态。当然,不受常人行为准则的制约不等于与警方发生冲突,也不等于可以随意做违法之事,那是大法的功德所不允许的。怎么摆正这个关系呢?师父说:“知道自己是个学生,就应该学习好,他自然学习也就好了。”(《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第51-52页)。只要你的念正,一切都在主佛的掌握之中,一切也都会在佛恩中圆融得无上美好。在不知不觉中被消除变异,被重新归正。这是大法的威力,所以也只有把自己融于法中,有着对大法的绝对坚信,才能体悟到,才能展现开来。如果在思想中有对变异的东西的默认或消极承受,甚至顺从,那么是“为谁而存在呢?”如果是为那些“常理”而存在的话,当那些变异的东西被彻底消除掉之后,你将去向何方,你又能何去何从呢?

现在许多国家,许多地区的同修,都在去大使馆连续静坐除恶,其实都是对邪恶极有力的打击,连续静坐除恶,就是不给邪恶喘息的机会。此空间也许表现无有声息,但另外空间却是何等的轰轰烈烈。这些同修都在不约而同地做着这件事,也许也是天象的安排。我感到海外弟子们正在整体走向一层新的境界,正法的进程在师父的推进中在越来越快地接近着“最后5分钟”。真是师父又把我们拔起来再往前送。

我们只有跟上正法的进程,才能走出这场魔难。同修们,让我们谨记师尊的教导:“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以上只是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及时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