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访友期间实践“用智慧去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前几天我无意中经历了一次集中几天讲真相的机会,充分体会到了时刻保持正念和发正念除恶的重要,以及大法大道至简至易的如意威力,对“用智慧去讲清真象”有了更多的理解。

两年来一直忙于案头工作,前些天忽然有机会出去走走,见到了一些多年未见的常人朋友。既然有缘在这个历史时刻相见,肯定不是白来的。于是我打定主意向他们讲清真相,帮助他们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以便他们能有美好的未来。

多年未见,少不得寒暄和问长问短。不修炼的人常谈的那些话题一个接一个,场面友好而热烈。见到他们仍然保持着诚挚仗义、有道德感的特点,心里真为他们高兴。我修法轮功的事他们也都知道,看得出他们在观察我的变化,说话时对这个话题是陪着小心的。都是大知识分子,人人都有见地,又敏感,怎么才能知道他们对大法的看法呢?怎么样才能把真相的话题合时宜地提出来呢?机会难得啊!下一次见面的机会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我心体会到对他们的关切和责任。

同修都知道,给愿意听的人洪法讲真相并不难,难就难在人家拒绝听、态度不好、还讲出一大堆反对理由的时候。常人讲那些话是很造业的,可不讲出来,我们又不知道对方心底的想法。怎么办呢?

此时忽然心生一念。于是,他们谈话时我多半在静静地倾听,同时在心里发正念清除周围的邪恶,并加念让他们主动向我提出他们关心的法轮功问题,因为这样既可增加对他们现在心态的了解,又可直截了当针对他们的心结提供参考资料,能省去过渡和揣摩的时间,交流气氛也必然是好的。当然这些“好处”都是后来才想起来的,当时一瞬间就想起和想定该怎么做了。

此后我一直在尽量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持续发正念。谈话当中,遇到一些与道德或与善恶有关的话题时,我往往都很能理解,既有自己的见地,能直言不讳,又没有那种情绪化的东西,显得比较轻松和超脱。随着持续的发正念,我感受到其他空间那种争夺人的斗争,知道它们(其它空间的变异生命)无孔不入,随时都想扑上来干坏事。比如有时它们会让我心里出现不耐烦:“他们对世间的事这样津津乐道,人啊人!”或者气馁:“哎,他们好像对法轮功的话题根本就没兴趣。”等等。这些念头表面看上去并不错,可瞬间我意识到它就是干扰,是邪恶想让我失去平静和善念,失去讲真相的内外环境。能导致这么坏的结果,不就是干扰吗?于是每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马上一个正念发出去:不需用人的情来骗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随你们摆布的。随即发念清除它们。

那几天无论逛景、吃饭还是闲聊,我心里都在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并随时针对具体干扰发念清除,以至于脑子里好像整天都在自动地念着正法口诀,识破和排除干扰简直好像在从监视器屏幕中居高临下地看着邪恶的表演并随时把它们当垃圾清扫掉一样。其结果是非常好的,邪恶根本没机会插手,朋友却都主动找机会向我提出问题,急迫地想从我这儿知道真实情况,因为他们经过观察对我很放心、愿意相信我,也珍惜能和一个大法弟子直接恳谈的机会。当我给一个人私下介绍自己了解的情况时,其他人看似在聊其它的话题,其实往往都在注意听我们这边说些什么。当时我想或许是他们的矜持或者个人的心结还未打开,所以虽然有问必答,却很少主动“演讲”。回来后进一步意识到自己在这一点上受到了自身变异观念的局限,怕出言太突兀适得其反,其实应该更主动地帮助朋友打破他们心中的羁绊,而不应该用人的观念迁就人的思想。

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海外大法弟子围绕全面讲清真相所做的工作影响非常深远。朋友中不问政治、愿意洁身自好的人居多,可几乎人人都知道法轮功现在在海外“声势很大”、“到处都是”。我没有追问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从他们的话中知道他们有人看大法网站,有人读过报纸上的大法文章或新闻,有人见过法轮功传单,还有人知道大法弟子一直在各地领馆前进行和平静坐等等。当他们向我提问时,都先声明他们是反对镇压的,认为中国镇压法轮功是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是啊,象我这样原来那么清高、充满艺术眼光和哲学头脑的人两年来都在不遗余力地为法轮功义务呼吁、制作和散发材料、澄清事实真相,还有那么多99年“720”以后才来学的各种族西人学员在以同样的信念和我们一起做着同样的努力,这恐怕是镇压者始料不及的。镇压者不愿相信“真金不怕火炼”,可真理从来都是历经磨难愈加璀璨夺目。在这样信息发达的自由时代,谎言它能支撑多久呢?谁也不愿意被欺骗,真相就是能够打动人心。

另一方面,也看得出中国政府的宣传机器和使领馆散布了大量的谎言。好在朋友很正直,直觉上不愿意相信中国的宣传,只是苦于一直没机会彻底澄清。比如豪宅和敛财问题,朋友问你们师父移民是不是钱买的(意指投资移民),还有买房子是怎么回事。我直率地告诉他们我师父是“杰出人才移民”,我知道他们尊重我的能力,就笑着问他们:你觉得能让我这样跟着学了这么多年的师父还不杰出吗?他们也笑了。那房子是怎么回事呢?你们不是也都买了房子吗?比我师父的还好还贵。合法收入啊,这算什么?美国的地区性地价和房价差异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师父要真有钱,就用不着买那个并不好的地区和那种大众房子啦。豪宅?那不是有人另买的想送给他吗?可他也没要啊。

有的朋友问:法轮功对吃药问题到底是怎么说的?我妈妈也炼过法轮功,确实身体变得非常好了,可后来生了病,有人告诉她不能上医院……。我边发正念边看着她的眼睛:谁说的那话?不象是个明白人啊。书里可没那么说。要修炼就按修炼人的规矩走,要当常人就得按常人的规矩办。但要自己对自己负责,就得自己明白道理之后说了才算。接下来我用常人明白的道理和事例简单讲解了自己对常人为什么生病要上医院而修炼人为什么不生病以及“业力反应”是怎么回事。朋友陷入了思考,再提到师父时已经改用尊敬的口气了。

还有很多问题也这样直来直去地解答了。有位比较矜持的朋友一直没来问问题,但一次在饭桌上看到另一位朋友固执己见,他突然冒出一句:让某某教你炼法轮功吧。从这一句话,我看到了他对大法的正面认识并为他感到欣慰。

连续几天,都是人家主动提问题,想知道我怎么看,所以谈话气氛很正面,轻松而有效率。反倒是因为自己没料到有那么好的机会讲真相,对有些突然来临或随时降临的机会没能充分利用,很可惜。而所有的这些机缘,凭我再有社交技巧和人生经验也是难以如此垂手而得的,何况自己本来也不是个社交好手。我只是按照师父说的道理,时刻保持正念,随时发正念清除干扰,并加了一念,让人们来找我问真相而已。真是大道至简至易的如意威力。一个个生命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在这慈悲的巧安排中得救了。那个场真好,一位朋友甚至在告辞后又特意打来电话:我原来从论坛上看到过很多反论,可一见你,那些问题都想不起来了,只剩一两个比较科学的。我笑了,知道他是有缘人,也受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