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纪实(下)

【明慧网2001年8月31日】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位于北京西北100多公里,在这个平凡的小地方,却有着不平凡的故事。这里是大法弟子云集的地方,也是邪恶最害怕的地方,所以邪恶千方百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自1999年以来,不断有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土木乡政府就乘机非法打人、关押,以达到他们敛财、捞取政治资本的目的,以下是邪恶之徒迫害弟子的详细纪录:

10、2001年5月,上巴卤村一大法弟子进京证实大法,被警察抓捕后,坚决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直到家人从北京地区各个看守所去找人,把人认出后,土木乡政府派人接回,罚款4000元。

11、2001年7月18日,因怀来县沙城镇邪恶之徒到大法弟子季新峰(现已被关押)家抓人,季新峰夫妇不配合邪恶,不给其开门,致使邪恶在他家房前屋后整整围堵了三天,并动用了大批警察、政府工作人员等,他们两人站在房上向围观群众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其间,7月20日上午,土木村8位大法弟子听到消息后,一起来到他家发正念除恶,邪恶之徒发现后,把这8人不分男女老少(其中有5个60多岁的老太太,3名男大法弟子)连打带拽推上警车。(其中一位老太太的腰当时就被打成重伤,疼痛难忍,行动极不方便,只能躺着。)之后把他们直接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因为没有合法手续,看守所不收,又被土木乡政府接回。到了乡政府,邪恶之徒一直把他们铐在院子里,当天晚上,邪恶之徒们酒足饭饱之后,就开始残酷折磨这些大法弟子,目的是让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等,然后再说出别的大法弟子的情况,继而罚款,以达到他们敛财的目的。这天晚上,对邪恶的暴行,老天都在流泪。邪恶之徒让5个女弟子站在院子里淋雨,把3个男弟子带到屋里,解开手铐,先是拳打脚踢,当时就把其中的一位弟子的眼睛打得肿得老高,变成青紫色,打了一会,大概是这些打手打累了,其中一邪恶之徒说:“这些炼功人不怕打,用电话机过电。在此之前,他们多次用此刑罚对付大法弟子,对一般人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极难承受。按照医学上讲,电话机过电一次最长时间不能超过两秒钟,否则人的心脏承认不了,马上就休克。他们先是对其中一名弟子过电,电了一会,此弟子不屈服,又电其它两名弟子。同时用手铐铐着,俩个人的手铐在一起,电线分别拴在两副手铐上,二十多个邪恶之徒轮流上来摇电话,并发出一阵阵的狂笑。其中副乡长贾海文、副书记李英俊亲自来摇,摇累了再让其它邪恶之徒来摇。那种撕心裂肺的难受,使两位弟子不禁发出惨叫声,在静静的午夜,就连住得离乡政府很远的老百姓都听到了。在被电的过程中手铐越铐越紧,深深地陷进肉里。就这样电了好一会儿,见他们仍不屈服,再把两人分开,单独电,让他俩两臂上举分开,两手铐在长条木椅的后背上,两腿用绳子捆在椅子腿上,把电线仍拴在两只手铐上,摇着电,就这样一直到半夜两点半,整整折磨了四个小时,还是没达到目的,就又把他铐在院子里,想等到第二天晚上再继续(白天怕人看见),按他们的话讲:就不信整不了你们。

第二天他们一直被铐在院子里的柱子上,躺在刚下过雨的潮湿地上,连家人送来的衣服也不让穿。五位女弟子被强迫两臂上举,上面放一棍子,两腿蹲马步,姿势稍有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时,就拳打脚踢。7月21日,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邪恶之徒把大门一关,又准备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尤其对3名男弟子,并把5名女弟子铐在折磨他们的院子里的树上,让她们亲眼看着3名男弟子被折磨(因为这5名女弟子和3名男弟子有的是夫妻,有的是母子等等,暴徒用心何等歹毒)。

到第四天,这几位弟子集体绝食绝水,要求无条件释放。就这样在乡政府关了五天五夜之后,邪恶之徒见转化、罚款已不可能,就把这几名弟子一起送到看守所,车刚一到看守所,就“啪啪啪啪”地下起冰雹,连上天都为之震怒,后看守所见3名男弟子有伤,不敢收,只收了4名女弟子,拘留15天。3名弟子几经周折才被放回。过了几个星期,邪恶之徒估计大法弟子的伤已好,就到大法弟子家把其中两名弟子又送到看守所拘留15天。(另一位弟子没在家,才幸免于难)。

这两年来据不完全统计,邪恶之徒对全乡大法弟子共32人次进行非法打骂、关押、施电刑,还多次到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骚扰,随意拿走家中的东西,强迫有些家属请客送礼。除此之外,还对大法弟子总共罚款32,500元,而且没有任何收据。在土木村8位弟子被关押时,当女弟子在院中被铐时,乡政府工作人员出来对着女弟子撒尿,无耻至极,打人时,邪恶之徒手指上带着一种带尖钩的铁圈,打到人身上,立刻见血,而且还把衣服挂出很多口子。

犯罪恶人名单:

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政府电话:0313-6836014
主要负责人:书记, 张友堂
恶人:副书记,贾海文;副乡长,李英俊
打手:张方兵 于宏顺 孙志新

怀来县狼山派出所电话:0313-6836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