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心根除邪恶存在的物质环境


【明慧网2001年8月31日】修炼就是要修我们这颗心,如果这颗心在法上了,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坚如磐石,那么,无论我们做什么,无论是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地做或是走上天安门……都是修炼,关键是我们怎么样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

前些天,听功友说身边的一个同修在做真相时,被邪恶势力抓去,我们关心着那位虽不相识的同修,经常打听一些关于她的消息。我们知道她是修得比较精进的弟子,7.20之后曾去北京上访,回来之后做了大量的讲清真相的工作,我们从心里佩服她,我们也在心里激励自己走出人来,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同时我们也曾发正念助她早日摆脱牢笼,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无论监狱、看守所、派出所等都不是我们这些修“真、善、忍”这么高尚的人应该呆的地方,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们听说,同修被打得很厉害,我们的心也跟着揪紧,盼望同修能早日用正念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为大法再建威德,也为她自己更好地学法、讲清真相创造条件。

其间,我为自己痛悔,我曾为同修的被抓而思想波动,心里想:法已讲得这么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为什么同修还会被抓呢?是考验吗?是她自己有怕心吗?(我在心里回答不是。)会有很多可能的原因,可这次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疑问在心中,同时因为手里没有了真相资料而懈怠好些日。如果我们在做真相时抱着去挽救众生的强大正念,还会被抓吗?还是一时思想大意了呢?从而使邪恶钻了空子?虽然思想有波动,我依然还和往常一样正念除恶,希望同修早日摆脱羁押。《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之后,我深深地体悟到自己应该时刻用最正的正念除恶,同时利用一切条件讲清真相,应该在讲清真相中去掉自己的一切不纯和隐藏很深的怕心。

后来听同修说,被抓的功友回来了,只是大概家人为其交了1万5千元的“保证金”,听后,我心里只觉得不太对劲,好像明白了那位同修被抓的原因。今天,这一想法又在脑海中徘徊,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破除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们不能堂堂正正地自己走出来,而要什么所谓的“保证”或什么“保证金”,那么达到我们证实大法的目的了吗?虽然大法弟子不看重钱财,但是,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是不是在客观上承认了在社会上犯了什么错误呢?不然为什么要惩罚我们呢?而且,我也意识到这是在纵容邪恶,一个大法弟子被抓就榨出1万5千元的血汗钱,那么邪恶之徒要什么呢?除了另外空间邪恶势力的操纵,他们不就是要金钱吗?他们为了物质利益不惜出卖良心,干尽各种损人的勾当,我们怎能助纣为虐呢?如果1万5千元用来做真相,得有多少传单、条幅,多少高音喇叭响彻长空啊!得有多少人又一次听到大法的呼唤啊?!

邪恶之徒之所以这么卖力地奔命,不惜放弃自己真正生命的永远,不就是迷于人世间眼前的既得利益吗?如果不给他(它)们开支,不支付任何费用,他们还会去干吗?不就是人民的血汗被极少数当权者为一己之私而利用来收买这些贪官污吏吗?如果他们从大法弟子这里得到的只是浩然正气,而没有任何的利益,没有任何的罚款供其挥霍,他们会那么费尽心机地折磨大法弟子吗?(当然包括另外空间魔的操纵,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从很多资料我们都看到大法弟子被逼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如果我们不配合邪恶真正达到“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的境界,除了我们的信仰,对大法的正念、正悟,其余什么都没有,那些可怜的、罪恶的邪恶之徒还会那么卖力吗?他们才是真正被利益驱使而不要命的,我们不给其市场,从我们自己这里做到不供应任何一份利益,让他们终日生活在当权者的奴役之中,拿有数的薪水,他们还会泯灭良知地残害这些一身和祥,一身正气的修炼者吗?

也许是我们帮助了他们下决心残害我们,那么从我们意识到的那一刻起,就要改正我们的做法,如果我们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反而从另一面起到助纣为虐的作用,那么我们的心才真正地在滴血。希望我们所有家人,从真正维护我们的心愿出发,不要给邪恶以市场,我们是心甘情愿地为众生的得法、得救而奉献一切的。如果我们的家人真正的维护我们,那么就站在我们一边,站在法的一边,坚持大法是正确的,坚持用我们大法的力量去摧毁一切邪恶,坚持让所有大法弟子坚定地走自己的路。没有人能改变我们的信仰,没有人能阻挡我们修炼坚定地信心和正念,如果大法弟子的亲人们,真正地维护我们就请您们放心,法轮大法一定会普照寰宇,照亮每一个阴暗角落,用强大的正的力量摧毁它,建立新的欣欣向荣的世界,大法弟子的苦只是暂时的,不要为了所谓的为我们好,而写什么保证,交什么保证金,那是对我们的侮辱,不能给迫害你们亲人的邪恶之徒一分钱,要么,他(它)们就提供三餐让这些最正的人来给他们洪法,讲真相,要么就放弟子们回家。邪恶利用大法弟子每年榨取无数钱财,修建监狱,配备警用设施,发放邪恶警察的工资,还有被无数警察私囊塞满。不要啊,我们要把有用的钱去做真相,去救度世人。

在讲清真相时,我们要先发正念,清除操纵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才能让他们真正地得救,用我们最正的正念,慈悲的善心去启悟他们埋藏最深的善心,人都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只是被后天形成的观念障碍着,把后天观念当成是自己了。破除他们的观念,用他们能理解的和能接触到的正法事例讲给他们听,使其从自心想要明白法理。师父说:“其实对于那些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如打死人的、强奸女大法弟子的禽兽不如的坏人或那些为首的邪恶之徒,可使用意念指挥——叫其干什么,邪恶的坏人就会干什么。”(《什么是功能》)我想,我们可以动真念,去指使他们采、编、播、报导、报道制作遗留在世界各地的各种神的遗迹,用科学的形式证明科学是错误的,又不可解的,从而让世人怀疑科学的真实性,启悟他们对神的敬仰,从内心深处打垮科学所灌输的“无神论”思想,为将来人得法、得救奠定思想基础,“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溶于法中》)每日都能看到、听到这种报导会慢慢地改变他们的观念。从自我做起,用道德约束自己的行为,为新人类开创基础,过度到人类下一个文明的新纪元。

再有,我们在讲清真相时一定要用善心,不要急于成功,要慢慢地改变“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不要期望一、两张传单就会立刻改变一个人。以前做真相时,我曾因此失落过,觉得真相讲给他们却好象熟视无睹,没有太大的影响,再对照自己的得法过程,就为自己的心急而脸红,师父曾安排一次又一次将大法送到我手中,因为坚持从小受到的教育而坚持“无神论”,从而放弃得法,直到99年才真正地明白法理,走入大法中来,我为自己惭愧,又为师父无限慈悲,无数次点悟而感动,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一次次地去接近也许与我有缘的世人呢?当然有悟性好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真的,是对的,从而改变以前的观念,站到同情、尊重、维护大法的一边。由此,我悟到我们应该不厌其烦地做真相,看得多了,慢慢地他们就会认真地思考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虽然有那么多人需要救度,而我们的时间又那么紧迫,但是,我们有强大的正念,有那么多的同修和我们一起行动,只要做到,做好,就一定会成功的。

法轮大法的佛光会普照寰宇,让我们在恩师的导航下,鼓起风帆去救度一切可度之人。

以上为我个人看法与见解,如有不当敬请慈悲指正,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