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冲出黑暗重见光明

一份迟到的悔悟

【明慧网2001年8月5日】慈悲的恩师,各位同修:

你们好!这是一份迟到的悔悟。

我叫赵爱国,吉林市人。曾于2000年5月在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走入邪悟,并协助欺骗过多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2000年12月获所外执行,回来后又交了书并在消极而无奈的痛苦挣扎中又做了一些做为一名大法弟子绝不应该做的事。每想到这些我都有剜心透骨,甚至多少次我在痛悔中等待着被彻底销毁的命运。但是慈悲的恩师却从没有放弃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启悟着我,并用多种方式引领着我的生命冲出黑暗,使我重见光明。正如师父所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一想到这些,我就禁不住要流泪,千言万语也难诉师尊对我的苦心垂度。随着自己静心学法和一步步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中来,我对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有了一种越来越深刻的认识,更日感其严重和严肃性,虽然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但内心仍深感不安,我感到要彻底走出自我的束缚,全面去挽回自己造成的影响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我必须和不得不去做了。在此把自己这段痛心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供同修们引以为戒,也希望那些仍在邪悟中彷徨的人快快醒悟,冲破枷锁,重新走上光明的正途。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我们已醒悟得太迟太迟;师父和早已走出人来的大法弟子已等待得太久太久了……

一、惨痛的教训

我也是在苦苦的寻觅与等待中于96年9月得遇大法,真是梦寐以求并深感大法的威力。在和平的环境中也自感自己全身心投入,并全力洪法。大法遭到迫害后多次进京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师父经文中说的那种人。师父说:"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大曝光》。在从前的一遍遍学法,背法中并没有从内心深处警戒自己,以至给邪魔钻了一个大空子,现在回到法中来看,正如师父所说:“所有转化学员的方式、言论都是哄小孩儿的玩艺儿。”《除恶》,经不起推敲,自己之所以陷入其中,关键是因为自己心中有执著被邪魔所利用。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认识法,在魔难当中没能用本性的一面来对待,时时保持心中强大的正念,而是消极承受和纵容了邪恶,陷于长期的魔难当中,心中产生了动摇,被邪魔钻了思想的空子。

2、平时不注重实修,在修炼中产生了欢喜心和显示心,加上根本的执著没去,追求圆满等一些因素,心中放任了自己。师父说:“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转法轮》。从而走上自心生魔的邪悟当中。

3、没有放下生死,放下最后的执著。师父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们之所以最后被所谓的转化其中都是隐藏了一个怕心。

4、没有正确认识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在压力面前,淡漠了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而是局限到个人修炼的框框中。钻入牛角尖,背离了正法的轨道,铸成了大错。

回忆那段经历是刻骨铭心的,教训是惨痛的,因为我们的错误加重了邪恶的迫害,也延误了正法的进程。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大法不可窃》回顾那段历史是痛苦的,愿同修们引以为戒。曾经走入邪悟的人,快快放下包袱吧,我们身上是背负污点的人,只有自己加倍付出去洗刷自己的耻辱,总有一天无论什么样的梦都会醒,不要让我们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教训应该使我们更加成熟,振作起来,推翻邪恶所安排的那一切,给邪恶以沉重一击!

二、痛苦的挣扎

刚从劳教所出来时,我还抱着幻想希望自己没有错,但很多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样发生变化,常人仍在自己原有的轨道中滞行,而大法弟子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更加坚定地证实着大法,我根本无法也不想去改变别人,只是发觉我自己变了,我不再能堂堂正正地去弘法,护法,违心地虚以应付,我仿佛被一层厚厚的壳所包绕,我为这种得了法又不能证实法的行为感到有些怀疑,可是我任由着邪恶的旧势力摆布着我,把自己更深地封闭了起来,我也想按照自己所谓悟到的只按“真、善、忍”去做,却发现由于没有了法的指导和坚定修炼的心,难以遏制地在随着人的思想迅速下滑着。2001年元月期间,我在长春一功友家中看到了师父近一年来发的经文和一些网上资料。可当时我还在心里保守着,仍拼命想给自己找借口作掩盖,没有意识到邪恶仍在控制着我。

可当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邪恶者一边时,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很快却又被一种彻底毁了的不理智的情绪所控制,邪恶在钻着我思想的空子。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确确实实错了,错得彻彻底底,没有任何的借口可以搪塞了,我觉得我错得不可救药,不配再修大法了。由于长期脱离了学法,思想中走着人的极端。苦于一时没有强大的勇气去冲破那一切压力和束缚,我自暴自弃,只好等待着被销毁的命运,生命却从此走入了深深的痛悔。在这样的状态下,我回来后也想能做什么做点什么,挽回点自己造成的影响。我给同我一样走入了邪悟的一些人打了电话;也给劳教所、分局、派出所和单位写了声明信却一直没有勇气发出,与当时联系过的人的联系也不了了之,任由其发展,后来听说几个当时曾明白了的学员又被带回到原来的状态当中。一个只在消极的等待中自暴自弃的人,是一个放不下自我的人,怎么会有纯正的慈悲心去帮助救度别人呢?我在这种消极的状态中放任着自己。所有的关都用人的一面应付着,觉得自己越来越象一个常人,甚至不如一个常人了。后来竟彻底放弃了一直在过的一个情关,随波逐流,任由着一个比我年长19岁多的人在一个月内离婚又同我结婚的变化,造得满城风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从此我更是一蹶不振,我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常被一种遗失了家的失落感所啃噬。

这时候,师父还安排功友一次次老远赶来,帮助我走出自我。我感到她们每来一次,都把我从魔难中往出拉了一截,师父的经文一篇一篇发下来,同修们的体会传到我的手中,我一次又一次感到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在这巨难中的大法弟子,师父的法都讲明了,我还不照着做,我到底还在掩盖着什么?师父关于发正念除恶的文章发表后,我开始逐渐再次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弟子,每天按时随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我开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之所以犯了如此大的错误,并一错再错,是因为自己生命中存在一些不符合法的、变异了的因素,自己又没有在思想中引起及时的警戒,被邪魔钻了空子,消极地顺从了邪恶的安排。我必须首先用强大的正念消除它们,不承认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把自己真正再次当成宇宙中的一个粒子,为了这个粒子能发出纯正的光芒而努力去修炼自己,自己的错误正全面暴露了自己身上的一切,应该去除和改变的东西。慈悲的师父已经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而每个宇宙中的粒子又都有自己应该肩负起来的责任,与周围的人都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因种种原因仍在困扰中没走出来的功友们,不管我们能修到哪,也不管我们曾做过什么,只要邪恶还一天没有在人间被除尽,我们就还有修炼的机缘,我们就有身上应该担负起的责任。早日放下自我吧,回到正法的洪流中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亡羊补牢,未为晚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三、重见光明

长期以来,我没有真正下决心走出来之前,我时常感到一种东西在困扰着我,使我的心总不能堂堂正正,可当我一次次迈出一步一步,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敞亮,我重又感到了生命的堂堂正正,而且我也感到了我站在正法的洪流中时,我并不孤单,我和所有大法弟子站在一起,我又和正义和公理站在了一起,我重新感到了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现在我感到自己心中充满了力量和勇气,可以去面对一切。当我下定决心去冲破一切的时候,我发现长期束缚我的竟什么也不是。虽然我终于走出我早想迈出的这一步,但我深知我已远远地落在了后边,这只是我生命重见光明所迈出的第一步,我还想告诉那些还没走出困扰的人,当心中正念升起的时候,要牢牢把握住去付诸行动,"做到是修"。机会一旦失去很难再来,当我们感到举步维艰时请用师父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和《登泰山》来勉励自己,每跨过一步,生命都会呈现出另一层光明。我们不再为了求得自己的圆满而修炼,而是为了宇宙中的这个粒子能够归正而正自己,为了这个粒子能发出纯正的光芒,让我们静心学法,努力精进,投身到正法的洪流之中,不要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共担起生命的责任。

同时正告邪恶之徒,不要再继续作恶,不管用了多少卑劣手段和心机到头来都是无效的,"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再次声明我在不清醒状态下写的所有损害大法和师父的材料及言论全部作废,我要重新把生命融入正法之中。也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早日觉醒,不要再被谎言所蒙蔽,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