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8月7日】自从江泽民一夥假借政府名义开始打压法轮功以来,由于我是得法比较早的老学员,当地公安局认为我是骨干,对我实行24小时全面监控,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踪,甚至我去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时,便衣都要站在我旁边,听我说些什么。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百姓,只因修炼法轮功,我的名字却进了市重案组。

我曾三次去北京上访,想向政府反映关于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因为这是宪法给予公民的权利,却被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关进监狱。在监狱里,我和许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为了争取信仰自由一起绝食过。在天安门派出所,我亲眼目睹了警察毒打大法弟子的暴行。我被天安门派出所随便塞给一个驻京办分流,因我不肯说出姓名,被该驻京办的警察殴打。

当我第一次从监狱里放出来时,两名警察和单位的人要求我上他们的车,因我坚持自己走回家,不上他们的车,于是他们一边辱骂我,一边扭着我的胳膊强行要拖我上车,并警告说即使我从监狱出来了也不会有自由的。我知道他们想给我办洗脑班,我竭力抗争,他们才未能得逞。

我因为去功友家聊天,被不法警察第三次关进监狱,在监狱里,不准炼功,不准谈法轮功,连犯人也被警告不准学炼法轮功。我要做十六个小时的苦工。由于我被抓得很突然,我的家人不知道我的下落,便到公安局去询问,公安局竟谎称不知道,以至我的家人非常担心。

因我去过北京上访,单位告诉我上班的八小时不准离开单位半步,当我请假外出时,被明确告知公安局不同意我离开市区。因我始终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先是被开除了团籍,接着被单位除名。单位在开除我时起草了一份捏造事实、颠倒黑白的文件,想强迫我签收,被我拒绝。在我被开除的第二天,警察又来到我家里,警告我不要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不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因我始终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当地公安局认为是“顽固分子”,警察经常到我家,对我和我的家人施加压力,威胁我再去北京就要送我去劳教,并警告我不准和功友来往,否则也要送去劳教。有一次一位功友来看我,她前脚进,两分钟不到,警察后脚就跟来了,他们此举意在对我和功友施压与威胁,想强迫我们断绝联系。一接近所谓的敏感日期,如4.257.20,我就成了重点监控对象。为了防止我去北京或与功友交流,我的身后经常跟着几个便衣。

我的家人曾想申请我去香港旅游,被公安局告知不许我离境。我因身份证丢失去派出所补办时,由于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受到了许多的刁难。派出所得知我在国外的亲属想邀请我去探亲时,要求我写一份材料交给他们,内容是:打算什么时候走;从哪里走;与什么人同行;想去国外看些什么人。我拒绝了这一非法要求。

我不得不选择离开家,但公安局并没有善罢甘休,派出所、居委会轮番到我家中找我家人,施压并要问出我的出向。

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是不可想象的,更没有人权可言;而且只因为坚持信仰时刻都会被剥夺生存的权利。我真诚地呼吁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政府机构、国际组织以及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向中国被剥夺了所有权利的法轮功修炼者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