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同修的心声

一个南方女孩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8月7日】清宁,一个端庄、宁静的南方女大学生,99年北京某大学毕业,“7.20”上访被学校接回,在毕业档案里留下了她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家乡省人事部门因为她修大法做好人,不给安排工作,这样她又回到了北京。

去年5月,一位同修介绍我认识了她。第二次见面时,她决定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在一个路边的草坪上,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她说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在法受到诽谤时,应该去证实法,我悟到了,决定去做,如果3天内我没给你联系,可能就是被送回当地了。后来才知道,被当地警察接回后,拘留了15天。在第15天因为炼功,又延拘15天。在看守所,面对家人的眼泪、哭诉,同学、校长的劝导,镇长、市局领导的软硬兼施,她“坚修大法心不动”。因为在她们市里修大法上访的她还是第一个,所以她被列为重点,24小时、6个人轮流监视。家人不明真相,配合邪恶,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在看守所期间,给我写了两封信,虽然她对我的地址只知道大概,居然也转到我手上。她说里面不能学法,梦中到处找《转法轮》,有两次都哭醒了。后来回家后,偶尔她会用智慧到临近的电话亭给我打电话,每次几乎都是师父经文刚下来,我就在电话上念给她听,常常是刚念完,电话就挂断了。她告诉我,它们来了。

二个月以后,北京一个公司发出邀请函,聘她到公司上班。经过一番交涉,当地才同意放她。当时,看守她的人用车把她送到火车站,叫她再别回来。

第三次见到她,是2000年10月底。天已寒冷,我看到她比以前清瘦,身体很单薄,还穿一件衬衣,我把同修凑的1100元钱给了她,让她添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她依旧是默默做着讲清真象的工作,从明慧上下载文章,弟子们传阅共同提高,依旧那样坚定、宁静、义无反顾。

后来我们炼功点的同修给她准备了几件过冬的衣物,叫我送过去,就再也没联系上。直到前2天,我才收到来自某看守所的一封信,熟悉的笔迹,果然就是她清宁。她说今天正好是入所的第七个月,已签了逮捕,检察院也来过,就差法院的传票未到了,两个月内会有结果。这么长时间我真的不能确定你现在的状态,都还好吗?我不知道你走的是怎样一条路,但一句话,愿你走正道。XX,真的一旦入狱了,很怀念外面自由的日子,在外面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你仍自由,要珍惜,要做好,愿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虽然信很短,但看后给我鞭策很大,所以,我把她的信给一位同修念了,同修让我把她的修炼情况整理一下上网,对大家都有启发,特别是对那些在家不动的和有些写过保证而还不能深刻认识自己的错误的人,有帮助。她在那样邪恶遍布的环境里,有邪悟者从内部瓦解,有狱警软硬兼施的复杂情况下,不仅自己能保持清醒,还写信鼓励狱外的同修,我为她高兴,也为自己过关中时常过得不好而惭愧。我觉得这是狱中同修的共同心声。在巨大的承受中,希望我们在外面仍自由的同修,要珍惜,要做好,珍惜这亘古未有的正法机缘,不要辜负了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更加深入讲清真象,正念除恶,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