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小朋友学大法

2001年儿童夏令营的我见及我思


【明慧网2001年9月1日】此次儿童夏令营从八月二十四日傍晚七点至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在台北剑潭青年活动中心举办。在这次活动中,我是负责帮忙照顾高年级的工作人员。我下班后赶到剑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报到的时候我才想到自己没有将日程表先发给小朋友,所以家长们反应对两天多的行程不是很了解。真是有些尴尬,好吧下次改进。走出六楼电梯就听到屋内传出来朗诵洪吟的声音,顺着熟悉的声音走过去,发现屋里挤满了小朋友,床的上铺、下铺外加地上都坐满了人,我往旁边一站,我的声音和大家的声音很快的就融成一体。

《洪吟》念了一段落后开始自我介绍,得法的小朋友会提一下自己脾气变好了,不再爱骂人了等等,有的坦承自己是被父母逼来的,也有第一次接触大法乾脆问“什么是法轮大法”,“修炼为什么要专一”,“基督教和法轮功是否冲突”,“杀牛算不算杀生”?自我介绍完,接着介绍自己画的真、善、忍的作品,有画一堆人代表处处都有真、善、忍存在,或画一些日常生活中体现真、善、忍的画面,如打坐代表忍,扶人过马路代表善等等,也有几个已得法的小弟子画法轮来代表真、善、忍。我看到了小孩“真”的一面。

解散后我代替一位同修到他的房间照顾两个小朋友,他们是两兄弟,一个是小学二年级,一个是小学三年级,我看到两兄弟很安静地在床的上铺休息。到了晚上十点多,就督促他们可以睡了,可是小孩子太兴奋了,不想睡觉,我想那么就讲一讲修炼的故事让他们听听,我想要让他们听一听能有机会看《转法轮》是多么棒的一件事情,我就讲了"偷看天书〃这个故事,两兄弟静静的听完后似有所感,后来我们又在床上聊了一会儿,他们就睡着了,两张清秀的脸庞显得非常安祥。

第二天早上先到外面炼功,两兄弟功法不太会,我就带他们到教功区,教功区有四,五十个小孩,我很讶异的发现大部份的小孩子都跟得上,真是比我当年学的时候还强呢!炼完功回房后小朋友就要看电视,我想,小朋友来夏令营就是要给他们一个学法的环境,怎么能把时间花在看电视上,赶忙催促他们拿出洪吟,他们俩兄弟也跟着一起朗诵《洪吟》。刚开始我内心还有些嘀咕,不知他们能撑多久,没想到居然能撑到我结束,学法轮大法的小孩真是不能用一般小孩的标准来衡量呢。

接着上午的两个主题是认识真、善、忍及实践真、善、忍。在小朋友的生活中,大部份就是围绕在不生气、不说谎、不骂人、不说脏话以及不偷东西等等,也有一些小朋友提到大法以外的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通常我们比较不直接回应大法以外的疑问,尽量让小朋友多吸收大法的内容。

午休时,我把我要负责照顾的两兄弟带到房间休息,免得他们下午打瞌睡,午休完后开始劳作。我们做相框,这可把我们三个工作人员都难倒了,因为我们没有人会做,赶忙由其他组请了一位大哥哥示范一下,接着小朋友就很认真地开始做,做完以后再用彩色笔在相框四周画上自己想要的图案,就是一个代表个人风格的作品了。因劳作时间延后结束,所以讨论“正法”的时间就很少了,我们向小朋友介绍几篇网路上的文章,让没学过法的小朋友有些概念,并且告诉小朋友如何发正念以及发正念的意义。

接下来是将近两个小时到美术馆的炼功洪法,我们在草坪上炼功,经过上午两个时段的炼功教功后,这次所有的小朋友一起炼功,到第五套功法时,有些小朋友忘记带坐垫,我们就请他们直接坐在地上。这时我的内心突然开始挣扎,因为我带了坐垫,但是我想我穿浅色的长裤,如果不坐在坐垫上,直接坐在草坪上我的长裤就会弄脏,但是我又看到另一位工作人员直接将自己的坐垫给了小朋友,然后毫不犹豫地坐在地上,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太大了,可是…,我仍然在犹豫,有一位工作人员突然跟我说:“把垫子给小朋友。”我挣扎地回答:“那么多小朋友没有坐垫,要给哪一个?”对方回答:“给一个算一个。”我把坐垫举起来问:“哪一位小朋友要坐垫?”就在这种情况下才交出坐垫。此刻我体会到自己的私心是多么的根深蒂固,我需要这么费劲地把它扔掉一点。我想起<<转法轮>>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师尊在这部宇宙大法的第一讲就明白地指点我们:

“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得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我的体悟“私心”就是一切执著的根源。不修去“私”,就达不到“无漏”,我知道自己的私心层层层层…,但终究要一层一层的扔掉。炼完功后我们在公园里绕了一下,让大法的踪迹遍布每个角落,也有一些同修在发汽球及紧急救援大陆同修的资料。

回到剑潭后,先请小朋友梳洗完毕,再参加工作小组精心制作的晚会,其中包括乐器演奏,话剧,影片及游戏,我只是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他们,从表演者到主持人,我体会到了每一个人为了今日的演出他背后的努力及承诺时的无私。小朋友在《洪吟》的接龙游戏和法轮大法纪事的排序时情绪达到最高点,真是极尽所能的背下《洪吟》以便排入顺序并寻找法轮大法纪事的正确排序。将近一百五十位小朋友的队伍是乱中有序。直到《洪吟》的接龙以及大法纪事的排序完成后才恢复平静,最后整队回房已是十点多了。

当天晚上我换到另一房间去照顾另外两个中班的小朋友。这两位小朋友都是已经得法,其中有一个得法将近四年,当天晚上很晚了还不愿意去睡,问了我很多法上的问题,后来实在是很晚了怕他们第二天起不来才催他们去睡。

第三天早上两个小朋友一叫就醒了,根本不需要我操心,比我还早准备好,就直接到他们前一天炼功的喷水池边炼功。炼功时我本来是很自在的坐在那儿和大家一起炼功,却突然发现前一天同一个房号内的同修在帮这些小朋友们调整动作,那我怎么就没想到要去做,我领悟到自己心性比较差,又有一层私心要去掉。在靠水池边太阳正烈,有些小朋友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仍是一动不动地打坐,大法小弟子就是了得。

这天早上的学法讨论部份有两个单元:讲清真相和天的概念。讲清真相的部份因为有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九个法轮大法纪事排序看板。我们就依照顺序由师尊开始洪传大法到紧急救援活动系统的让小朋友边看边听其中每一个阶段发生的故事。这一堂课是几堂课下来小朋友最守秩序的一堂,小朋友们听得很专心也问了些问题,尤其是第一次来学法的小朋友,我感觉到他们的转变,不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看到大法的威力带给他们的改变。在下一堂讲完“天”的概念后,我们把要送交国际人权组织的签名簿拿出来,他们就主动地签名。

最后一个下午是天文台之旅。我试着将天文馆里看到的太阳系和一些星座摆进大法的“宇宙”或“大穹”里,那也不过连沧海一粟都不到,最后在立体剧场看了一部影片叫柴克飞行梦。很有趣的是,柴克的梦是驾着飞机飞天,而我们却是修炼上去的飞天。他那是常人的梦嘛!而我们却是要走向圆满的。

2001年儿童夏令营结束了,但是如何让这些小朋友有一个更好的学法环境,不要随着夏令营的结束而松懈下来,却是另一个课题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