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见闻

【明慧网2001年6月27日】2000年十月二十七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我看到在人间善良与邪恶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善的是法轮大法弟子,而邪恶的是那些破坏大法的被江泽民所利用的那些警察与打手。

下午两点,在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地点斜右方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娘和一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举起了白色横幅,上书“法轮大法”,立刻就有几个男的飞快的跑了过去,马上三个男的就一边一个的架着这两位大法弟子,手里拿着已卷起的横幅,向正在开过来的警车走过去。这时,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同志举起照相机,走近跟前拍照,立刻警车里开车的警察马上开车门下来直奔他而来,这男同志身边一打扮民工模样的男人拍着他肩膀,一下子把他手中的相机夺过来,嘴里一边说:“谁让你拍照!”一边从相机中一下子把胶卷拉了出来。这位男同志说:“我不知道不让拍照。”这时从警车走过来的警察也吼叫道:“谁让你拍照的?”。就在这时旁边又有一位男的大法弟子,向空中扔着一把传单,高喊:“法轮大法好”,立刻一群人又围上去,这位功友又被抓起来,地上的传单马上就被一群打手捡了起来。

没容我的思想多想,我看见两个大法弟子迅速地拉起一卷白色横幅,长长的横幅上用红色书写着:“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个民工模样的打手跑了上去,拼命地从横幅中间往下拉,但两个大法弟子,一边往后退,一边使劲的拉住横幅不放手,这时,又跑过去七个民工打扮的打手,四个打手对付一个男功友,四个打手对付一个女功友。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只是使劲高喊着“法轮大法好”。当时。身在现场的我,想冲上去,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心中已无怕的想法,不知为什么我并没有冲上去,我扭过头,忽然看见身边的外国游人拿着照相机正在拍着此时的暴力情景,这时,男功友的眼镜已被打碎,女功友被打手强行在地上拉到警车里,我的心在激动,这时,一个警察走到拿相机的外国人身边,一把就把相机抢走了,连相机都没有还给外国人,外国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共四个人一声也不吭,我做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不知道英文法轮大法怎么发音,于是我鼓足勇气站在他们身边用汉语说:“法轮大法”,立刻我的眼睛就跟两个民工打扮的打手的眼神对上了,他们恶狠狠地瞅着我。

我默默地退出人群,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几分钟之内,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而这一切,竟然没有一张照片能从天安门广场带出来,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我看到旁边一位年轻女孩红红的眼眶,后来有两个人告诉我,警车跟前一位警察也在抹眼泪。

那些被邪恶控制的警察和打手,他们怕他们的丑恶嘴脸被公诸于世,连照片都不敢让人照,他们想隐瞒事实真相,但是,我决不能让他们得逞,我今天把它写出来,就是要揭露江泽民及其爪牙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丑恶行径。江泽民,你必须承担你对法轮大法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而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受着江泽民和电视台、报纸宣传愚弄的人们啊,希望你们猛醒,不要再正邪不分了。江泽民就是在常人社会一切邪恶的总代表,他不但害他自己,还害了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们。

偌大的天安门广场,赫然的挂着不许停车的牌子,而无数辆大小不一的警车,就停在广场之内,数不清的武警、防暴警察、治安民警、便衣打手随处可见,使人感觉阴森恐怖,而这一切竟然都是对付修炼“真善忍”的和平请愿的法轮大法弟子。

江泽民,你的末日即将来临,那些到现在还充当打手的暴警们,劝你们悬崖勒马,不要再作恶了。

(注:人间邪恶之首只剩了一张人皮――北京时间5月27日晨的交战后,那个人间邪恶之首所有的元神都被打到地狱中去了。现在他的人皮完全是在被破坏大法的魔头们控制着。其中的一些魔头已经被消灭了,可还有剩下的,还在利用那张皮在人间干坏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