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报:法轮功抗议者为唤起关注而绝食


【明慧网2001年9月10日】华盛顿--他们在凌乱的城市公园的木兰花丛中被鸟鸣声唤醒。他们盘腿在紫色垫子上打坐,他们双手伸过头顶,他们呼吸,他们站立,他们伸展着身体--这套缓慢动作显然是为达到最大程度的简单易学而设计。

这个温柔而生动的场面是法轮功的外观,法轮功遭到了中国政府自血洗天安门广场抗议学生以来最严厉的镇压。

就象1999年某天早晨10000名静静的抗议者出现在北京中南海外面一样的出乎意料,上个月,一小组绝食抗议者出现在这儿的中国大使馆外。

希望山谷(Hope Valley)的艾米·程是其中的一位,她的经验把世界最古老的精神传统和网络时代的快速功能联系在了一起。

38岁的程是计算机程序设计员,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法轮功的修炼已经回答了我许多关于宇宙和生命的问题。”更不用说自从三年半前她找到这个精神修炼以来,在她的健康和婚姻方面的改善了。她说她有责任尽她的力量来提醒人们注意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到的迫害

很难知道程和她的同胞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未遇到过比他们更谦逊的寻求公众注意的人群--他们的行为是如此的审慎适度,而他们的要求和目标又是如此伟大崇高。

在我这个都市人的眼中,一开始,他们显得相当奇怪。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带有中国口音。看上去所有的人在地上坐得都很舒服,而我的脚踝早已麻木得没有知觉了。当然他们正在绝食以向马路对面砖房里面的一些人表明他们的观点,而那些人不愿承认这些人的存在,也不会让这些人使用洗手间。

然而,通过仔细观察他们,就会发现其实这些抗议者是符合一些纯美国传统的--早年的宗教复兴,新时代自立群体,人们和平集会的权利和请求他们的政府纠正冤案。他们和世界互联网--中国政府感到如此具威胁性的一种力量--完全联接起来。

他们轮流讲述他们在法轮功修炼中的收获是什么。

58岁的华盛顿居民丽莎·桃说:“我曾有严重的偏头痛。我的丈夫过去有严重的心脏病。在我们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这些问题就消失了。我过去脾气不好。真、善、忍原理让我放松,平静,带来了和谐,使我成为更好的人。现在,所有人都是我的朋友。”

程说,身体运动背后的巨大精神力量使法轮功区别于佛教和道教中的其它门派。程已在完成五天绝食后回到罗德岛(Rhode Island)。

程已经申请了美国公民,她在法轮功创始人于1992年传出法轮功之前作为新墨西哥大学的研究生来到美国(她在那儿遇到她的中国丈夫--一个遗传工程的博士生)。1998年她在圣路易斯工作时知道了法轮功,并开始修炼。中国的镇压--包括已经国际人权团体证实的大规模逮捕,强迫劳动和许多死刑--是在二年前10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请愿后开始的。

文章说程谈到她认为自焚可能是政府导演的,这种行为本身是违背法轮功原理的。

文章说无论如何,这个运动通过国际活动和外交策略比任何普通教派和抗议团体都更加引人注目。

对程来说,法轮功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法轮功已大大地改善了她的生活,所以她愿意尽最大努力去抗议镇压。在过去一、二年中,她去了日内瓦,香港(她说政府未让她入境),现在她又去了华盛顿绝食,利用每一个机会寻求媒体报导。

她说她自己付路费。她每周在罗杰·威廉斯(Roger Williams)公园教法轮功,她在这个州的各个集市和节日上传播这信息。(典型的地点:新港的爱尔兰节。)她和她的同修们已经把法轮功特别报导送上了当地的闭路电视,建起该运动的罗德岛网站,要求周围的市镇政府承认法轮功。

总之,对于一些既不管理办公室,也不推销商品的人来说,这已是非常出色的成绩了。想象一下这些默默无闻的传播者--几十?几百?或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各地民间付出着同样的努力,难怪这运动已经开始得到了地方报纸编委的注意,甚至一些国会议员的注意。

下一个目标是提请布什总统在他下个月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注意到此事。

据亚特兰大的尤金·崔说,他们的临时目标是很小的,崔是8月17日到达的第一批绝食者,绝食11天,比程和其他大多数人都长。

崔说,如果还有抗议者想绝食,他们就会出现在中国大使馆对面的小公园里。他们将密切观察,反对镇压,他们会坚持下去。

并且他们将在网上交流意见。

本文作者约翰 E.穆利根(John E. Mulligan)是远见报华盛顿分社的主编。

欲了解罗德岛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法轮功活动请见:http://projo.com/extra/falung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