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步行小组与新闻媒体不期而遇

加拿大“环球步行”日记

【明慧网2001年9月10日】

(9月7日 星期五)

今天我们上路了。

在多伦多市政府广场前开的新闻发布会非常成功,多家媒体来采访,事后听大家说这次媒体报导,是罕见的热烈,报导的内容非常正面,特别是那些很少来采访我们的中英文的电视台。我们感到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随着全体大法弟子在法中的提高,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这么多学员来送行,他们整整齐齐排在后面炼功,我们感到我们的整体是那样的坚不可摧。

在路上我们进行了交流,我们都有同感:这次在我们走出第一步之前,每个人对步行的意义都明明白白,所以我们迈出的步伐是异常的坚定和理智。

在路上,我们发着大法传单,我们对遇到的每一个人说,我们要从多伦多步行到渥太华去。接传单的人一开始出于礼貌接过来,“嗯,好,好,啊!!什么!!再说一遍,你们要步行去渥太华!?为什么?!”有的人急切地读着传单,有的人问我们,最后他们带着敬佩的目光说,“祝你们好运!”

我们拜访了所有在沿途路过的省议员和市议员的办公室,我们和能见到的议员照了相。

今天我们走了近三十公里,历时7个小时。

我穿的鞋不合适,脚上很快起了泡,走到最后4公里时,有些一瘸一拐。这时一个路人,追上来,关心地问我,脚是不是伤了,我告诉她与中国大陆学员承受的苦难相比,我们算不了什么。看着她同情的目光,我感到心里不是滋味,宇宙大法修炼出来的弟子决不是弱者,我们在另外空间都是伟大的,在人间怎么成了被同情的弱者。晚上在我打坐之前,对满脚的大泡说:你们不许干扰我正法,不许影响我走路。

正是我们步行的第一天,多伦多的气温骤然升高了几度,从几天前凉嗖嗖的秋天,变成了闷热的炎夏,很多人家又开起了空调。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在另外空间的正邪的较量中我们一定又是胜利的。

(9月8日 星期六)

今天是多伦多学员环球步行的第二天,我们的“SOS”拖车装扮一新,也一起上路了 (越野车后面挂个拖车,拖车上装饰醒目的真象展板)。因为是周末, 人们起来的晚,大家决定中午出发,以便能在路上遇到更多的人。

天出奇的热。通常到了九月,天早已凉下来,应该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了,但这两天突然热起来,今天更热, 又闷, 没走多远,人已经是粘粘的了。

昨天走了三十多公里,脚起大泡的功友却说:这些泡真的一点也不影响我,没有疼的感觉。这是他的真实感觉。

下午走到小城Pickring休息时,一个白人小伙子开一辆摩托车到拖车边停住了,问我们“SOS”是怎么回事。我们给他讲法轮大法,讲发生在中国的事情,讲我们步行的目的, 小伙子说,我知道法轮大法,中国迫害人权世人皆知,还想以举办奥运会来使自己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我们都看着呢。你们真了不起,加油,所有有良心的百姓和政府都会支持你们的。大家聊了好一会,最后他说, 我想请你们帮忙,写中文“save”,我想把它刻在身上。当我们为他写下“救渡”俩个字时,他感激地说,太谢谢你们了,我找了很久,这几天我一直在路上转悠,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会,今天看见你们车上的“善”字,我很喜欢,我找对人了,“救渡”这俩个字太美了。是明白的那一面的驱使、还是冥冥中神在告诉他,有一个说中文的人会救渡他。为了找这俩个字,他听到了真善忍,听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听到了迫害的真象,他表达了正义之心, 他不就被救渡了吗!

目送着小伙子远去的背影,我们体会到时间的紧迫,更理解了为什么师父会如此苦苦等待,是啊,还有多少可救渡的人在等着我们哪。

在路上,我们刚发完正念,没走几步,有一个著名电视台的摄影车路过我们,给我们摄了像,并主动索取了我们的传单和大法资料。一个小时后,同样的情况发生了,也刚发完正念,又碰到了一电视台记者。

我们呼吁世人关注法轮功,帮助救援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学员,其实更应该让世人知道,我们的目的并不只限于此,应该告诉世人大法弟子用宽大的胸怀无私地忍受着一切,为的是救渡他们,用人间的理,世人能理解的语言讲出来:法轮大法修炼人在用生命和鲜血维护着正义善良──人类美好生活的源泉。

师父说:“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世人能有今天,都是师父为其承担了一切,作弟子的,有责任把这一切告诉世人,世人必须被包容在这伟大的正法洪流中。正是我们五人有这样的共同基点,与新闻媒体的不期而遇也就不足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