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弥补之路


【明慧网2001年9月14日】99年3月份得法,7月份邪恶便大肆恶毒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我只是知道不能不跟上大伙的进程,别人都护法去了,我还在家里呆着,这算怎么回事?于是向校党委声明,我要炼法轮功,XX党员不让炼法轮功,那好,把我的党籍挂起来。

开学了,学校的领导们把我骗到招待所,装模做样的开了一个象样的套间,美其名曰:转化教育。其实是威胁和利诱。可怜的人,邪恶势力逼着他把话说得咬牙,宣扬被舆论炒糊的诬蔑之词,似乎很有理论。那时我怕心太重,时常无能地落泪,不敢对峙邪恶,后来用文字游戏的方式,向邪恶妥协。

他们对我的文字游戏还是不满意,给了我一个“悔过”的机会,我便坚决地抹去了自己的污点。邪恶气急败坏,连忙组织会议。可是我已经决定去北京上访,10月13日背了一背包衣物,决心很大,一去就打算不回来了。可是一进上访办公室就被抓住了,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没想到中国的法律这么脆弱,我被押送往当地驻京办事处,被学校所谓的副教授骂了一通(他已经顾不上斯文了)。

回学校后被非法关了3个月,最后以耻辱的“保证”不再主动传播佛法而得以回家过年。邪恶之徒们还以各种方式威胁我父母:让你儿子劳教、判刑、现行反革命……可怜父母本来枯槁的脸被吓瘦了许多。我没有妥协,他们要我退党,我在退党的材料上签了字,退党的理由是我是有神论,现在看来那是借口。2000年6月份,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出来后,又去了北京。这次暴露了自己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又被非法押回上海,车上与同修交流很多,师父也给与大量鼓励,还是没有完满地走过正法历程。2000年8月份放出监狱。

现在已经一年过去了,在修炼人与常人之间徘徊,始终不能走出来全面讲清真相。在讲清真相之前,总是考虑自己的安全,再考虑别人能不能接受,还要考虑讲话方式,拐弯抹角,结果还没有讲到点子上,就已经让邪恶的旧势力尽占先机。一个深刻的体会是:没有放下自我,没有放下怕心,还在担忧,还在想象,就做不好讲清真相的工作。没有在法理上的语言、没有在法理上的行动,就没有清除邪恶的力量。“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一个看似偶然机会,在上海认识的朋友在逛商场时与我邂逅,她说:“大法需要你。”没有用人心思考的时候,我是有正念的,所以当时就说:“我去。”从此,我从半修不修、“单打独斗”走上了正法、讲清真相的大洪流之中。能为真理做事,那种幸福之感洋溢全身!

可是邪恶势力是害怕的,还没有启程,它就开始行动了。在我有漏的所有地方开始制造障碍,担心钱不够,它就意外地让我把钱落在家里,让旅费增加,企图耽误时间不让我上车。我有怕心,它就意外地造一些事端,我听到的语言都凶巴巴的。我走上车,别人抢占了我的座位,我当然不再退让,我要回了自己的座位。当看到一个怀里抱着孩子的妇女上火车时,我让给了她。现在想来,从别人挤占的座位要回属于自己的,而不是不要或者不敢要或者是算了,然后把座位让给需要的人,那符合一层法理。

一走入正法之中,邪恶开始让我牙痛,不经意之间,还理解为“水土不服”。“水土不服”不是人的观念吗?邪恶的东西为了阻止进一步的工作,来得如此隐蔽。它让我痛,我让它灭!我坚决地加班加点完成了部分工作。牙也不痛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现在它又在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利用同修之间由怕心变异成的防范心理,还利用同修之间各个层次的不同悟法,造成互相不能统一思考,不能连成一遍。企图破坏进程吗?我决不允许!

下一步,我将清除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