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丁延 (结束)

【明慧网2001年9月14日】25日早晨6点40分,丁延在医院里苏醒过来,一位正在警察局被非法审问的大法弟子同时在天目中看到她踩着法轮回来了。

傍晚,经过连续日夜审讯的十几位弟子陆续被带回到同一间屋子里,见到丁延躺在靠墙的一张长条桌子上,大家又禁不住泪水盈眶。

记得当时弟子们围在一起小声的商量要帮一名同修冲出去,丁延在旁边一直昏睡着。当几次尝试失败后,弟子们决定做最后的一次努力。此时丁延坐了起来,伸出两臂,两个弟子架住她,坚定地向门口走过去。一些大法弟子拉着法会的组织者向门外走,一些大法弟子拼命的挡着冲过来的警察,丁延由两位弟子架着,她的头无力的靠在同修的肩上,但是我看到她的背影,是那么的坚定,伫立在警察面前,不曾退后一步。

当时的我认为从未被抓过的组织法会的同修所面临的是个人的关,能否走出去要看他自己的心性和对法的坚定程度,别人不可能帮他过这一关。因此没有加入,只是旁观,认为自己是从法理上在理性的看待这件事。可是后来,在我们离开警察局之前的短暂的交流中,丁延说:“能否走出去是他的关,但是我们在这时刻是否去帮他体现了我们的心性。”

我明白了,一个修炼者如果不能真正的放下自我,返还为他人着想的无私无我的纯真本性,那么自以为是的悟性就会是由后天的自私观念所左右而导向的邪悟。其实在修炼中真正按照师父所教导的严格要求自己,渐渐的舍弃了一切私心,一个同化了宇宙特性的生命,他觉悟了的本性自知该如何去做。这也正是为什么一本《转法轮》,使那些看来普普通通的修炼者能在迫害初始就坚定地走出来用生命卫护大法的原因。

还有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丁延是脱了鞋后撞墙的,她被警察从医院送回来时,光着双脚。有两位弟子一直守候在沉睡的丁延身旁。每次她们扶着丁延去上厕所的时候,其中一位弟子总是把她自己的鞋子脱下来给丁延穿上,自己光着脚,从厕所回来时脚上沾着脏水。有一次丁延坐起来时,用虚弱的声音跟另一位弟子说,“我要你的鞋。”看着这位弟子的泪水默默的流下来,想起师父说的话,当一个人完全为着别人好的时候,说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

26日的清晨,经过了努力未能走出重兵把守的警察局,大家心中明白所要面临的残酷镇压,能否舍尽一切,走好每一步,将是对所有人的严峻考验。每个弟子的表情都非常严肃。

一个弟子开始打坐,警察过来踢他的手臂。这时同修大声说,“我们都起来炼功!”所有的弟子都站在一起开始炼第一套功法。再一次,邪恶被压倒,退到一旁去。炼完动功,丁延站在中间,面对铁窗,带领大家一遍遍的做“金刚排山”。开始只有几位弟子,慢慢地,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加入了,随着丁延的口令,一遍又一遍的“金刚排山”,大颗大颗的汗珠从每一位弟子的发红的皮肤上滚落下来,此时,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从心底升起,越来越强大,它势不可挡,超越了肉身,冲开了这囚室的四壁和铁窗。丁延轻声地说:“好了。”此时此刻,仿佛火山爆发的一瞬间,弟子们同时冲到了覆盖整面墙的铁窗上,奋力的摇撼着,惊天动地的巨大响声震撼着这魔窟。牢牢的焊接在水泥墙里的铁窗已经松动,整面的玻璃窗粉碎后哗然落下。

无数的警察冲进来,两个对一个,把弟子们拉了下来。

开天目的弟子说,在我们一遍遍地做“金刚排山”的时候,一层层的魔倒下了…

阳光从没有了玻璃的窗口照射进来,照亮了整个的房间,闻着窗外吹进的清馨自由的空气,我心中感受到了自从被捕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和真正的解脱。人间的牢房再也无法禁锢一个在正法修炼中升华了的本性。从此我终于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感悟到溶于法中的境界,坚定的正念油然而生:用生命护法,助师世间行,直至法正人间的那一刻到来。

广州法会过去快两年了,丁延去世的消息迟来,在回顾过去发生的一切时,流下的泪水有多少是为了那些弟子可歌可泣的正法壮举,有多少是为了至今还不能真正做到自己应该做的而惭愧。

让我们用丁延的故事勉励自己,在助师正法的历史时刻,走好每一步。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