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清真相 警察恶念收敛


【明慧网2001年9月17日】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员,也是一名老XX党员,在老伴和儿子的影响下,97年有缘修大法。

我老伴在修炼前,患有头痛、第四至第七节严重颈椎病变、膝关节炎、心肌劳损等多种疾病,走路时间长了不行,经常感到天旋地转。在修炼法轮功不久,师父便替她清理身体,于是她拉了几次肚子,每次都拉出一堆黑黑的东西,把体内不好的东西都清理出去了。这以后,老伴多年的各种病不治而愈,人越来越年轻,走路生风,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开始我反对儿子和老伴修炼,但看到老伴的变化后,感到大法的超常,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通过学大法,以法为师,有矛盾向内找,事事为他人着想,因而与亲朋戚友、邻里之间和睦相处,互相关心,家庭成员关系和谐,真是其乐融融,无法言表。在内心感谢师父的恩德之余,更积极向亲友诉说自己得法及修炼后的喜乐,洪扬大法,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得法修炼,大法不仅能使末法时期迅速向下滑的人类道德得到回升,乌烟瘴气的社会风气得到净化,更重要的是使更多的生命能够得到救度。

但,树欲静而风不停,一阵恶浪,1999年7月开始,滔天的脏水突然泼向我们,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诬蔑大法是迷信、造谣陷害大法及我们尊敬的师父。当我们通过正当渠道向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时,却被诬蔑为围攻政府,破坏安定团结。这些不实之词不断升级,什么反这个、反那个的帽子等等都来了。修炼的人不参与政治,只想做个比好人更好的人,却被扣上这么多大帽子,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江泽民邪恶集团进而非法强行把法轮功定为“X教”,对平静的炼功人实行高压镇压,白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警察乱抓人、打人、抄家随时出现,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恐怖、最黑暗的时刻。

我家有多人炼功,两个儿子又经常为大法工作,因而在所谓的黑名单中被列为重点监控对象。一个儿子在99年7月被捕后被无理关押了70天,还要付每天200多元的关押费;一个儿子、儿媳妇在去年回国探亲时,因为上北京递上访信而被当地关押三天后再送回原地刑事拘留15天。我家多次被抄,抄家时大批警察荷枪实弹包围我家,如临大敌,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大法资料。更甚者在去年12月再次抓走我儿子,并把电脑、手提电话、传真机、复印机、摄像机、银行存折一齐抄走,至今还没得到明确的答复和真实消息。

我们老俩口都已60多岁了,他们也不放过,三天两头地往我家里跑,极尽威迫利诱,不仅严重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连不修炼的亲人邻居也受影响牵连。他们五次把我俩抓到派出所拘留,威胁我们要与法轮功决裂,否则就送劳教,在2000年6月又把我俩抓到所谓的洗脑班拘留了15天。我家门口长期停放一辆警车达几个月,负责看楼的人专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家里的电话长期被窃听,连亲友来电也要受到调查,这与封建社会的株连九族又有何区别?凡此种种暴行,真是举不胜举。

我们曾感到震惊、不理解和迷茫,震惊人民政府为什么能用这样残忍的手段镇压自己的人民,尤其这些都是通过学法修炼之后改变了常人中不好的坏思想坏习惯,达到与世无争、先他后我的好人?是否中间有什么环节出错了,是否中央领导人不了解情况而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蒙蔽了?我们四处奔走,想方设法向各级领导人反映我们炼功人的真实情况,以争取一片炼功的清静环境,同时也为整个社会的道德回升出一分力。但是,我们的好心和努力非但得不到政府的理解,反而受到变本加厉的镇压,凡是向上反映情况和上访的都被抓、被打、被关押、被抄家,很多学员被折磨致死,许多家庭被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后来经过反复学法,并与自己认识的一些省、市、区、街及有关事业单位的一些人深谈,认识到江XX镇压法轮功是早有计划和部署的,因为他们要维护他们日益腐败的独裁统治。正如师父指出的,现在的社会是“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社会。中国目前的现实是无官不贪,甚至不是官亦可大贪,千万工人下岗,农民生活极度贫困,百姓对政府怨言甚多,社会矛盾日渐激化。而我们大法修炼者,虽不参与政治,不干预他们的兴衰,我们只是修炼自己,不断放下对常人中的名利、情的执著,做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世间事物中有好就有坏,有正的就有邪的,如果没有好人,就对照不出坏人来。正因为我们炼功人做得正,正好对照出那些腐败分子的不正,制约了他们肆无忌惮的腐败行为,也使群众看到了好与坏,所以江XX一伙对我们炼功人是既恨又怕,其实这也是宇宙中偏离法的旧势力对大法的干扰对应在人间的邪恶表现。经过学法和与其他弟子的交流,我们意识到邪恶其实最怕我们,而不应该是我们怕它。从此丢掉怕心,用正的一面去对待一切不正的,用正念去铲除邪恶。

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每次被抓到派出所时我们都首先主动地宣讲大法的法理和做人的准则,做好人于国于民于己的好处,做坏事要得到惩罚和报应,并举出很多过去和眼前的例子,用自己的一身正气去制约他们。也许是自觉理亏,警察不敢正眼望我们,每次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后都是呆坐几个小时就不了了之。在与他们的接触中,发现他们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坏,用他们的话来说:知道你们炼功人都是好人,但是没有办法,要执行上边的指示,为了家庭子女,为了不至于被打烂饭碗才不得不这样做的,这时又觉得他们很可怜。

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经文《理性》)我要求自己要用善的一面来对待他们,有时跟他们讲法理他们暂时接受不了,我就跟他们讲做人应有的道德规范,用宪法来分析、对照他们的所作所为,指出他们抓捕炼功人是破坏宪法的行为,是执法犯法,你们是吃人民饭的人民警察,应该保护人民的安宁,现在你们无理违法地参与镇压人民,请问你们是哪家的警察?为谁服务?说得他们羞愧满面,不敢对我们恶言相向。

有一次,一副所长派人到我家传言,说要与我谈话,我当即声明,如我违法,要以正规手续传唤,否则,他虽是副所长,他是面对群众的,如有需要,难道他不可以到群众中来吗?结果,他放下架子来到我家访谈,并声称只是家常访问。我不等他开口即时拿出法律书籍与他一起学习,并指出他们警察不学法、不懂法、执法犯法的现象,他无言以对,无发言的机会。后来不单是他们要找我们,而我们有时候也主动上门去找他们。如今年2月15日是市公安局长接待日,我们夫妻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向局长反映实情,质问他们抓捕我儿子的法律依据,指出他们不准见面、不准请律师是违法行为。在上访过程中与他回忆了XX党几次大的运动和路线斗争,每次运动后都来一次平反,推出几个下层的人来做替罪羊以平民愤而了事,希望他要吸取教训,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劝喻他“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启发了他善的一面,最后他表示,今天的环境不是他个人可以决定和左右的,在他来说他决不允许虐待人犯,还很有礼貌地与我们握手送别。临走前我很诚恳地跟他说要善待炼法轮功的群众,将来会得福报的,他听后若有所思。

经过两年来的讲清真相,用善的一面来向警察洪法,他们都有了一定的转变:有些自知理亏,不敢和我们正面接触,有的平时要经过我家门口的绕路行,用他的话来讲,免得我们误会他又来监视。有些真的需要来通知什么的都事先声明是执行上边的指示。派出所和街道也想出各种办法去搪塞上边,有的甚至在背地里也指责政府的错误做法。

我为越来越多的众生的觉醒感到欣慰,在以后的讲清真相中,我更应完全放下自我,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