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紧随师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我叫詹君佩,得法一年多了,在摔摔打打中一路走来,越加珍惜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真正可以使真正修炼的法门,相信天体中有佛、道、神的存在,一直觉得在末劫之世,会有一位觉者下世来传一部大法,他的法身遍布一切宇宙空间,他甚么都不要,只看人心,只要你修,他就管你,就对你负责。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在得法前,一直在修炼其它一些东西,但始终无法解答我心中的种种困惑,不论在任何一法门,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宣扬佛法,可是往纵深看下去,他们是在用他们自己所参悟出来的一点理,在宣扬他们自己,那时我真的感到好灰心沮丧,为自己不能生在释迦牟尼佛的时代而懊恼。看过一些历代高僧的修炼故事,总觉得大道无形至简至易。

直到2000年5月底时一位医生告诉我《转法轮》一书,他没有多讲,只叫我去买来看看,第二天我很轻易地在公司旁的书店里看到了这本书,一气呵成的看完了他,没有任何疑问,没有过去在其它法门中的观念,只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威德,相信大法是正法正道,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修炼法门。

由于一得法即走入正法,在不断的学法及阅读明慧网上来自国内大法弟子的文章后,让我对正法与个人修炼的关系有了清楚的认识,我知道我必须要从人中真正的走出来,走出那狭隘的自我,放下人的各种观念,向世人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每天严格的要求自己,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

记得第一次参加洪法,具体怎么做并不清楚,总觉得放下所有的常人心,带着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及对大法的正信就足够了。在烈日下,拿着大法简介,即使有人拒绝了,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谢谢,有一位年轻人问我:「太阳那么大,你站在这里不觉热吗?」我微笑谢谢他,将大法资料介绍给他,并告诉他在中国大陆法轮大法学员遭迫害一事,在烈日下他很专注的看着资料,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与慈悲。

师父去年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说:『我们经过讲真相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我们在向世间讲清真相并不是在搞什么政治斗争、针对某些事情在做什么。我告诉你们,这是你们的慈悲,是你们真正地在度未来的人!如果那个人的思想不扭转过来,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作为一个学员,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也是在挽救人。』那一次我到了传统市场去征签,虽然知道那里都是草根性浓厚的生意人,但师父说『难行能行』,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让他们知道真相,虽然大部份的人反应是冷漠的,但我的心是平和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善良的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生意人,我问他为什么有好多人不知道法轮功,他很激动地说:「怎么会不知道法轮功,电视、报纸天天在报,我想他们是不想理你,讲‘不知道’比较快,我告诉你不知道法轮功的就是没知识、没智能。你知道吗,中共实在很可恶,那些人也没有怎样,只是到公园炼炼功,锻炼身体就把人打的半死,真的叫人很难容忍,我支持你们,最好把他们铲除掉。」听了他这番话,我的眼中布满了泪水,为宇宙中又多了一份正的力量而欣慰。

每每在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时,都会让自己对这部无边的宇宙大法法理有了更深的体悟。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

自华盛顿DC国际法会回来后,有好几天在梦里都梦到自己和好多学员到各处洪法,有一次学员们都穿着白色衣服,由于回到住的地方时间已很晚了,学员们必须得费劲地跨越铁栏杆才能顺利到达住的地方,好多人都很疲累了,当他们好不容易地跨越过去后就走了。我知道后面还有许多人需要协助,当我也费了好大劲跨越过去时,我也想同其它人一样赶快回去洗澡睡觉,在那一瞬间却发出了一个声音,一个来自我生命本源的呐喊,震动了整个空间:「我要做好人,我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当我转身时,好多人把他们手边厚重的东西抛给了我,就这样他们得以顺利的跨越铁栏杆。我悟到当我们在一个正常舒适的环境中谈能无私无我,那是非常容易的;可是在你极度疲累时仍能不带有任何私念的为他人着想,这是至关重要的,就像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说:『当一个修炼人在一个没有邪恶场的环境中谈能放下生死,就象在我们今天这样正的场中你谈放下生死,说起来非常轻松,因为没有任何压力。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知道自己还有执著心要去,还有不足的地方需要好好修炼,但我对大法的正信是坚如磐石的,我的心中只有这一部法,只有这位师父,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在大法中我要勇猛精进,以法为师。

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如有不足处,尚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发表于2001年9月塞班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