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心得点滴:谨防魔钻“有漏”


【明慧网2001年9月27日】以下是我正法修炼的一点心得,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当魔难来时,我觉得自己心态很正,放得很好,很坦然地面对考验。可后来我发现很多问题就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有时觉察不到,但它确实存在。下面以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为例:

我与三个功友一同去异地证实大法,挂横幅、贴真象,但被邪恶抓走,后来一人被关进“洗脑班”,两人被刑拘,一个被保释;真象材料被没收,损失很大。(今日获悉:其中一个逃走,至今未归;一人其家人花了3000-5000元获保释;一人仍被关押,已绝食20余天),造成这种局面与邪恶的旧势力安排是分不开的,但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不足:

1、从表面形式上,有急于求成的心,是去异地却没了解情况,带的大法材料太多,一人一大包,被抓时,包中还有一大半;当然这还是人的观念。主要是心性达不到,开始时心发正念,可后来发觉很顺利就放松了,让魔有空可钻,被举报(据说:给举报者发奖金)。

2、当恶警翻我们的包时,没能用正念对待,被邪恶带走,恶警们把我们刚挂、贴、按上的真象往下撕,而我们并没正面制止,只默念口诀。师父说:“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经文《什么是功能》)。师父还说:“层次是由心性所决定的,也就是说使用功能时正念要强。心里对邪恶的害怕或运用功能时心里不稳、怀疑会不会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会影响或干扰功能的作用。”(经文《什么是功能》)。如果我们不害怕为什么不正面制止邪恶,为什么邪恶让我们走,我们尽管不愿走,也跟着走了吗?当着面怎么不去证实呢?!这不是隐藏很深的人心是什么!这不是害怕是什么!师父说:“只说一声‘定’”,我说出口了没有?其实此时的行为,正念已不纯,甚至把师父的口诀当作了“保护伞”。我很惭愧。

3、在路上走了很久,有机会可以跑掉,可我们没有一个跑的,没用理智和智慧对待,而且有点消极承受。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我们没有正面制止恶人是不是在变相配合呢?没制止恶人翻包、撕条幅、真象,让我们走,我没有跑;从这里看,的确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4、有个功友说得好,能跑为什么不跑?能走一个算一个,当时也有“一起来的,一齐走”的人的观念,其实这也是一种情。师父说:“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这里面是否也包涵了这一层法理呢?

回来时,其中一功友说:我当时心里让他们定了,怎么没定住?那从师父的话中找答案吧,“我们在清除邪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抱着显示心理、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的。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

现在挖挖根,的确是“有漏”让魔有空可钻,和明慧网上登的好多做得好的功友们相比差得太多。也正因为自己“有漏”在“取保候审”单上签了名,我很后悔,当时只觉得上面没提大法的事,只是法律程序,可是又没犯法,履行什么法律程序呢?正因为怕再关押,急于回来的心使魔性的一面占了上风,把师父的“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忘的一干二净。在此我严正声明作废。

当然,这一趟绝没有白去,我们的真象材料给那里的人们一个很大的震动,那里的警察好象没见过这么多图片和材料,他们蹲在地上翻来覆去地看,以及他们对我们的态度的转变,还有在看守所里的几天,看到号里在押犯人,也有好多会背《洪吟》的,我看到了很多希望,以后得法的人真的会很多……

我一定会接受这次的经验教训,“走好每一步,不给自己已证到的一切抹黑。”(《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