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长春八里堡拘留所800名学员绝食抗议2周年之际


【明慧网2001年9月29日】1999年8-9月份,正是黑色势力铺天盖地疯狂迫害大法之际,正是邪恶全面无漏的所谓检验大法学员之际,也正是大法学员风起云涌地朝向北京、走向天安门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之际。邪恶异常嚣张,真修弟子镇定从容、坚贞不屈。

那时辖区的派出所几乎是每天都骚扰学员,无论你是在家中静坐、还是在单位上班,有时是半夜砸门,把你从睡梦中强行揪到派出所或市公安局,逼迫你表态、汇报近期动向、有没有在家中炼功,等等。一旦你的回答不能令它们满意时,你就要有思想准备----你可能从此再也回不去家了,被强行送去监狱了。那时候,想静下心来认真做点工作都不可能,因为邪恶就在你身边打转,随时想把你吞噬。

派出所多次在半夜把我从家中带到派出所,搞疲劳战术,不让我睡觉,逼我汇报思想和行动,反复地做询问笔录。那个派出所所长更是脏话不离嘴,反诬我把派出所当成了菜市场、想来就来,不把它们放在眼里。那时我非常坚定、从容,视邪恶如浮云,心中充满了对他们的悲悯,一次又一次向他们讲令他们不解的地方——那就是我这个名牌大学的高才生是如何认定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这样经过多次较量,它们把我列入了我所在市区的八个重点骨干之一,尽管我从没当过什么辅导员。

1999年9月26日,一个令我难忘的日子,从那天起,我深刻体会到了师尊的那句话“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中午,我去上班,刚一出家门,迎面撞上负责我的那个警长。警长有些担忧地说:“今天不行了,上边刚来的通知,要求挨个过关表态:‘十一’期间是否去北京,对没有把握的一律采取非常措施” ,接着劝我如何做才能躲过此劫。我微笑着回绝了。接下来在派出所里又是一番问与答的刀光剑影,那个所长伪善地说:“只要你交上一本书,是否对你采取措施,咱们还可以商量。”我断然回绝了。于是所长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马上抓起电话向分局汇报和请示。十五分钟后,它拿来一张已经填好的单子,让我在上面签名,那是一张“监视居住通知书”。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反正我是堂堂正正,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它们若有多余的警力,愿意监视就监视吧,所以很随便地签了自己的名字。但接下来我才发现我错了,是因为首先它们就错了。通常的“监视居住”都是在个人住宅或公开的宾馆,它们却将我投进了长春市的八里堡拘留所,那里是治安拘留的地方,决不是“监视居住”该呆的地方,这些国家的公安人员在执法违法!而且是明目张胆的,因为有上面的命令。

说来别有意味,在送我的警车上,正在反复播放着一首歌曲:“风凛凛,刀寒寒,虎狼声声吼,浓雾重重暗。”我坦然地看了看身边的警察,他们却如临大敌般将我紧紧地夹在中间。歌曲还在唱“只见君去不见君还”不,我要回来,我要堂堂正正地回来!我对自己说。那个送我的副所长话里有话地对我说:“你看黄继光用血肉之躯迎着枪口冲上去,算不算英雄,值不值?”我答道:“黄继光有着坚定的正义必胜的信念,为了更多的生命免遭杀戮,他宁可献出自己的生命,他是真正地令敌人胆寒的英雄。”副所长再也没有话了。

当八里堡拘留所沉重的牢门“哐啷”一声在身后关上时,我恍然环视囚室—这个好人从没想到会进来的地方,在高出地面约20厘米的破旧木地铺上坐满了人,能有二、三百人,有的在打坐,有的在看书。靠近门口的那个人(后来我们都叫他老炊事班长)关切地问我:“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吗?”“对”,我回答。“那快到铺上坐吧,这里的人都是被骗来或强行抓捕来的大法弟子”。天哪,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等歹徒开始打压大法后,我还从来没有和这么多同修在一起过,这里真的是大法精英云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到10月2日,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投进囚室,屋内已经塞得满满的了,连小便池边上都坐满了人,于是它们开始往别的屋送。后来我们大致统计了一下,男牢分三个囚室,大约囚禁400-500人;女牢有两个囚室,大约有300-400人,就是说,1999年“十一”期间,长春八里堡拘留所里非法拘禁了约八、九百大法弟子。

这里上有70多岁的白发苍苍的老夫妻,老大爷的被投进男牢,老大娘则被投进院落另一角的女牢;下有十、四五岁的小弟弟,刚和父亲在进京上访路上被河北省公安遣送回来。这里有博士研究生,从工作岗位上被抓来;有小学生,被学校送进来;有工人;还有在田地里正在耕地的农民,因乡长一句话“到乡里有点事”,结果锄头和外衣都还在地里,就被哄骗和绑架到这里来了。更令人不能接受的是,这里还有只能扶着墙壁慢慢行走的盲人,女牢里还有已怀了八个月身孕的孕妇。这里有全国优秀教师,有先进生产班组的组长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当然都是大法弟子。这里一天只给两顿饭,主食是发黑的馒头,喝的是清澈见底的菜汤,而且量严重不足,每天都处在半饥饿状态。

刚开始拘留所所长不允许炼功,大家仍半夜三点起来,在老班长喊口令的情况下照炼不误,最后所长经过囚室窗外时也只装做没看见。有人带进了《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于是白天大家统一学法,其余时间交流讨论各地的学法炼功及证实大法的情况。

后来女牢里发生了一件事,促成了八百人绝食正法的大变化。恶毒的女狱警发现女牢里有大法书籍,就勒令所有女学员统一到室外列队等候。他们则派人把女牢里的地铺被褥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他们又得寸进尺地对每个女学员挨个搜身。于是大法书很快被他们发现了,几名女学员为了保护大法书籍,和他们发生了争执。邪恶开始动手打人了!!他们把几个女学员踢倒在地,拼命撕抢大法书籍。女队里发出了愤怒的哭喊声、谴责声,女队乱了。同在院落另一角的男牢里的同修们都看见了,于是大家抓住栏杆、透过窗户对正在施暴的恶警们发出如雷般的声讨:不许随便打人!随便搜身是非法的!!赶快释放我们出去!!!

牢门被摇撼得很响。恶警们惊呆了,他们想不到这些貌似文弱的大法弟子们有这样大的凝聚力和无比的威严,足以令他们心惊胆战。整个局面僵持了能有二十多分钟。最后邪恶们又把大法弟子们重新关进了牢房。

回房后,大家都在思索:今天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一件事?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么?还是正法进程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为什么要默认他们把我们非法关押在这里呢?

中午从送饭的狱卒口中得知:女牢里已经有一些学员开始绝食了!这一惊人的消息飞速地在众多大法弟子中流传。众多弟子自发地分成几个小组交流:我们不应默认他们把我们非法关押在这里,这里决不是我们修炼的好场所。

这时拘留所所长为了缓和矛盾,主动提出放男、女大法弟子们到院子里放放风,见见太阳,同时请男同修们帮女同修“悟一悟”,劝说女同修尽快恢复进食。绝妙的机会!邪恶怎么也想不到,他们想利用我们,却反过来给我们提供了极好的机会。于是男、女同修们八百多人抓紧时间,自由组合,进行了充分的心得交流。不到半个小时,约有95%的同修们迅速达成了一致──那就是绝食,要求马上无罪释放我们。我们珍惜生命,大法里也明确要求--严禁杀生和自杀。我们绝食决不是要自杀,是因为我们被非法拘禁在这里,不允许与外界接触,哪怕是自己的亲人,我们已经被剥夺了最起码的人身权利与自由。现在只有绝食是我们自己唯一能做到的,我们可以用生命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修炼法轮大法无罪!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自由!!

邪恶之徒们再一次惊呆了!因为男女5个牢房共800多人,除个别特殊情况,比如孕妇,为了婴儿的安全,大家说服她进食外,其余人都绝食了!从9月30日开始。这回连那清澈见底的汤都没有人喝了!那个拘留所所长在院内来回踱步,无计可施。他只能反复解说:他无权释放我们,一切要听上面的命令,他也只能马上向上级反映情况。第一天过去了,没有回音。有个别恶警还在嘲笑说绝食四天肯定死不了,先不用管。第二天早上他们伪善地换掉了菜汤,送来肉菜,还是没人动。

第三天早起炼功时,很多同修抱轮时已经举不起胳膊了,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淌。那时我清晰地感觉到死神在逼近,身体的饥饿麻木与精神的困顿、恍惚。有的狱警威胁我们说:赶快吃饭吧,要不都把你们送到新疆沙漠上一个荒凉的监狱去,死了也没人知道。

晚上,邪恶们开始改变了战术,它们先把老班长骗出去说家人要接见,但一去便再无音信。后来知道它们把老班长单独投进了很远的一个监狱。后来他们再耍花招也没人上当了。后来听说女牢那边它们也陆续抓走了几个它们所认为的带头绝食的学员。但整体绝食还是无声地持续着,已经陆续有很多人躺在那里起不来了,但仍无一人进食。有一点邪恶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就是抓走了几个带头的,怎么每个人还这么坚决,没有丝毫的怕意。大法熔炼的每一个真修弟子都是金刚不动,足以令邪恶灰飞烟灭的。

到了第四、五天,也就是10月2、3日吧,听说北京来人了,好象是埋怨长春这些恶徒们办事不力,造成这么大的不良影响,而且都是非法拘禁的。要求赶紧改变策略,马上把人都分散到各个分局、派出所管片内。于是警车来了一辆又一辆,恶警们闯进牢房,逐一辨认排查,把本辖区的大法弟子又强行押上警车带走。我和另外几个弟子又被强行送至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街道办事处也来了很多人,这回真的是监视了,一举一动、甚至睡觉都在你身边,仍是不许走出室外。在这里我发现好多人真的被XX党的造谣宣传所蒙蔽,对大法弟子的坚定乃至敢于绝食以证实大法的清白感到不解。“法轮大法好,要让政府了解大法的真相、倾听群众的心声,让每个善良的人都来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从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果做这样正义和美好的事还需要流血,我愿做流血第一人,用我的生命唤醒世人”。当我说完这段话后,我看到街道阿姨慢慢转过身去,在擦拭眼角的泪水。邪恶的江泽民,你为了一己之私,还要害多少善良无辜的百姓啊?再后来,我仍坚持绝食,并向“陪同”的人员讲解大法的真相。在第九天,我被无条件释放。

后来听说,八里堡拘留所仍有很多学员坚决不配合邪恶,就是不跟邪恶走,要求无条件释放。邪恶们用尽了酷刑,用烟头烫学员的身体,把碗口粗的木棍都打折了!我在电视上看到两个学员,是小夫妻俩,一身红装,脸上仍带着无畏的笑容和大法弟子的如意自信,邪恶之徒却脸色铁青、无可奈何。当年金兵屡犯大宋,但一提到岳飞元帅带领的“岳家军”便望风而逃,发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哀鸣。我深刻体会到了其中的意味。

这件事过去已经快两年了,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轰轰烈烈。正是从那时起,在破除邪恶的迫害中锤炼了大法的精英,使更多大法弟子从人中走出来,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仅以此文向当年同在八里堡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致敬,向为证实大法而被邪恶迫害致死的同修默哀,同时也请师尊放心,长春弟子会象当年的“岳家军”一样,在正法洪流中一往无前,“直捣黄龙”,直到邪恶除尽、法正人间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