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去掉执著


【明慧网2001年9月29日】我是98年10月份得法的,原以为在学法和修炼中比较精进。特别是99年7月22日以后,我更加坚定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丝毫没有动摇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2001年2月份我退休回家,这样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修炼和正法之中去。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老师的新经文每次来后,我都认认真真抄在一个笔记本上,自己似乎觉得这样学习效果会更好些,有的我还要抄写两遍三遍,加深理解和记忆,从而提高自己的心性。老师在2001年8月15日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指出:“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

老师的这番教导对我深有体会。9月2日晨,我去张贴材料时,被一个大约40多岁的流氓阻截在楼道门口里,他声张要侮辱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抵抗着,并马上发正念。他一个脚绊倒我,将我摔在地,用两只手掐住我的脖子,狠狠地说:“我掐死你。”我当时没有丝毫的怕,我坚定地说:"我不怕死。"并且喊:"来人哪——。"尽管天空漆黑的,四周根本没有人,但我一直拼命抵抗着,是老师和大法给我力量,我终于站了起来,并用善念问他:"你难道不愿意做一个好人吗?"他的手渐渐地松下来,最后他说:"你走吧。"当我回到家时,真是百感交集,心里七上八下的,又是恨又是后怕。这种情绪使我在两三秒内产生了对大法的动摇:何苦呢?又没有人逼自己去张贴?为什么不能放弃学法呢?为什么与流氓相遇?我有什么执著吗?尽管这两三秒钟的动摇,也叫我悔恨不已。我看到自己的心在流血,我看到自己的腿和胳膊血乎乎的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而我觉得最严重的伤口是精神的伤害。

一股正念上来了。我马上学习老师的经文。老师在《大法坚不可摧》中指出:"大法弟子为什么被邪恶残酷地折磨,是因为他们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是因为他们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为什么要正法,是因为宇宙的众生都不符合标准了。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但是,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为了达到他们所要干的一切,不断地利用他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直接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我这场被流氓的阻截是旧的邪恶势力安排。我用了老师给我们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使流氓放弃了邪恶的念头,这是法轮大法的伟大,是老师的光芒四射的正念战胜了邪恶,老师在这篇经文中又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我用我的行动证实了大法。

我们大法粒子经历了风风雨雨,我为什么在后怕时产生了两三秒钟的对大法正信的动摇呢?说明我还没有从人中走出来,还有没有去掉的执著。老师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老师在《正法与修炼》指出:"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

细心的回忆自己最近的表现,发现自己在这一段日子正法时忘记了学法,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种盲目地求速度和数量的执著之心,这无形中产生的执著又使我产生了从得法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对大法正信的动摇,尽管时间只有两三秒的瞬间,但自己深感对不起伟大的师尊,对不起法对我的恩泽,对不起同修对我的帮助。

老师在2001年5月19日《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中指出:"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无论从时间上和经济条件上都是比较难。难,体现出威德;难,这才是树立威德的好机会。"难,才是对大法粒子的考验,难,才是对大法粒子的信任,难,才是大法粒子走出常人的必需之路。我一定接受这次血的教训,摆正学法与正法,学法与炼功,学法与讲清真相,学法与时间的关系,时时刻刻用对师父的正信统领自己,为使自己从人中走出来而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