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坚定正念

我走出派出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9月3日】今年四月x日晚我独自一人在家附近发放真相传单,心态一直很好,附近一片基本做的差不多了,我准备回家,可是手里还剩一点,准备发完,(其实,当时有一些强为)结果被魔钻了空子,被一老头举报,被抓到西郊路派出所。在被抓的过程中,有怕心,主动上警车,配合邪恶,犯了一个大错。后来到绿园区分局刑警队时,调整心态,我就想起师父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顿时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怕什么,我是修大法的,堂堂正正,我又没犯法,既然今天到这里来了,就豁出去了。

他们搜我身,又把我锁在一种铁椅子里,双腿都锁上了。后来又给我戴手铐。我说我又没犯法,又不是犯人,为什么给我戴?我就挣扎着说不戴,他们还是强行给我戴上。过了几分钟,他们就全都给我打开了。过后我想,只要有正念,邪恶就会害怕,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的,说出的话也会起作用的。

后来又把我带到西郊路派出所,这期间我一直找机会逃跑。我准备什么都不说,又一想包里还有BP机和本上都写着名字。我以为上次上北京,他们都认识我,所以就报了名字。没想到没等说完,他们已经忘了我是谁,我懊悔不已。人的观念太多了,没用神的一面去正法。问完以后,在最后我写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没有犯法,没有罪。”又写上我的名字。其实这都是配合邪恶,这时正念就不强了。还是自己平时没有学好法,在以后的修炼中,一定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啊,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半点都马虎不得。

我向他们洪法,给他们讲善恶有报,他们都躲着不听。一直到晚上,我要求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给我送饭来,他们允许了,带我到楼下打。打完后又把我带到二楼,两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看着我,都二十多岁。不一会,我丈夫来了,他们说,一会就来车把我送到铁北劳教,最多三年,少则一、二年,我听到这里,我就急了,心想决不能让他们送到那儿,到那一关,什么也做不成了,我还得去讲清真相呢!师父啊!一定要帮我逃出去。就这一念,机会就来了,我丈夫起身买饭去了,我也出去了,回头看看他们没管我,我就跑出来了。

后来我丈夫被恶警抓回去,硬说是我丈夫把人放了,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我丈夫不承认,恶警们五、六人围着他连踢带打,眼睛打红肿、淤血,我丈夫就喊派出所打人了。他们害怕,就把他带到楼上,双手背后用手铐铐上。四、五个恶警害怕看见他们的警号,都摘下来了,围着我丈夫轮番打,还变着花招让我丈夫承认是炼大法的,往上套口供,还邪恶地说,“打死你算了,打死你给你偿命。”

笔录上报了两次,都没批,后来绑着我丈夫,到家里搜书,没搜着,又绑回西郊路派出所恐吓、威逼,用脚后跟踢膝盖,穿皮鞋踢腿肚子,非让他承认是炼大法的,我丈夫最后说,“炼大法有什么不好?我妻子买菜钱找多了还给人家送回去,她不在做好人吗?”恶警一听恼羞成怒:“那你的意思就说法轮大法好呗。”又一顿拳打脚踢,他们简直太邪恶了。

后来我丈夫被非法强行拘留15天,回来后没有任何票据,我丈夫工作也没了。我流离失所,后来又回到娘家,西郊路派出所又打电话到我娘家派出所(德晋县同太刁家派出所)说我炼法轮功又发真相传单,又去抓我,我用正念又一次逃离了魔掌,至今不能回家。

普阳街道办事处主任,姓何,监视我家。她也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我要把他(她)们全都揭露出来,暴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和株连家属的一切邪恶,让世人认清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让世人醒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