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制止罪恶,保护善良

致浙江省的各级官员和广大公众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1年9月5日】我是浙江的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我想对你们说几句心里话。

目前因为以江泽民、罗干等为首的少数邪恶之徒的迫害,法轮大法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学员长期遭受不白之冤,打压法轮功已两年多,事态越来越变本加厉地恶化,两百多名大法弟子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数万名遵纪守法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我也被非法通缉着。据说全国有数百名这样的大法弟子。可你要问哪些人是被通缉的,不法之徒们又不敢明说。我不明白既然是通缉为什么不敢张贴布告在大街小巷、车站码头?干吗偷偷摸摸东抓西捕?看来还是据理不足,心里发虚,不敢明目张胆地公开。

新昌公安去了宁波、嵊州,半夜敲开我亲戚的家门抓捕我,还去了江山、温岭等地的同修家问我有没有去过,许多同修也被抓起来。为什么这些人不想一想、看一看他们这样对待不重名利、处处作一个好人的大法弟子究竟是为什么。历史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年前的文革时期,仅仅因为个别人的私人目的,不明真相的千千万万群众相互斗在一起,有独立思想的人被关起来,敢说真话的人喉咙被割断,然而,善恶有报,真相总会大白,那些助纣为虐的人也落得人人唾弃的下场。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让你们明白这场镇压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不得人心,早日明白大法无愧于国、无愧于民;为官为民,都要走正自己的一条路。

在几年前我偶然学炼大法后,身心都有明显转变,看淡了名利,不觉中体质也明显增强,那种开心地工作生活的状态是难以言表的,发自内心地希望每个人都炼功,每个人都受益,这也是为什么大法从不做宣传却在短短九二年到九九年就有七千多万人学炼大法,并从中国弘传到全世界。因为所有修炼的人都知道,人们发自内心的自我约束胜于任何行政命令的力量。自身道德水准的提高,可以使社会、本人身心受益非浅。据国家体总98年9月委托专家学者对广东省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12553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调查,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的104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83.4%,通过2-3个月至2-3年不同时间的修炼,身体状况大为改观,祛病效果十分显著。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另外,武汉、北京、长春等地1998年对法轮大法修炼者修心健身效果调查表明,法轮大法的健身效果确实是普遍的、显著的。上述事实雄辩地证明:法轮大法是在教人向善的同时祛病健身,造福家庭、社会、国家。

然而少数当权者为了一己之私,制造事端,违法剥夺公民信仰、炼功、上访的合法权利,并编造谎言,欺骗广大人民。从新昌公安局的人不让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人在公园炼功到在我本人不在家的情况下破门而入,私自抄家,拿走我的大法书籍和我的身份证。从单位以公职胁迫我们放弃修炼的权利到非法关押我们这些不放弃修炼的人到劳教所。从未有合理和令人信服的理由。

近一年劳教生活,我看到的只是用电棍、老虎凳、控制椅强迫我们放弃炼功,哪怕只是口头上宣布放弃,就可以获得释放,企图用暴力改变我们一颗遵循真、善、忍修炼的心。开始进劳教所的学员被受到管教默许的其他劳教犯打的很凶,连棒子都打断了,打人者被管教表扬和许诺减少刑期。在劳教初期,邪恶逞凶的程度一度使我震愕,怕心、圆滑过关的常人之心一度占据了上风,直到看到了辽宁的学员朱利民无论遭受怎样的折磨(刚来这里时,手腕上被铐伤后结的疤还没好),信念依然坚不可摧,真是金刚不破,我惭愧的无地自容,相比之下,我逐渐明白到哪怕一丝的妥协就已经背叛了自己坚信的信仰,默认了邪恶的罪行,就会给自己的一生抹上了很难除去的污点。被关押的学员宁可吃苦、舍去常人的一切,也要维护自己一颗正直的心,维护人间的心法。大家虽然又被隔离,陕西的彭晓东、金华的朱利民、熊伟遭受到更残酷的折磨,但这些并没有改变学员坚定修炼的心。

到2000年7月,省劳教局的郭晓明处长立了军令状来此蹲点,十里坪开始了更邪恶的一轮迫害。首先抄走了劳教所内所有学员的纸、笔、墨水等,并说其他被劳教人员给我们纸笔都要增加刑期,指派其他被劳教人员全天监视限制我们的行为。一次在大热天里强迫我待在作细纱的电动机旁,另一次把我双手铐在车间大门内,只能脚尖着地,门还不时地开关。缙云县的学员樊中庄双手双脚被绑在铁栅门上,象一个“大”字,后来又被强制坐“控制椅”,即双手双脚被捆在椅子上,叫两个犯人轮流看着,不准睡觉、进食、解手、闷热的天气还被迫穿着厚劳教服。杭州的洪长被灌辣椒水、被打火机烫身体、口渴只能喝盐水。这些披着管教外衣的邪恶势力的走卒还用钢管专门制作了一把椅子,手脚固定后,身体无法坐实,刚做好时还抓我试坐。后来杭州的洪长和汪大伍关禁闭就被捆在这种椅子上达四五天,不准穿衣服。衢化的学员祝宏万曾被罚站在太阳底下,面对太阳不准合眼。祝宏万和舒敏被强迫坐控制椅长达七八天,祝宏万在一天早上起床时突然口喷淤血一大堆,他才大学毕业后工作不久啊。凡是在劳教中声明坚定修炼的人一律被强制坐控制椅,直到数次昏死后才被人背出禁闭室,手脚伤处裹着厚厚的纱布。龙泉的舒伟民被吊了九天九夜,手上印痕深可及骨,几乎残废。缙云县的学员李建成被吊的手指都伸不直了,还在被迫做打火机。还有任意延长坚定的学员的劳教刑期的等等违法罪行。

在折磨期间,这些打手还使尽下流之手段虐待学员,可所有学员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诚地劝这些打手回到一个正直的人的行列中去,不要再无知地作恶了,所有这一切也只是我看到的一小部分。在社会上在狱里这些不明真相的人虽然被江氏等邪恶之流鼓惑纵容,但怎么能迷失了做人的本性丧心病狂地去助纣为虐呢!谁善谁恶了解这些事实的人岂不一目了然!

大家想一想,炼功的人上千万,为什么只能听到铺天盖地的电台、报纸狂轰乱炸般的一面之词,却听不到学员们辩解污蔑不实之处的声音,难道只有低头认罪、放弃良心才能讲话吗?这与割去喉咙有什么区别!不是讲实事求是吗?为什么不让广大学员讲出自己的心声呢?十里坪劳教所的薛永兴所长以及广大干部群众请你们摆正人心,不要再错下去了,不要以上面压下来任务来一味开脱,将来平反,错事却是你们亲手去做的,就象墨迹染手是洗不掉的,如果人人都能摆正人心,这场不得人心的邪恶镇压就会继续不下去。如果人人都有象大法弟子一样不贪名利,不求权势,失去一切也要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的浩然正气,那些邪恶之徒就没有了市场,这也是它们最怕的,这也是它们密令你们“打死白打、从精神上摧毁,从肉体上消灭”这些邪恶指示的原因。

醒醒吧!心中尚存善良的人,去看看身边的大法学员,读一下《转法轮》。这里仅举两例,一例,法轮大法在多年以前就明确了“杀生”和“自杀”都是罪,大法弟子决不会做这种事。下面是李洪志师父的话:“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所谓自焚者从何而来?二例,电视上大肆讲法轮功宣扬“世界末日”,然而,翻遍所有大法著作,只能看到李洪志师父指出所谓的“世界末日”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堂堂大国的国家电台、报纸上编造的瞎话有千例万例,一个民族到了这个地步,不可悲吗?难道大法弟子舍弃一切坚持真理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痴迷”吗?了解了真相,你就会发现所谓的1400例,所谓的“自焚”都是可笑的愚弄百姓,所谓的精神控制、教主崇拜更是大帽子乱扣、文革手段。要知道啊!保护善良的学员与公正地对待学员其实就是保护你们自己的本性和历史的清白,就是保护这个社会不被虚假、丑恶、暴力的邪恶势力带向堕落的深渊。

如今,邪恶仍在继续,浙大的潘开祥教授被判五年,金美华被判四年,诸暨的付越一家四人,父子在十里坪劳教所,母亲在莫干山劳教所。浙大的博士生甘宏宇在非法关押,许多浙江大学学生、博士生被勒令退学或送去劳教,有些学员仅仅是说了几句真相就被迫流离失所…。真是难以一言尽述。

浙江好、杭州美。真的好?真的美吗?许多学员至今还在遭受非人的待遇,邪恶的阴云还在这里弥散。我再一次呼吁浙江省的各级领导和广大群众不要偏听偏信,摆正人心。请以史为镜,秦桧夫妇现在还跪在岳庙;四人帮风光一时、臭名一世。请大家都来关注真相、都来了解真相,只有当伟大的法轮佛法法正人间之时,这里才会真正美好起来。


浙江大法弟子
2001年6月25日


浙江省二监:浙江省余杭临平镇52信箱801分箱 邮编:311100
浙江省女子劳教所:浙江德清县武康木桥莫干山劳教所 邮编:313200
总机:0572-8062452 传真0572-8062424
浙江省男子劳教所:浙江龙游县十里坪劳教所 邮编:324402 薛永兴所长、李红青
浙江杭州市天目山路24号省劳教局 邮编:310007 徐颜吉局长、郭晓明处长(十里坪)、楼自力处长(莫干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