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力量使我坚定了对大法的信念

【明慧网2001年9月6日】98年夏天,我们全家回中国探亲,见到我婆婆时,我发现她与数年前简直判若两人。过去的她,体弱多病,是有名的“药罐子”。现在的她,面色白里透红,显得比五年前还年轻。我惊讶地问道:“几年不见,是什么改变了您?”她说:“是法轮功,这个功法太好了,你们都应该炼。”

我先生从婆婆那里拿了一本《转法轮》回来。他很有兴趣地一气读完,立刻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第二天清晨他去了附近的街心公园学炼法轮功。回美后他就开始修炼了,并常劝我与他同炼。我想起当年在南京时也练过气功,由于没恒心,没坚持下来。因此对他的劝说无动于衷。他看劝我不了,就常带我去参加一些弘法活动。一次是在当地的一家书店,另一次是在费城唐人街一家书店里。在那里观看了一部台湾拍摄的有关法轮功的录像,同时还听了几个学员谈他们修炼的体会。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医生对法轮功的探讨,他从医学的角度出发,阐述了法轮功为何能使人身心健康的道理。使我第一次萌发了想炼法轮功的念头,但并未向先生表明。那天晚上我悄悄走进他的炼功房,学着他的样子将双手举过头顶,一秒又一秒,这短暂的时刻感觉那么漫长而难熬,坚持了三分多钟,走出来对儿子说:“这功没练头,好长时间也没变化,胳膊也举得酸酸的。”从此将炼功的事丢在一边。

去年五月,去医生处体检,说我血压偏高,叫我一月后去复查,复查的结果比第一次还高,医生要我吃药,我一向讨厌吃药。先生说:“法轮功有神奇的效力,很多血压高的人炼功后血压降下来了,而血压低的人炼功后血压升高到正常了,你不妨试试。”我心中纳闷:以往我血压一向很正常,难道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驱使我走上修炼之路吗?看来是我该开始修炼的时间到了。每晚我看电视对先生的炼功也是一种干扰,还不如和他一起同修吧,就这样我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开始时,仅是练练动作而已,偶而也看看书,对老师讲的,要重德,做好人,与别人发生矛盾时,首先要找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些道理我都很赞同,但也有许多东西我还不信。看到其他同修都如此坚定实修,也只是心中佩服而已。今年五月的一天,我下班回来,发现我家门前我的停车位被别人占据了,无奈我只好将我的车停到离家稍远处,临下车时心想,“这人真不自觉,怎么把车停在我的位置上?”这念头刚一闪过,我的右手食指被车门重重地砸上了,那车门来得速度之快,力量之猛都是我措手不及,难以回避的,这与我平时的行动极不相符。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力量来自何处?我立刻意识到我刚才的一念是不对的,我是修“真,善,忍”的,刚才那一念“善”又何在?低头看见血从指甲缝中滴落下来,疼得钻心,心里明白“吃这一点苦头,是为了让我悟道啊!”虽然如此,这件事并未在我心中留下过多的思考。

过不多久,听说法轮功要举办大型活动,具体时间尚未确定,先生并未提及我们是否去参加,我自己思想上也没有重视此事。那个周六晚上,他很晚才回来,我已入睡。第二天早上,先生说:“吃完早饭我们就出发去参加活动。”我说:“什么?怎不早说!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再说,什么也没准备,我们不去了。”说完,我就趁他不注意,将他的车钥匙及驾照藏了起来。临上楼时,听见他在劝儿子与他同行。当我在楼上洗漱时,越想越恼火,随即我蹬蹬地跑下楼,对他们父子俩大声嚷道:“今天谁也不准去!”话刚一出口,一股巨大的能量从天而降,将我定住了,我的左腿及左脚被能量紧紧地缠住。当时虽然看不见,感觉非常清晰,这能量就象龙卷风,一圈又一圈不停地旋转着。在大腿部位的圈很大,往下越来越小。我使劲地想拔我的脚,动弹不得。那能量边转边缠,越缠越紧,力量强大之极。此状大概持续了十秒钟左右,然后我的脚终于能移动了,但只动了一步,又被能量追上再次被缠住,接着是第三次,后两次的时间和力量都较前两次短而弱一些。过后,一切恢复正常。不难想像我当时是多么的震惊,我立刻意识到,我犯的是多大的错误啊。我立刻拿上车钥匙,对先生说:“我们快走吧,时间还来得及。”

晚上我将早晨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父子俩,儿子说:“当时我看到你神情怪怪的,不知你在那干什么。”先生说:“这是你的缘份,师父在点化你,想拉你一把。”那晚我想了许多,从小至此事发生前的我,从不相信神的存在。现在事实告诉了我,除了神谁能知道我所想的,听到我所说的呢。伟大,慈悲的师父啊,对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只练动作而不信,不悟的人,还时时点化,教导,督促,不愿落下一个有缘的人。除了神,谁还能有如此宽大,无量的胸怀呢!尊敬的师父啊,是弟子的不精进,忘记了史前神圣的誓约,愧对那千万年的等待。我要努力精进,学法修心性,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回归那无比美好的家园。

(2001年8月5日大费城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