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会诊最多活三个月修炼大法奇迹还生

一位白血病患者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6月13日】胡庆云是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庭干部,原中共党员。胡庆云从一个偏远的小县城的搬运工人考上大学,并分配在省城的政法部门工作了十六年。虽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一个众人羡慕的工作,但身患多种疾病,肠胃炎、咽喉炎、鼻炎、颈椎骨质增生、脑血管供血不足,再生不良性贫血,长期服药,医药费挺多,自己也没有过上什么舒服的日子。

1997年胡庆云不幸患上了绝症--急性白血病,而且还是白血病类中较难治的一种,同时还有再障(没有什么造血功能),在抢救治疗中又并发了乙肝,丙肝(肝炎中最难治的一种)、肺结核等疾病。经过江西医学院一附院、江西省人民医院、上海瑞金医院、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等五家大医院多次会诊和抢救治疗,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振义教授亲自临床会诊了两次,最后,众专家们得出结论,说胡庆云所患的白血病是无药可救,最多只有1─3个月的生存期。在上海瑞金医院抢救治疗时,专家们劝胡庆云尽快回江西,否则只有抱着骨灰回去,这样,上海派一名护士长将胡庆云送回江西的医院来等死。1998年2月,也就是上海的专家们结论的最多活三个月的最后期限,江西医学院一附院的专家告知家属,说胡庆云最多还有三天的生命,请家属作好办理后事的准备。当时,胡庆云的血液和骨髓中的坏细胞(亦称血癌细胞)已从化疗前的30%上升到65%,医药和医学根本起不到作用,坏细胞越治越多,身体完全失去免疫力和抵抗力,体重也下降了三十六斤,不能吃饭(只能吃流汁),在病床上拉屎拉尿,全身疼痛难忍,而且不能动弹。在生命终结的最后时刻,胡庆云得到宝书──《转法轮》,开始了学习,并按书上的要求开始修炼。奇迹就发生了,他的生命开始得以延续,突破了医学和专家给下的结论即最后的生命期限。一个多月以后,胡庆云开始在医院的病床上炼功;炼了二个多月后,胡庆云的身体逐渐好起来。由于病情得以控制,1998年6月初胡庆云出院。出院后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没有再去医院化疗、输血或其它治疗措施。在短短的几个月里的住院期间,医药费高达32万余元,用了这么多钱,病情不见好转,几次都差点死在医院里。实践表明,修炼法轮大法已在胡庆云身上产生了显著的效果,他走出了医院,又活下来了。医学和专家救不了的生命,也无法延长的生命,而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却创造了这一奇迹。关于胡庆云的“病情”和治疗情况,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振义教授、上海瑞金医院血液科主任沈志祥教授、上海瑞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孙关林教授、江西医学院一附院血液科副主任刘茂发教授、邵毅教授和伍世礼教授等人是清楚明白的。由于修炼法轮大法,胡庆云从病魔折磨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生命得以延续,解除了家庭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也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按正常治疗一个白血病人每年需要10-20万元,特殊情况的还无法计算,即使这样也无法保全生命的)。1999年1月在南昌第一次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上,胡庆云第一个发言讲述自己修炼后的生命历程,以及大法在他身上展现的奇迹,全场长时间鼓掌。他女儿在法会前说:“爸爸,别人不发言你一定要发言,因为你的生命是大法给的,你一定要歌颂大法。”

万万没有想到,1999年7月底,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大法,残酷迫害大法学员。7月21日,胡庆云被公安机关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投进了监狱,与一些刑事犯罪分子关在了一起。在监狱里,不允许炼功,不能学法,每天都是喝冷水,洗冷水脸和脚,洗冷水澡,不几天,就开始牙齿出血、鼻子出血、全身有出血点,“全身出血”的状况越来越严重在监狱里昏过二次,坚持了二十天,到1999年8月9日又一次“昏倒”,胡庆云被送到江西医学院一附院血液科“抢救治疗。”医院一检查,说血象很低,“白血病”较严重,要赶紧采取治疗措施。后来胡庆云被取保候审出来,恢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使医院认定的“白血病发作且严重”的生命又得以继续延续下去,身体又开始走向康复。后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在南昌电视台、省电视台、南昌日报等新闻媒体上发假新闻,诬陷胡庆云是炼法轮功才得的白血病,谎说什么是政府用药治好了他。被取保候审出来后,胡庆云知道对法轮大法的诬陷后,迅速写了上诉材料交给政府及报社,要求更正。江泽民犯罪集团不但不理,还威胁他,对他日夜监视,胡庆云被迫通过明慧网将事实真相告诉世人,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对大法的诬陷迫害。因此他被以“非法经营罪”再次投进监狱,并于2001年1月10日被非法判以7年重刑。胡庆云的近况,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遭受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恶毒迫害。就连这样的一个被医院判定“必死”的“绝症患者”也不放过,在政治上、经济上和生活上进行不断的迫害和打击,更何况其他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